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

Header Image

爱在新肝 Hepatitis B

一九九六年中,我病危,是乙型肝炎末期。唯一生存的希望就是肝脏移植。那年的三月,我突然吐血,之后进出医院多次。这期间,我有著几许的无奈和惆怅。我未来的人生会是如何呢!终于,凭著对主的信念,七月中,我得到了一个捐赠的肝脏,换了肝。十年来,在医护人员们的精心护理和亲友们的关爱下,加上自我心态上的调整,体能上的休养生息,和主一路走来对我的眷爱,我获得了重生。 手术前后,亲友们给了我莫大的鼓舞,每一刻我都能感受到他们对我的关怀。妻每天都到医院来陪我,由早到晚,任劳任怨。往往,我们只是手牵著手,一切的爱都尽在不言中。爸爸,妈妈和岳父母也总是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两个儿子也突然间成熟起来,还有妹妹和弟弟们...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潘金菊的故事Pan Jinju

By 潘金菊 这真是一帧叫人难忘的照片。一个被汽车弹炸到,衣衫尽毁的小女孩,她尖叫地跑出她那正在燃烧的村庄。镜头所见是,张开的一双小手,和惊惶痛苦的表情。 这幅充分表,为合众社记者邬尼克(Nick... >Read More



不再比较 No More Comparison

我常对自己不满意 那一天的午夜,我从沉睡中醒来,四周漆黑无边,而我的心里却有著亮光。我突然间发现自从国内回来以后,我没有再过度注意团契里一位漂亮的女孩子, 并且在每次见到她时总给予她许多的赞美。我曾经觉得她是那么的好看, 那么的会打扮,那么的会买衣服。以至于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和她比较而浑然不知。 微秒的,在我心底,我希望自己像她而对自己很不满意。 一个小小经历 有一个下午,下班之后, 我一个人到商店□瞎逛,希望能碰到又好看又便宜的名牌皮包,一个就像那个女孩儿的一样。在M... >Read More



我是个领养的孩子 Adopted Kid

By 林德.恩斯 我父母领养我的时候我只有三个月。在头一个晚上,我躺在汽车旅馆梳妆台的抽屉里看着我这对新父母,我对他们充满了怀疑和不信任,好像在抱怨他们:“你们想要控制我!”我生下来就在一个充满争吵的环境中,但是令人惊讶的是,我现在和一对满有爱心信心坚定的父母生活在一起,他们使得我有机会认识我的造物主. 谢谢我的新父母,我知道了人死后会永远呆在一个地方—天堂或是地狱。决定哪个地方更好是再简单不过了。当我知道接受耶稣基督是上天堂唯一的途径的时候,我和我的父亲一起跪着祷告,... >Read More



成功的新定义 Success?

By 爱德.贝克 一九七七年,我以为自己很成功。我拥有博士学位,一间业绩不错的公司一半的股份,结了婚,并有三个儿子。有如此的成就,全靠我自己的能力和智慧。我相信自己假如努力,就可以做任何的事。我的知识、意志力、大学文凭和成功的事业,对我比任何其它的事都重要。 我二十二岁的儿子阿伦和我的看法不同,他向我解释耶稣基督对他的重要,但我自己觉得我不需要耶稣。我告诉阿伦我自己什么事都能做,我拒绝的态度如此坚决,阿伦告诉他的牧师说:「我父亲不会成为基督徒!」我是化学工程师,我像在实... >Read More



占星学找不到神Astology

By 金.科特勒   记忆中我一直在寻找真理和爱,因为我觉得不安全和孤单。我以为总有一个人我可以信靠,成为我倾诉的对象而不受嘲笑。 我与人交往,想寻找真理和爱。虽然别人并不存心伤害我,最后总觉得失望。渐渐地,我停止了去寻找。 我开始去研究灵界的「超然」之物,那管辖真理与爱之定律的存在者。我成为了一个占星学的学徒。我觉得很兴奋,因为它常常把人的性格和所遭遇的事都描述得极为准确。我以为熟悉了占星学,就可以和人建立较好的友谊,赢得别人的爱。但经过四年的研究,我发觉虽... >Read More



十五岁时被强奸了 Was Raped at 15

By 作者﹕安曼露; 譯者﹕高素文 破碎的家庭、坎坷的童年 我可以清楚地告訴你,在一個會打母親的酒鬼父親家庭中長大是怎麼樣的情況;或者我也可以告訴你,父母離婚後,我因隨父親生活,再也見不到哥哥姐姐,那是一種怎麼樣的生活。我甚至可以告訴你,在十五歲時被強姦的具體情節,在被虐待陰影下,跟男友生活四年的所有情形。我也可以與你分享:身為人母,帶了一個三個月的小孩卻不幸夭折的那種痛。但我更想告訴你的是,使我更為剛強的那種人生經歷;我極樂意告訴你,我已蛻變為一個怎麼樣的人。 成長的... >Read More



献给不能作母亲的人 Comfort Moms

周末的早晨,适逢母亲节,我在教会后面接待一群姐妹。第一位握紧我的手,眼中闪著泪光,她告诉我,对她而言,这天的滋味并不好受的,因为她从没有机会怀胎受孕、成为人母。 另一位前来拥抱我的,谢谢我为那些因这天而心怀忧伤的人祷告。她的孩子都已成年,但从不打电话给她,她为此深以为苦。另一位姐妹母亲已辞世,她十分悼念亡母;还有一位为思念死去的孩子而哀恸。 其中的一位,连人都没出现,之前她就告诉我不准备来了。原因是她感觉自己在母亲一职上已彻底失败,糟糕到连自己都无法面对,因此索性避开这...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