男人

Header Image

水深之处 Overcome Cancer

By 李丽萍采访,蔡佩芬改写 每次走进这个校园时,惠芳总觉得像在做梦似的,她从来就没有想过,一位中文系毕业的人,在台湾只是教国文的老师,如今能飘洋过海,开办经营一所美国基督教学校。这一切都是出自神的恩典,如果不是神的奇妙带领,这里的一砖一瓦都不可能存在的…。 幸福童年 张惠芳从小就在基督耶稣的爱中长大,连她的名字「惠芳」都是祖父感谢「上帝芬芳的赏赐」而命名,神的恩典与祝福就这样展开了,童年对惠芳而言,就是幸福的写照。 有幸福的家庭,惠芳的求学过程也是很顺利的,连她的恋爱,也谈得比别人轻松愉快,初恋情人即情投意合,经过八年爱情长跑,顺理成章踏上地毯的那一端,他任教大学,她任教高中,才子佳人...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婚姻杀手四警讯 Marriage Killers

By 译者:毛雅琴 经过25年协调夫妇生活,我发现有四个现象不断出现在婚姻出状况的夫妻当中。也许你觉得我说的不中听,更觉得是无稽之谈。但以下几点论言,曾帮助过无数破裂家庭,还是小心为妙! 杀手一,自私自利—如果你只顾自己,不顾他人死活,这是损毁婚姻的捷径。 我们教导孩子「施比受更为有福。」但现今社会却高唱「受比施更为有福」,甚至是不断的汲取。谁都想出人头地,甚至踩在他人头上往上爬(连配偶在内)也在所不惜。 是的,自私的相反是无私。无私的人会说,「我能为你做什... >Read More



潘金菊的故事Pan Jinju

By 潘金菊 这真是一帧叫人难忘的照片。一个被汽车弹炸到,衣衫尽毁的小女孩,她尖叫地跑出她那正在燃烧的村庄。镜头所见是,张开的一双小手,和惊惶痛苦的表情。 这幅充分表,为合众社记者邬尼克(Nick... >Read More



占星学找不到神Astology

By 金.科特勒   记忆中我一直在寻找真理和爱,因为我觉得不安全和孤单。我以为总有一个人我可以信靠,成为我倾诉的对象而不受嘲笑。 我与人交往,想寻找真理和爱。虽然别人并不存心伤害我,最后总觉得失望。渐渐地,我停止了去寻找。 我开始去研究灵界的「超然」之物,那管辖真理与爱之定律的存在者。我成为了一个占星学的学徒。我觉得很兴奋,因为它常常把人的性格和所遭遇的事都描述得极为准确。我以为熟悉了占星学,就可以和人建立较好的友谊,赢得别人的爱。但经过四年的研究,我发觉虽... >Read More



玩出好成绩 Fun in Learning

By 作者 陈小小 孩子成绩好有秘诀吗? 小时候,读书是比聪明,没有什么规则地乱读。老师也只会不断嘱咐叮咛,要我们好好用功读 书。但是怎样好好用功读书,老师说:「没有什么秘诀。就是人家读一小时,你就多读十分钟,花在读书上面的时间愈多,考试成绩就会愈高。」这种误导使得我中学时期读书读得很痛苦。认定所有的时间都应该拿来读书,不可以有什么休闲活动,往往连续几天不眠不休死命地K书,情绪累积到一个定点就爆炸了,只好丢下教科书,不是去租一堆小说漫画来看,就是瘫坐在电视机前面,看到眼... >Read More



春的气息Spring Spring

春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又到了走出房门享受阳光的时候了。今年想要多多利用自家庭院作为户外运动的场所吗?不妨现在就动手,趁著天气尚凉,提前开始整理你家的庭院花园,预备以后享受艳阳天□的欢乐时光。 在开动割草机、重闻草叶清香之前,先花点时间在院子里查看查看,捡捡碎石和其他杂物,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冬日的暴风雪可能把什么东西吹到你家后院□。稍稍清理一下,说不定就因此保住了你的割草机,不必额外花钱修理了。 预备割草机。HGTV的Mary Ellen Pinkham主张在割草时节开... >Read More



走过死荫的幽谷Dead Valley Journey

By 胡李艾蒲 我自幼生长在富裕的家庭,纵使早年丧父,却也能在母亲的谆谆善导下,依然快乐地成长。从童年、中学、大学,以至于结婚、生子,这一串的路径走来,可说是平步青云;在世俗人眼底,我是幸福的宠儿,因全世界的美满尽挂在脸庞。外子为人忠诚,勤劳敬业,事业上受各界的肯定。他济弱扶倾,广行善事从不落人后,亦成为台湾狮子会的领袖之一。1976年,为了三个子女的教育问题,我们开始了移民计划。 横祸当前 加州的橙县是我们在美国的第一个落脚处。由于人生地不熟,三个孩子与我就寄居在好友... >Read More



钱是万能的吗?Money Money Money

By 凯文□米勒 人物传记:萝丝□林和姆,坚持保持她的优先选择。 萝丝与保罗□林和姆相遇的情形再美丽也不过了。她父亲是流动牧师,萝丝的家境并不宽裕。所以萝丝花了四个夏天为保罗的母亲在明尼苏达州的农场里担任助手工作。过了不久,两个青少年就注意到彼此。 「保罗跟我常在夜里待在马厩后头喂猪,」萝丝说。「那是我们最初的约会。」 「得到她的大学男友」 然而,当萝丝到了要离开去肯德基上大学时,她决定或许那个农场男孩不是她的理想对象。就像萝丝所说的,她想要个「梦幻般的大学男孩」。但在...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