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赚钱! A Money Maker

Written by chenggongle



Share/Bookmark

By 丝蒂芬妮;温蒂马丁

我对父母的记忆大多与父亲及他的酗酒问题相关。因为父亲是个酒精成瘾者,母亲想与他离婚。她给了父亲多次机会,但他总是不能停止酗酒。当离婚成为终结时,父亲不能承受这一切,便将母亲和他自己的性命都夺走了

对于谋杀,我的意念中曾有许多隐藏的伤害和悬而未解的疑惑。我过去总是对 神愤怒,且常常质问 神:「为甚么?为甚么?为甚么?」为甚么 神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在我和我的姐妹身上?这问题一直缠绕著我,我甚想知道答案,却胆怯于询问家人,也害怕答案。

找到一条出路

我和我的三个姐妹搬去与祖父母同住。12岁那年,我搬去与排行在中间那时已19岁的Karen姊姊同住。Karen当时已进入模特儿行业,而她去上模特儿训练课程时我总尾随著她。有一天下午当我在外面的路旁等姊姊时,我被「发掘」了

做模特儿原不是我的理想,后来却是了。当我17岁就得到去巴黎的机会时,这种诱惑实在是足够了。我爱周游世界,喜欢体验不同文化习俗和风土人情。此外,还有甚么行业能生活得如此优裕且挣钱如此之多呢!我开始被赚很多的钱好让我和我的姊妹们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这个目标所驱使。

第一站——欧洲

我和朋友Shelly准备了在巴黎待3个月的行装,我和她挤在一间巴掌大的旅店房间里。我们没有抱怨——这只是一阵子而已!我们在城□到处会晤顾主,我们的经纪人则递给我们一张地铁的路线图让我们学会自己到处跑。

在巴黎我开始更多地体验抽烟,赌注,狂欢及喝酒的生活。酒精是使我不再感到害羞和紧张不安的药物,使我觉得自己很酷及站在世界的顶端。在这些寻欢取乐的活动中我开始感到焦虑并转为忧郁症。后来我离开巴黎返回故乡德州休养。

我发现自己很难再与从前总在一起的朋友们相处了。虽然我不过18岁,但已有很多做模特儿的经验且刚从欧洲回来,他们则刚刚高中毕业。我无法与他们认同,所以我开始上酒吧与年纪大一些的人交往。我又开始喝酒了。

我对父母的记忆大多与父亲及他的酗酒问题相关。因为父亲是个酒精成瘾者,母亲想与他离婚。她给了父亲多次机会,但他总是不能停止酗酒。当离婚成为终结时,父亲不能承受这一切,便将母亲和他自己的性命都夺走了

对于谋杀,我的意念中曾有许多隐藏的伤害和悬而未解的疑惑。我过去总是对 神愤怒,且常常质问 神:「为甚么?为甚么?为甚么?」为甚么 神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在我和我的姐妹身上?这问题一直缠绕著我,我甚想知道答案,却胆怯于询问家人,也害怕答案。

找到一条出路

我和我的三个姐妹搬去与祖父母同住。12岁那年,我搬去与排行在中间那时已19岁的Karen姊姊同住。Karen当时已进入模特儿行业,而她去上模特儿训练课程时我总尾随著她。有一天下午当我在外面的路旁等姊姊时,我被「发掘」了

做模特儿原不是我的理想,后来却是了。当我17岁就得到去巴黎的机会时,这种诱惑实在是足够了。我爱周游世界,喜欢体验不同文化习俗和风土人情。此外,还有甚么行业能生活得如此优裕且挣钱如此之多呢!我开始被赚很多的钱好让我和我的姊妹们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这个目标所驱使。

第一站——欧洲

我和朋友Shelly准备了在巴黎待3个月的行装,我和她挤在一间巴掌大的旅店房间里。我们没有抱怨——这只是一阵子而已!我们在城□到处会晤顾主,我们的经纪人则递给我们一张地铁的路线图让我们学会自己到处跑。

在巴黎我开始更多地体验抽烟,赌注,狂欢及喝酒的生活。酒精是使我不再感到害羞和紧张不安的药物,使我觉得自己很酷及站在世界的顶端。在这些寻欢取乐的活动中我开始感到焦虑并转为忧郁症。后来我离开巴黎返回故乡德州休养。

我发现自己很难再与从前总在一起的朋友们相处了。虽然我不过18岁,但已有很多做模特儿的经验且刚从欧洲回来,他们则刚刚高中毕业。我无法与他们认同,所以我开始上酒吧与年纪大一些的人交往。我又开始喝酒了。

纽约!纽约!

