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

Header Image

占星学找不到神Astology

By 金.科特勒   记忆中我一直在寻找真理和爱,因为我觉得不安全和孤单。我以为总有一个人我可以信靠,成为我倾诉的对象而不受嘲笑。 我与人交往,想寻找真理和爱。虽然别人并不存心伤害我,最后总觉得失望。渐渐地,我停止了去寻找。 我开始去研究灵界的「超然」之物,那管辖真理与爱之定律的存在者。我成为了一个占星学的学徒。我觉得很兴奋,因为它常常把人的性格和所遭遇的事都描述得极为准确。我以为熟悉了占星学,就可以和人建立较好的友谊,赢得别人的爱。但经过四年的研究,我发觉虽然我的占星学知识能娱乐别人,但他们对我或我的研究并不重视。我比以前更孤单和颓丧。 这时我认识了一位常去教会的女士,她最近...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从车祸开始 An Accident

By 克里塔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客货车正在转弯时,我来不及警告丈夫小心,车就失去控制翻到沟里去,四轮朝天。我们没有受伤,真是难以置信。 残破的车厢内有我的乐器装备,那是我巡回演出时用的。那天晚上,在那寒冷黑暗的沟渠里,我知道神给了我第二次机会。 直到那时,我的生活真是一团糟。我在加拿大落基山下长大,在五个孩子中排行第四,小时通常在欺骗中过生活。还未上学之前,大哥对我有过性侵犯。再加上精神不稳定,常常酗酒的父亲,我自小便学会了怎样遮掩羞辱和罪过。 只不过十一岁,我的悲惨生... >Read More



自闭儿母亲的心聲 Autism Kid’s Mom

By 作者: 瑾心 康儿是我第一个且唯一的儿子,如同天下父母心,从他出生的第一天起,我将所有的祝福,藉著祷告,用爱包裹在他的身上。 背叛 都两岁的他,还不会说话,不仅听不懂父母的话;唤著他的名也不应,饿了也不哭,伤了也不叫,醒了也不起,常常遥望天际的一端,似乎是从另一星球来的小王子,遗落在人间,无法也无从适应这地球的文化。 □ 他很容易受到惊吓,跌倒时手不碰地,走路时脚根不著地,常常□著耳逃避不知名的音波;他不会拍手,也不会点头和摇头,对玩伴没有一点儿兴趣,更不懂如何... >Read More



机会來敲门 Opportunities

传记人物:安‧荷兰,玛寇石油副总裁既执行长 一个出生在加拿大北部贫困移民家庭里的小女孩,是如何变成拥有自己贸易营销国产天然石油事业的成年女性?其乃全球最具竞争与高风险的行业之一。 订定规则 安‧荷兰,玛寇石油的总裁与执行长,现在明白了。但与大多数成功的故事如出一辙,在大多数时间里她以为所靠的是自己一路走来所订定的规则。几乎完全不晓得神在幕后有什么打算。 并非最好的起跑点 安的生命并没有最好的起跑点。当她只有三岁时,父亲逃离家庭,留下安的母亲独自扶养她和四个兄弟姊妹。生活... >Read More



走过死荫的幽谷Dead Valley Journey

By 胡李艾蒲 我自幼生长在富裕的家庭,纵使早年丧父,却也能在母亲的谆谆善导下,依然快乐地成长。从童年、中学、大学,以至于结婚、生子,这一串的路径走来,可说是平步青云;在世俗人眼底,我是幸福的宠儿,因全世界的美满尽挂在脸庞。外子为人忠诚,勤劳敬业,事业上受各界的肯定。他济弱扶倾,广行善事从不落人后,亦成为台湾狮子会的领袖之一。1976年,为了三个子女的教育问题,我们开始了移民计划。 横祸当前 加州的橙县是我们在美国的第一个落脚处。由于人生地不熟,三个孩子与我就寄居在好友... >Read More



从受害到胜利 Victory

人物传记:莎朗‧阿斯特,茶与安慰的创办人 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圣经,莎朗‧阿斯特跪在自己床边请求神允许她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并不是第一次她的命运将被决定于枪口之下。在成长过程中,她酗酒的父亲就常拿着枪指着她或弟弟们要决定他们是不是死了会好些。那个下午唯一的不同是扣着扳机的手指头是莎朗的,不是父亲的。 事情怎会变成这样? 是什么原因让有四个孩子的母亲下结论,认为生命毫无希望不如将之结束还来得好些呢?简单回顾一下莎朗的过去,你可能就会说她一辈子的生命都在带她走上这一步,说服她必... >Read More



钱是万能的吗?Money Money Money

By 凯文□米勒 人物传记:萝丝□林和姆,坚持保持她的优先选择。 萝丝与保罗□林和姆相遇的情形再美丽也不过了。她父亲是流动牧师,萝丝的家境并不宽裕。所以萝丝花了四个夏天为保罗的母亲在明尼苏达州的农场里担任助手工作。过了不久,两个青少年就注意到彼此。 「保罗跟我常在夜里待在马厩后头喂猪,」萝丝说。「那是我们最初的约会。」 「得到她的大学男友」 然而,当萝丝到了要离开去肯德基上大学时,她决定或许那个农场男孩不是她的理想对象。就像萝丝所说的,她想要个「梦幻般的大学男孩」。但在... >Read More



走出忧郁迎向欢笑 Overcome Depress

By 作者: 张蓬洁 大概有几年的时间,意识到自己有种不良习惯–吃得过量。起初并未察觉有什么大问题,但后来在极大的工作压力、情绪伤害及内心冲突、心结交织的同时,情况越来越严重。 九二年出国游学,本以为有一个喘息的机会,应可有所改善。没想到六个月之后,故态复萌、甚至变本加厉,而且感冒久久不愈,身心俱疲。 九三年回国之后,情绪开始滑落,常常伤心落泪、意志消沈,最后变得了无生趣、十分痛苦绝望。 自己曾经为减重问题研究过营养学,也开始翻阅有关精神医学、心理学等书籍...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