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

Header Image

婚姻暴力Abused Marriage

译者:文山 问:我嫁了一个会施暴力和虐待的军人有三年之久。在我刚开始怀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时,他就无休止 的殴打我,从那时候起我就离开了他,也递出离婚的文件,这样做有错吗?我觉得我是考量过对小小女儿的益处才作的决定,不过我需要一点客观的意见。谢谢你。 答:亲爱的朋友,现今的婚姻和夫妻关系里经常出现三种类型的虐待:肉体上,性生活,和精神上的虐待。而 你和你孩子所遭遇到的受虐情形是相当严重的。出于一个忿怒男人之手,你们的生命受到威胁,身陷于肉体和精神上双重凌虐的创痛之中。 家庭暴力是犯罪的行为。你丈夫曾经骚扰过你的婴儿,这是很明确的危害儿童的案例。你必须依法控告他,也许他也曾如此骚扰你吧?你丈夫...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触礁的婚姻Husband Giveup

译者:吴怡静 问:两星期前,我丈夫告诉我,他不想再维持我们这段痛苦的婚姻关系。 我现在二十五岁,跟他结婚五年了,有一个两岁大的儿子。我自知在这受伤的关系中要负一部份的责任。为了叫他回心转意,我已经想尽一切办法挽回这段婚姻,这不单是为了大人,更是为了小孩的缘故。 我不晓得怎样说,但我仍深爱著我的丈夫。他答应跟我去见婚姻辅导,但他也告诉我他去的原因只是要让我明白为何他要拂袖而去。 你认为我们的婚姻还有希望吗? 我是否应该闭口不再谈论这事呢?每次我一开口,他的去意好像就更坚... >Read More



孩子也有情绪 Kids Divorce

译者:小瓦 分居或离婚对任何夫妻来说都是件艰难的事,而且此举所带给孩子们的困扰,决不在父母之下。 差不多所有父母离异的孩子都有过痛苦的情感经历,如恐惧,失落,愤怒和迷惑等。但是,孩子们有恢复的潜力,并且的确会完全恢复。其实,大多数父母离异的孩子只要调整得好,相对来说都会健康成长。在帮助孩子处理离异带来的心理危机时,父母扮演著至关重要的角色。只有在正确的引导和接纳、关爱之下,孩子们才能学会理解、处理父母离异所造成的情感创伤,心灵治愈的过程才能开始。 伤心和失落感 在小学时... >Read More



别急著说再见 Enjoying Marriage

婚姻好像金丝鸟笼? 英国有一句古话说:「结婚好像金丝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所以结婚而离婚,离婚又结婚,没有了局。」可能有人也听过其它类似的话,说﹕「婚姻好像一个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这是对婚姻一个写实的观察,不过,观察到的只是外表。 对...... >Read More



把人摆第一位 Relationship First

By 凯文米勒 传记人物:肯□柯雷克,原型顾问公司创办人 原型顾问公司创办人肯□柯雷克受过典型的商业教育。「你知道,商业金字塔看来像这样,」他说。「愈往上层愈小,因为上头的氧气较少,而且你必须条件充足、强悍。你得学会如何把在上头的人给丢出去。」但肯最后终于明白协助他人成功不仅更有成就感,也是确保自己公司成功的最佳办法。 热情助人 肯一直热衷于帮助他人发挥潜力。大学毕业后,肯立刻投入顾问这一行建议企业领导者如何成功。但自己从没开过公司,肯并不真觉得自己够资格去指导别人怎么... >Read More



差异中的真爱 Save Marriage

译者: 黄瑾 当夫妻发生争吵、产生误会、缺少共同点…或面对互不相让的问题时,他们的第一个反应往往是逃避,且总是对自己说「算了!跟他 / 她是好不了的啦,我们就是这么不一样。」在《新两性关系》一文中,作者朱蒂与健斯提出: 这种两性全然互异的对比,也是奥秘的真爱所潜藏的地方,这种真爱正等待著被叫醒与激发。你若有决心、勇气和意愿改善夫妻相处的关系,愿舍弃陈旧毫无建设性的行为模式,选择崭新又健康的行为互动方式,你便能学会将两人间的差异转化成共同成长的催化剂,使得这些差异不再困... >Read More



适应新婚生活Newly Married

译者:小瓦 问:我深爱我的丈夫,但婚后却难以接受生活上的变化。两个月前,我嫁给了我的心上人,搬去和他同住。由于他住的地方离我原来的「家」有四十五英里远,因此我不能像原来一样,想见家□人就能见到。虽然我仍在原先的城市上班,没有换工作,但因为我上的是夜班,所以实际上根本没有机会见到任何人。 我觉得很孤独,好像被世界抛弃了一样。我开始怀疑我为什么要结婚。其实独身的时候,我比现在快乐多了。我想知道,这种心情只是新婚的正常反应吗?还是我自己出了问题,得认真突破这种瓶颈才行?真受... >Read More



我要赚钱! A Money Maker

By 丝蒂芬妮;温蒂马丁 我对父母的记忆大多与父亲及他的酗酒问题相关。因为父亲是个酒精成瘾者,母亲想与他离婚。她给了父亲多次机会,但他总是不能停止酗酒。当离婚成为终结时,父亲不能承受这一切,便将母亲和他自己的性命都夺走了。 对于谋杀,我的意念中曾有许多隐藏的伤害和悬而未解的疑惑。我过去总是对......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