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的生命

Header Image

离婚牺牲品 Suffer from Divorce

By 作者:乔瑟琳 译者:毛雅琴 在现今的高离婚率下,我不愿成为另一离婚数据的牺牲品 我丈夫鲁帝是个公车司机,而我则在牙医诊所工作,这在离婚指数上是属于高危险地带。我们有一个严重伤残的儿子,我们在经济上也岌岌可危,我的丈夫一生都在与忧郁症长期抗战,在这种种因素之下,我早已心力耗尽,只想早日脱离这段惨不忍睹的婚姻生活。 故事是从我们的大儿子大卫而开始 我们计划在鲁帝拿到大学学位后,就可以拥有第一个孩子。像所有的父母一样,我们认真祷告祈求一个健康的孩子,我们也果真有了健壮的孩子。就在两个半月后,当我们俊美的儿子接受第一次的疫苗接种,他便因发高烧而哭闹不已,无人能帮助我们,我们孤立无援,我们...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从车祸开始 An Accident

By 克里塔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客货车正在转弯时,我来不及警告丈夫小心,车就失去控制翻到沟里去,四轮朝天。我们没有受伤,真是难以置信。 残破的车厢内有我的乐器装备,那是我巡回演出时用的。那天晚上,在那寒冷黑暗的沟渠里,我知道神给了我第二次机会。 直到那时,我的生活真是一团糟。我在加拿大落基山下长大,在五个孩子中排行第四,小时通常在欺骗中过生活。还未上学之前,大哥对我有过性侵犯。再加上精神不稳定,常常酗酒的父亲,我自小便学会了怎样遮掩羞辱和罪过。 只不过十一岁,我的悲惨生... >Read More



在异国交新朋友 Find Friends

By 译者□清风 丝坦芬妮花了许多年的时间才使自己融入这个社会。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因为她提问过多而责备她□同学们也避开她。 上高中时她才和众人有了交流。忽然之间她有了四个要好的朋友,她开始受到众人的接纳欢迎,和朋友一同享受快乐时光,并一同梦想成功的未来。 当她全家从阿联酋移民到加拿大的时候,丝坦芬妮渴望经历西方世界的生活并成为其中的一员。让她为难的是要结交新朋友。 天性害羞的她难以和任何人接近,但是在她大学二年级的时候, 丝坦芬妮决定改变一下。因为她家在印度有基督教的传统... >Read More



害怕死亡的小女孩Afraid

By 坦尼娅. 科兹洛娃 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我常常在夜里惊醒。我害怕死亡。我不知道我死后会是什么样子。我觉得人死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哭着跑到我父母的房间问他们:“妈妈,我会死吗?”在我整个童年,那个噩梦一直困扰着我. 靠近真相 我长大以后,死亡的恐惧仍然笼罩着我,可是生活仍然继续。运动和金钱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他们给了我自信和独立,我也因此而自豪。我自己决定好与坏。我父母教我的所有东西都变得不重要了。我对我周围人的生活不感兴趣。然而,尽管我取得了成功,我有了... >Read More



幸福的追求 Crave for Happiness

By 凯文□米勒 传记人物:辛迪.汤普金,以婚姻为优先 辛迪□汤普金常听见今日年轻女性如此呼求。她自己也再明白不过,因为那正是二十年多前她诉请与丈夫约翰□汤普金离婚时的感觉。 今天,约翰是新闻媒体公司的总裁与执行长,公司提供了周刊与日报,其新闻服务遍及全美各个小区。当时,他是个年仅二十一岁的企业家,正进入一个由年长他一倍男性所主导的商业世界。要成功的压力极为巨大,而且,就像许多企业家一样,约翰投入大量的时间好让印刷机继续滚动在赔钱的报纸上。 那我呢? 当约翰因热腾腾的油... >Read More



为什么会是我?Why Me?

By 作者:马娣娜; 译者:文山和禾子 「乖乖,神一定在跟你过不去!」 当泪水从我的脸颊上成串地滚落下来时,幸好当时我们是在一间幽暗的超音波室里作检查。这句由护士无心迸出来的玩笑话本身倒无害,却挟著强大的杀伤力,切中我的要害。因为它正是我内心深处感受的回响。 为什么...... >Read More



拚搏靠自己 Self-Center

By 陈洁 自力拚搏全靠自己 我是一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十四年前与丈夫一起开始了我们艰辛的创业历程,自从我们有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幅字画就挂在最显眼的地方。「自力拚搏」――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业自己要去干。靠山山要倒,靠河河也乾,靠天靠祖宗不算是好汉。这充分体现了我们这一代人所受的教育和所拥有的荣誉感。无论公司搬到哪里,那幅字画总是被恭恭敬敬地先挂好,它也成为这十四年来激励我们奋斗的座右铭。 吃劳碌得来的饭本是枉然 自从一年前有机会接触到基督教,每星期到教会来... >Read More



爱情的力量 Turning Point

感谢神让我这么一个骄傲的人低下了头。 接触到耶稣基督已经快一年了,起初因着爱情的缘故,勉强自己去了解关于基督、关于圣经的信息。应该说我还是比较理性的,当朋友向我提起耶稣基督的时候,我是完全不相信的。但是,我觉得在我选择无神论作为我的世界观之前,我应该也给有神论一个机会,了解耶稣基督究竟是什么。于是我开始读一些关于圣经的信息,并且找到家附近的一家教堂参加礼拜。还记得当我第一次出现在教堂的时候,里面的人都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着我。因为他们觉得我很年轻,而教堂里面的大多数人都已...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