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受害到胜利 Victory

从受害到胜利 Victory

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圣经,莎朗‧阿斯特跪在自己床边请求神允许她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并不是第一次她的命运将被决定于枪口之下。在成长过程中,她酗酒的父亲就常拿着枪指着她或弟弟们要决定他们是不是死了会好些。那个下午唯一的不同是扣着扳机的手指头是莎朗的,不是父亲的...

Featured Articles

  • 走出忧郁迎向欢笑 Overcome Depress 走出忧郁迎向欢笑 Overcome Depress
    大概有几年的时间,意识到自己有种不良习惯–吃得过量。起初并未察觉有什么大问题,但后来在极大的工作压力、情绪伤害及内心冲突、心结交织的同时,情况越来越严重。九二年出国游学,本以为有一个喘息的机会,应可有所改善。没想到六个月之后,故态复萌、甚至变本加厉,而且感冒久久不愈,身心俱疲。...
  • 爱到尽头无怨尤 Love Without 爱到尽头无怨尤 Love Without
    拾起圣经,翻到《歌罗西书》,眼前的经文比小道报上的头条还要清楚显眼:「要存怜悯、恩慈、谦虚、温柔、忍耐的心。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在这一切之外,要存著爱心,爱心就是联络全德的。」(三章:12~14节)存著爱心,并不是去感受爱,而是选择去爱...
  • 转向Turning Point 转向Turning Point
    在我没有认识主耶稣之前,我的生活是浑浑噩噩的。我的内心充满了骄傲,自私和妒嫉。我的性格极不稳定也极不成熟。我的心情完全根据周围环境的改变而改变,一件小事可以使我飘飘欲仙或沮丧到底。我没有一丝的责任感,甚至对我的婚姻和我的孩子。我的生活在外人看来一帆风顺,但我对我的未来和前途却毫无把握。我看起来道貌岸然,但只有我自己和被我伤害到体无完肤的亲人知道我是一个什麽混帐东西。我不止一次的问为什么我是这个样子。我不止一次的想我要不是我这个样子该多好。我不止一次的下决心要重新作人,但我知道我无法去战胜我内心深处的肮脏和腐败。
  • 有什么好处?What?Why? 有什么好处?What?Why?
    任何有理智的人面临选择的时候都会权衡利弊,说白了,也就是从各个角度、问人问己,问「有什么好处?」这一句话。 每个信 神的人,都有不同的生活经历。对于我和我先生来说,我们信神有四年多,其间我先生换了四份工作,除了第一次是主动「跳槽」以外,有两次是被解雇的,另一次是因为公司濒临破产。那么,到底信神,给了我什么好处呢?

Upcoming Chats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