几年后,我再度回故乡德州度假时,那已是我在纽约长期驻留过以后的事了。我去拜访一家经纪公司,他们叫我留下来并且去见顾主,还提供了一个职位给我!「天哪,这可是一个大好机会,我绝不能失败!」 我当时想。我在纽约待了3年。我做得非常好,得到了比从前多得多的预约,并为著名的杂志工作。

我交上一个新男友并疯狂地陷入恋爱中。我们立刻搬住在一起。我们都有要在自己职业中取得成功的梦想。我这时喝酒没有那么多了,因为找到了新的上瘾之物——结交朋友,并且我也不想搞砸了自己的职业。我对工作认真多了。我知道自己如果在纽约做好了,马上就会从一般的模特儿和新手成为超级模特儿。我对此深信不疑,且朝此方向迈进。

我以为自己的生活已经完美了

我的表现处在巅峰。20岁就在全国性的广告上出现,一天所得之报酬是我原来工作六个月才能赚到的!现在没有甚么能拦阻我了。「这就是我所要的了,」我想。可你想得到吗?就是如此了,如此而已。那实在是一种很难且使人疲倦的工作,你得跟把你当成物品的人打交道,你得为自己的尊严而争战。

我变得忧郁,常常哭泣。我所谓的完美生活变成了人间地狱。我很难入睡。我的男朋友说我应该退出不做了。退出来?退出根本不在我考虑之列。我无法想像经营了那么多年的事业要放弃。"退出来之后做甚么呢?"我想不通。模特儿是我唯一懂得的职业。

当男友告诉我他与前女友恢复关系后不久,我变得有自杀倾向了。我开始一天抽两包烟,用来止住分手的痛苦,并且与我根本不爱的男人鬼混。一切都变得难以容忍。我失去了盼望,也失去了自尊。

新路程:恢复之路

那时候我别无选择,就带著不多的东西返回了德州老家。我一无所有地过日子,甚么也不在乎。直到有位曾与我一起工作过的人要我去一家匿名者戒酒所(Alcoholics Anonymous——AA) 。

我从一家AA转到另一家,不停地转来转去。那里那些人的经历与我几乎如出一辙。但我起初抗拒接受那一切。我想:我又不是街上的乞丐,我不可能是酗酒者!」但我逐渐认识到大部分的酒精上瘾者都是有工作的,并没有十分明显的标志。酒精上瘾与其他物品上瘾是一样会越来越糟的。到一定程度就无路可归了,我可不想走到那一步。酒瘾使我失去了父母,已经足够了。

参加了许多戒酒者的聚会后我终于苏醒了。在我变得有节制的头30天里,我每天参加三个戒酒者聚会。在聚会上,我不怎么谈自己的事情,多数时间都只是听别人讲。倾听就是我需要做的。我觉得这种方式适合我,我就一直参与,我不在乎自己是否真的是‘酒精成瘾者’。踏上这一步对我很有效且使我的生命变得越来越好。在我意识到这些之前,已经有人为我节制了30天、60天、90天而鼓掌了。

其实,使用酒精只是我深层问题的表征。 我必须停止用酒精,性交,结识朋友和其它许多别的东西掩盖自己问题。参加AA的聚会给了我生活的方法,不仅是如何保持节制,更是真实生活需要的东西。我开始认真对待节制,甚至也不再抽烟了。这是一步一步的,不是一步就能完成的。

找到一位父亲

这只是我得医治的旅程的开始。当我身上的化学物品清除掉之后,我就能好好处理我与神的问题了。我跟著那位带我去AA的朋友去了一家教会。那天是父亲节,信息讲的是地上的父亲与天上的父亲相比有何等大的差距。我觉得这信息像是专门为我写的!知道有一位神爱我,愿意了解我使我很得安慰。这带出了很多一直未解的问题。我也曾愤怒过。

我曾试过不同方式,我用美貌、结交朋友、出名、好感觉、做很酷的人等去填补身上的空缺。因为我曾是一个受过伤害,极其渴望被他人接受和爱的人。我在关顾我、慈爱的 神那里找到了这一切。不管我以前如何努力去尝试不同的方式,却只有接受了耶稣在我生命中才使我得到满足。

回顾你的生命,你觉得如何?满足? 匆忙? 刺激? 压力重重? 在向前进? 或是踌躇不前? 大多数人都经历过上述的种种。我们也许在梦想有一天我们可以做的事情,也许正希望忘却某些事。圣经告诉我们,耶稣来了使一切都成为新的了。如果有一个崭新的开始,你的生命会怎样呢?

充满希望地活著

假如你正在寻找平安,那么这儿有一条可以稳固你生命的道路。没有人是完美的,也没有完美的人生,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藉著神子耶稣基督建立起与 神的个人关系,从而经历神完美的恩典.

你现在就可以凭信心藉著祷告接受耶稣基督。祷告就是与神交谈,神看重你内心的态度过于倾向言语,下面的祷告可做参考:

主耶稣,我愿亲自认识你。谢谢你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我愿意打开心门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求你管理我的一生。谢谢你赦免我的罪并赐给我永生。使我成为你所喜悦的人.

如果这个祷告合乎你的心愿,请你现在就作同样的祷告,基督就会照着他的应许进入你的生命.

这是你生命的写照吗?

如果你已经做了这个邀请,你要用祷告感谢神已在你的生命中,感谢神会永远与你同在,感谢神使你拥有了永远的生命。当你多体验神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时,你的生命就会更丰盛.

 

 

 

Email Print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