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新肝 Hepatitis B

爱在新肝 Hepatitis B

一九九六年中,我病危,是乙型肝炎末期。唯一生存的希望就是肝脏移植。那年的三月,我突然吐血,之后进出医院多次。这期间,我有著几许的无奈和惆怅。我未来的人生会是如何呢!终于,凭著对主的信念,七月中,我得到了一个捐赠的肝脏,换了肝。十年来,在医护人员们的精心护理和亲友们的关爱下,加上自我心态上的调整,体能上的休养生息,和主一路走来对我的眷爱,我获得了重生。手术前后,亲友们给了我莫大的鼓舞,每一刻我都能感受到他们对我的关怀...

Featured Articles

  • 美梦成真 Olympic Dream 美梦成真 Olympic Dream
    嘉菲刚从德国的大热门选手那里夺得了一项滑雪的冠军。这个从安大略省来的少年,一得到奥运金牌,马上那个就成为加拿大人心目中的甜心和女英雄。对于这次的胜出,嘉菲自然是最兴高采烈的,当最兴奋的高潮过后,她才意会到最重要的是他童年以来的梦想终于成真了。嘉菲赢得奥运金牌那年是正值十八岁的花样年华。二十年后的今天,嘉菲是一位职业的运动心理医生,成为世界级运动员的精神教练。用她本人的亲身经历来提醒不同背景的男女运动员,梦想是可以成真的。她激励每个来看她的人力求上进,以致在生活的各层面都可以做到最美善。
  • 自闭儿母亲的心聲 Autism Kid’s Mom 自闭儿母亲的心聲 Autism Kid’s Mom
    都两岁的他,还不会说话,不仅听不懂父母的话;唤著他的名也不应,饿了也不哭,伤了也不叫,醒了也不起,常常遥望天际的一端,似乎是从另一星球来的小王子,遗落在人间,无法也无从适应这地球的文化。他很容易受到惊吓,跌倒时手不碰地,走路时脚根不著地,常常□著耳逃避不知名的音波;他不会拍手,也不会点头和摇头,对玩伴没有一点儿兴趣,更不懂如何享受玩具的乐趣。
  • 隧道异象 Sign of Peace 隧道异象 Sign of Peace
    1971年,在北爱尔兰发生的暴乱对我和我的六个孩子来说变得越来越危险了。我们每天在电台里听到很多痛苦遭遇。 一天晚上我被两个枪手袭击,我们的苦难开始了。一个枪手边打我边追问我一些人的下落。尽管我不是基督徒,但是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帮助我 .我刚出生的小女儿开始大哭,吸引了那个在床尽头的枪手的注意力。她的小床在卧室门后,他们没有看到.
  • 谁是我的依靠 ? Who Shall I Trust 谁是我的依靠 ? Who Shall I Trust
    我出生于江西省的一个乡村,排行老六,是家裡最小的一个。在国内一名校硕士毕业后,来美攻读电脑博士学位。接触到耶稣基督的信仰,是在高中和大学期间。当时我二嫂得了肾病,各处求医问药都没好,后来靠了耶稣。好像村上还有其生病的也靠了耶稣。在我的印像中,信耶稣是老弱病残的最后一招。二嫂最终病没医好,在我大学的时候早逝。

Upcoming Chats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