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Header Image

浪花与风 Blessing of Others

  蜜蜂与黄蜂 曾在网路上看到一个教人深省的故事。话说,一只蜜蜂和一只黄蜂正聊天,黄蜂气脑地说:「奇怪!我们俩个有很多共同点,同样是一对翅膀,一个圆圆的肚子,为什么别人提到你常是开心的,提到我,却说我是害虫呢?」 黄蜂接著又忿忿地说:「我真不明白,真要比起来,我有一件天生的漂亮黄色大衣,而你却成天脏兮兮的忙里忙外!我到底哪一点不如你?」 蜜蜂说:「黄蜂先生,你说的都对,但我想人们会喜欢我,是因为我给他们蜜吃,请问你为人们做了什么呢?」黄蜂气急的回答:「我为什么要帮人们做事,应该是人们要来捧我吧!」 蜜蜂接著说:「你希望别人怎样待你,你就得先怎样待人。」 很多人常会有怀才不遇的感...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走出婚外情的梦魇 Overcome Affairs

大多夫妻都同意婚外情是超出尺度以外的不轨行为。婚外情常常并非一朝所致,而是来自日积月累的点滴妥协。一位自以为找到真爱的妻子,在寻找外遇时有此类的表白: 我和 前任男友分手一个月后,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因为他口才好,我又急于需要为自己的感情再找一个寄托,所以认识不到一个月,就办理了结婚。婚后才发觉我和他根 本是两个世界的人。无论文化程度、生活态度都有着极大的差异,而且他在我们结婚不到半个月,就和女朋友在我们的新房里乱来。我知道后,大哭一场,并用自己 的头去撞墙,觉得整个世界... >Read More



是谁唱死了「老歌」? Good Old Songs

by强心真 在复出巡回的告别演唱歌会中, 老歌星头秃了, 嗓哑了, 身材变形了, 台上台下却如痴如醉的沈浸在情境和旋律中。在年轻子女眼里, 平常拘谨无趣的长辈, 竟会因这「低质」的娱乐:... >Read More



苦尽甘来 Happy Ending

by强心真 有听没有「懂」? 好奇的小孩寻问: 「为何天空是蓝的? 」 , 疲累的病童哀号: 「为何需要去医院?」, 父母并非不明白光谱分色的定律, 不了解病毒入侵的危险; 只是面对懵懂的幼儿,... >Read More



呼天不应 Why Me?

by强心真 多年前开车渡假归来, 我载着一车疲累的家人, 突然在高速公路爆胎; 虽说是节外生枝, 但「倒霉 」 惯的我, 也「习以为常」的换上备胎, 又踏上归途。 不料十分钟後, 另一边的轮胎也爆了,... >Read More



用眼睛聆听 Listen by Eyes

by 强心真 「代 沟」 常用来表明不同世代间,思想观念的岐异; 但渐渐感受到这种分歧,并不只在乎年龄,而在于不同群体间的偏好与世界观。 其实虽觉格格不入,我们的生活行为在不经意间,也会或多或少的反映出社会主流的风气时尚。 Ravi Zacharias对这世代的特质,有客观饶趣地批注:用眼睛聆听(listening...... >Read More



喜乐与苦难共舞 Embrace Joy & Adversity

世上充满苦难,人生不如意的事十常八九,当困苦艰难扑面而来时,我们如何能从忧愁转为喜乐呢? 即使是属灵伟人在生命中也会经历忧伤和抑郁,但圣经教导我们要顺境困境中都要常常喜乐,可能吗?... >Read More



三杯茶 Tea

By 杂谈 格里格莫坦森(Greg Mortenson)是个急救室的护士,也是个登山者(Mountaineer)。他的父亲是个宣教士(Missionary),在格里格三个月大时,带领全家来到非洲的坦桑尼亚,在那里建医院。一直到格里格14岁时,全家才回到美国。 1993年为了纪念英年早逝的妹妹,他试图攀登在巴基斯坦境内克什米尔高原上的K2峰。K2是世界第二高峰,位于喀喇昆仑山系,被登山者认为是世界上最难攀爬的高峰。格里格想要把妹妹的琥珀项链留在顶峰,以作纪念。 可 是在...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