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

Header Image

人生大突破 An Turning Point

传记人物:桃乐丝‧麦克米隆,媒体顾问,华盛顿DC(ABC分部)WJLA电视的前新闻要人 想象你濒临「大突破」的边缘。自己已努力了好几年,为达成这目标牺牲了一切。但正当自己优厚的新闻合约——能带给你名声、金钱、和其它所有梦寐以求...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献给不能作母亲的人 Comfort Moms

周末的早晨,适逢母亲节,我在教会后面接待一群姐妹。第一位握紧我的手,眼中闪著泪光,她告诉我,对她而言,这天的滋味并不好受的,因为她从没有机会怀胎受孕、成为人母。 另一位前来拥抱我的,谢谢我为那些因这天而心怀忧伤的人祷告。她的孩子都已成年,但从不打电话给她,她为此深以为苦。另一位姐妹母亲已辞世,她十分悼念亡母;还有一位为思念死去的孩子而哀恸。 其中的一位,连人都没出现,之前她就告诉我不准备来了。原因是她感觉自己在母亲一职上已彻底失败,糟糕到连自己都无法面对,因此索性避开这... >Read More



从车祸开始 An Accident

By 克里塔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客货车正在转弯时,我来不及警告丈夫小心,车就失去控制翻到沟里去,四轮朝天。我们没有受伤,真是难以置信。 残破的车厢内有我的乐器装备,那是我巡回演出时用的。那天晚上,在那寒冷黑暗的沟渠里,我知道神给了我第二次机会。 直到那时,我的生活真是一团糟。我在加拿大落基山下长大,在五个孩子中排行第四,小时通常在欺骗中过生活。还未上学之前,大哥对我有过性侵犯。再加上精神不稳定,常常酗酒的父亲,我自小便学会了怎样遮掩羞辱和罪过。 只不过十一岁,我的悲惨生... >Read More



如何除去忧郁呢?Stay Away from Depression

译者:吴怡静 问:在这些欢乐的季节,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快乐呢?可真的有所谓假日前的忧郁吗?到底如何是好呢? 答:每年在不同的季节,总有些人会感到某程度的忧郁,原因可能是每逢佳节倍思亲,尤其是去世了的亲人、分了手的配偶或朋友。节日的家族团聚也可能给人带来压力。总言之,忧郁症的个案正迅速的上升,心理学家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忧郁的年代。 忧郁症的一些病症:检查一下你可有这些病症。 食欲欠佳,体重骤升或骤降。 不耐烦的情绪增加、易怒、脾气火爆,此病症尤见于青少年。 对任何事的不... >Read More



走出忧郁迎向欢笑 Overcome Depress

By 作者: 张蓬洁 大概有几年的时间,意识到自己有种不良习惯–吃得过量。起初并未察觉有什么大问题,但后来在极大的工作压力、情绪伤害及内心冲突、心结交织的同时,情况越来越严重。 九二年出国游学,本以为有一个喘息的机会,应可有所改善。没想到六个月之后,故态复萌、甚至变本加厉,而且感冒久久不愈,身心俱疲。 九三年回国之后,情绪开始滑落,常常伤心落泪、意志消沈,最后变得了无生趣、十分痛苦绝望。 自己曾经为减重问题研究过营养学,也开始翻阅有关精神医学、心理学等书籍... >Read More



饶恕 Forgiveness

作者:琳奈特・霍伊; 译者:吴怡静 问:我实在很希望自己能够饶恕,但是就是做不到。我知道如果我能饶恕那伤害我的人,我就能从那伤害获得释放。但我是否要对待那曾伤害我的人,好像我对待我的好朋友一般,才叫做完全的饶恕呢?(我是假设我还能与伤害我的人保持交往而言。)那么完全的宽恕是否就意味著犯错的人完全不需承担后果呢? 答:在Kandall的著作《完全饶恕Total Forgiveness》中,作者提到我们应该如何看待那些让我们身心灵受伤害的人。宽恕并不意味著不需要对后果负责。... >Read More



成功的惊人代价 Being Successful

By 凯文□米勒 派克森.派克森通讯公司、帕克斯电视董事长,与家购网的合夥创办人。 我们知道一九八六年罗德威尔.博多.派克森正在重塑直销界。早在一九七七年他便了解到媒体作为直销媒介的价值□在佛罗里达广播电台成功建立了商品贩卖事业。五年后,他和一位合夥人把相同的理念引进电视而此后家购网便成为有线电视的台柱。 成功的代价 但如所有成功,派克森的成就得付出代价。光是一九八六这一年,他就有两百六十五天因为采购而必须在国外旅行。不令人意外地,博多的长期缺席让他与家人产生了距离。 ... >Read More



当「忧郁」渐渐成「症」From Depress to Depression

by 陈正华 一阵大雨刚过,清晨寂静的街道、散发着早秋清香的水气。 我在人行道上散着步,见前面十字路口停下的一辆白色小轿车内,一对像是中国人的男女,正满面含笑地举手向我招呼。 定睛一看,原来是病卧在家好久的安玲、和她再婚不到一年的夫婿。 见我雀跃奔来,安玲也快乐地摇下车窗,我们三人兴奋地寒喧握手、又说又笑,直到红灯变绿,我们才依依分手。 「过来玩儿啊!」车子过了马路,安玲还不断回头叮咛,脸上绽放出那久违了的甜蜜笑容。 认识安玲,大约是七、八年前吧。在她家小坐的那天晚上,...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