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孤寂 Loneliness

心灵孤寂 Loneliness

爱–这个治愈心灵孤寂的良方,是我一直追寻的目标。我过去所有的愿望就是能够找到一个爱我的人,我也能用我的深情来涌泉相报。我出生在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幼年生活相对平淡而无忧无虑。尽管我们家从没特别富有过,但我和兄弟姐妹们也不缺少任何必需品。十几岁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与周遭的朋友们相比是多麽的幸运,他们之中有许多人都不是来自相亲相爱的家庭。

Featured Articles

  • 满足的源泉 Satisfaction 满足的源泉 Satisfaction
    我从小到大一直追求时髦和完美。不管我有什么成就,就是达不到自己的标准。我在田径和垒球上成绩突出,但我讨厌只得第二名。我曾两次被推选为班里的公主,但从来不是女皇。我高中的生活是在充满了日光浴、体育活动和晚会下度过的。我从其中找到了自我价值。毕业后,我得到了垒球的运动奖学金。本来这应该让我多少获得一些满足,但是并没有!我总觉得生活中缺少了点什么,但又不确定那是什么。
  • 我是个幸运儿 Lucky 我是个幸运儿 Lucky
    我和妻子都出生在父母为非基督徒的家庭,我们的家庭生活中也不曾有举行任何宗教活动的传统。我的父母,在我的青少年时代,给予我的言传身教就是要诚实、要好好学习、要能吃苦耐劳。在学校里,我们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认为一切宗教都是无知、愚昧和迷信的结果,是人类懵昧时代的产物;我们应当磨炼意志,追求科学真理,相信人定胜天,未来会是按需分配,人人享有自由和具备高尚道德的理想世界。
  • 钱是万能的吗?Money Money Money 钱是万能的吗?Money Money Money
    萝丝与保罗林和姆相遇的情形再美丽也不过了。她父亲是流动牧师,萝丝的家境并不宽裕。所以萝丝花了四个夏天为保罗的母亲在明尼苏达州的农场里担任助手工作。过了不久,两个青少年就注意到彼此。「保罗跟我常在夜里待在马厩后头喂猪,」萝丝说。「那是我们最初的约会。」
  • 离婚牺牲品 Suffer from Divorce 离婚牺牲品 Suffer from Divorce
    在现今的高离婚率下,我不愿成为另一离婚数据的牺牲品。我丈夫鲁帝是个公车司机,而我则在牙医诊所工作,这在离婚指数上是属于高危险地带。我们有一个严重伤残的儿子,我们在经济上也岌岌可危,我的丈夫一生都在与忧郁症长期抗战,在这种种因素之下,我早已心力耗尽,只想早日脱离这段惨不忍睹的婚姻生活。

Upcoming Chats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