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

Header Image

不再哭泣 Cry

By 钱珊丽 我从小就爱哭,真的很爱哭。我可以坐在那儿,哭上好久好久,把自己哭成一滩泥,哭成一条河。我可以哭到隔壁王家的胖太太怒冲冲地出现在门口,指责我的哭声坏了她手上的一付牌。 我的第一声哭泣为的是召告天下,但是很不幸,不太管用。因为我的母亲哭得比我还凶,在连续生了二个女儿后,她已经无力再承受第三个。因此她哭,我也哭,我们的哭声混成一团,只是她停止后,我依旧在哭。 稍大一点,印象中,二姐是回应我哭泣最多的人,她会惜惜我(台语),我真喜欢那种感觉,比吃糖还好,好上太多。因此只要那里不对,摔了,跌了,伤心,委屈,难受,我都毫不犹豫地付诸眼泪,哭声,以及一点儿混合著的期待。 仅管我不能完全确...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继母难为 Step Mother

译者:丁雅琦 问:我的未婚夫在前次婚姻中有一个五岁的女儿。然而,他已再婚的前妻和她的先生,与我未婚夫在造访女儿 及某些监护权问题上产生了冲突。我们也曾试著与对方一起好好沟通此事,然而经过两次协商后,对方却不愿再谈,因他们认为我未婚夫态度不对,无法继续再谈下...... >Read More



我是女超人Superwoman

「我是女超人!」或至少曾经是,或我以为我曾经是,直到碗里的「汤」渐渐地洒出边缘。 我受过当女超人的良好训练。 我的祖父母与外祖父母皆移民自欧洲,而祖母与外祖母都在宾州的采矿区不屈不挠地辛勤工作。 我母亲直到我出生前不久还在工厂里做工,然后变成国家级的超级家庭主妇……在一亩大小的花园里种植、栽培、收成蔬菜,房子每年一度的油漆都自己来,还——用双手、跪在地上!——擦洗地下室的水泥地板,更亲手缝制我所有和大多数她自己的衣服…… 她的日常作息与当时大多数的女性雷同:星期一在地... >Read More



最美的声音Hymns

By 彭菲 记忆中,诗歌是家中最美的声音。我常常独自守著满院的缤纷,以稚气的歌声就著小白花唱起「十个小孩来信耶稣」,以小板凳欢呼著「摇啊!回天家」,在主日学的诗歌练唱里,得著莫名的满足。似乎,藉由诗歌便拥有幸福。 由于母亲的病,我从小就拥有特别敏感、不安的心情。家里绝少听闻嬉笑、打闹的声音,兄姐和妹妹总是配合著母亲,各自安静地做功课、玩耍。唯有藉著轻扬悠美的唱诗和祈祷声,母亲才会轻轻地走近我们的生活,向我们诉说她的辛苦、信心、和盼望。 我不常接近她,只能由歌声中体会她的... >Read More



饶恕 Forgiveness

作者:琳奈特・霍伊; 译者:吴怡静 问:我实在很希望自己能够饶恕,但是就是做不到。我知道如果我能饶恕那伤害我的人,我就能从那伤害获得释放。但我是否要对待那曾伤害我的人,好像我对待我的好朋友一般,才叫做完全的饶恕呢?(我是假设我还能与伤害我的人保持交往而言。)那么完全的宽恕是否就意味著犯错的人完全不需承担后果呢? 答:在Kandall的著作《完全饶恕Total Forgiveness》中,作者提到我们应该如何看待那些让我们身心灵受伤害的人。宽恕并不意味著不需要对后果负责。... >Read More



触礁的婚姻Husband Giveup

译者:吴怡静 问:两星期前,我丈夫告诉我,他不想再维持我们这段痛苦的婚姻关系。 我现在二十五岁,跟他结婚五年了,有一个两岁大的儿子。我自知在这受伤的关系中要负一部份的责任。为了叫他回心转意,我已经想尽一切办法挽回这段婚姻,这不单是为了大人,更是为了小孩的缘故。 我不晓得怎样说,但我仍深爱著我的丈夫。他答应跟我去见婚姻辅导,但他也告诉我他去的原因只是要让我明白为何他要拂袖而去。 你认为我们的婚姻还有希望吗? 我是否应该闭口不再谈论这事呢?每次我一开口,他的去意好像就更坚... >Read More



没有郁金香的花园 Garden without Tulips

by 金幼竹 在住宅区里溜狗,发现许多邻居的前院都冒出了色彩鲜艳的郁金香,我最喜欢那大红色的,姣好的花苞,大方又亮丽,直挺挺地面对着天空、陆地、和过路者的注视。这才是生命!还记得,先生在2002... >Read More



为婚姻立界限 Boundary In Marriage

根据中国民政部统计最新的统计资料显示,中国现每天平均有4,000对夫妻离异。过去两年来,离婚率以20%的增幅攀升。美国目前有超过五成的离婚率,至于北美华人婚姻的离婚统计虽没有什么官方统计资料,但据估计也有三四成之多。笔者曾辅导过多位进入离婚程序,或已离婚家庭的单亲父母,深刻体验到这个分离过程以及结果,所带来的煎熬与伤痛,尤其是在父母离异的争吵中,常造成大人及孩子一辈子的情感创伤。婚姻的首要基础是爱。婚姻结合了二个人的照顾、需要、陪伴、及价值观,这样的结合能够克服伤害、不...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