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

Header Image

不再比较 No More Comparison

我常对自己不满意 那一天的午夜,我从沉睡中醒来,四周漆黑无边,而我的心里却有著亮光。我突然间发现自从国内回来以后,我没有再过度注意团契里一位漂亮的女孩子, 并且在每次见到她时总给予她许多的赞美。我曾经觉得她是那么的好看,...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当忧郁来袭Depression

by 陈正华 一阵大雨刚过,清晨寂静的街道、散发着早秋清香的水气。 我在人行道上散着步,见前面十字路口停下的一辆白色小轿车内,一对像是中国人的男女,正满面含笑地举手向我招呼。 定睛一看,原来是病卧在家好久的安玲、和她再婚不到一年的夫婿。 见我雀跃奔来,安玲也快乐地摇下车窗,我们三人兴奋地寒喧握手、又说又笑,直到红灯变绿,我们才依依分手。 「过来玩儿啊!」车子过了马路,安玲还不断回头叮咛,脸上绽放出那久违了的甜蜜笑容。 认识安玲,大约是七、八年前吧。在她家小坐的那天晚上,... >Read More



在异国交新朋友 Find Friends

By 译者□清风 丝坦芬妮花了许多年的时间才使自己融入这个社会。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因为她提问过多而责备她□同学们也避开她。 上高中时她才和众人有了交流。忽然之间她有了四个要好的朋友,她开始受到众人的接纳欢迎,和朋友一同享受快乐时光,并一同梦想成功的未来。 当她全家从阿联酋移民到加拿大的时候,丝坦芬妮渴望经历西方世界的生活并成为其中的一员。让她为难的是要结交新朋友。 天性害羞的她难以和任何人接近,但是在她大学二年级的时候, 丝坦芬妮决定改变一下。因为她家在印度有基督教的传统... >Read More



献给不能作母亲的人 Comfort Moms

周末的早晨,适逢母亲节,我在教会后面接待一群姐妹。第一位握紧我的手,眼中闪著泪光,她告诉我,对她而言,这天的滋味并不好受的,因为她从没有机会怀胎受孕、成为人母。 另一位前来拥抱我的,谢谢我为那些因这天而心怀忧伤的人祷告。她的孩子都已成年,但从不打电话给她,她为此深以为苦。另一位姐妹母亲已辞世,她十分悼念亡母;还有一位为思念死去的孩子而哀恸。 其中的一位,连人都没出现,之前她就告诉我不准备来了。原因是她感觉自己在母亲一职上已彻底失败,糟糕到连自己都无法面对,因此索性避开这... >Read More



害怕死亡的小女孩Afraid

By 坦尼娅. 科兹洛娃 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我常常在夜里惊醒。我害怕死亡。我不知道我死后会是什么样子。我觉得人死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哭着跑到我父母的房间问他们:“妈妈,我会死吗?”在我整个童年,那个噩梦一直困扰着我. 靠近真相 我长大以后,死亡的恐惧仍然笼罩着我,可是生活仍然继续。运动和金钱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他们给了我自信和独立,我也因此而自豪。我自己决定好与坏。我父母教我的所有东西都变得不重要了。我对我周围人的生活不感兴趣。然而,尽管我取得了成功,我有了... >Read More



困难中的平安?Peace

有可能在这一刻你是在经历着人生中的一些恐惧和挫折。又有可能你为你的工作﹑关系﹑财政状况﹑ 儿女而忧虑。不只你一个人面对这些。大多数的人都有类似的问题﹐相信神–成为基督徒–并不会豁免你﹐你不会突然之间可以过一个没有问题的生活。困难的日子会发生在所有人身上。 但是耶稣在困难中给予力量和平安。 他说﹕「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象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约翰福音十四章27节) 他又在圣经中告诉说﹕「反劳苦担... >Read More



拚搏靠自己 Self-Center

By 陈洁 自力拚搏全靠自己 我是一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十四年前与丈夫一起开始了我们艰辛的创业历程,自从我们有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幅字画就挂在最显眼的地方。「自力拚搏」――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业自己要去干。靠山山要倒,靠河河也乾,靠天靠祖宗不算是好汉。这充分体现了我们这一代人所受的教育和所拥有的荣誉感。无论公司搬到哪里,那幅字画总是被恭恭敬敬地先挂好,它也成为这十四年来激励我们奋斗的座右铭。 吃劳碌得来的饭本是枉然 自从一年前有机会接触到基督教,每星期到教会来... >Read More



爱情的力量 Turning Point

感谢神让我这么一个骄傲的人低下了头。 接触到耶稣基督已经快一年了,起初因着爱情的缘故,勉强自己去了解关于基督、关于圣经的信息。应该说我还是比较理性的,当朋友向我提起耶稣基督的时候,我是完全不相信的。但是,我觉得在我选择无神论作为我的世界观之前,我应该也给有神论一个机会,了解耶稣基督究竟是什么。于是我开始读一些关于圣经的信息,并且找到家附近的一家教堂参加礼拜。还记得当我第一次出现在教堂的时候,里面的人都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着我。因为他们觉得我很年轻,而教堂里面的大多数人都已...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