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

Header Image

面对昔日堕胎的痛 Painful Abortion Experience

By 译者: 钱珊丽 最近当我开车经过一幅广告看板,上面写著:「堕胎改变你的一生!」霎时间这句话袭卷了我整个人,使我在后来的后来的驾驶路段中,不由自主地陷入一片思潮;它深深嵌入我的心坎。 事实上,就在我十八岁的那年,我的生命被一次堕胎经验所改变,拿掉的是我自己的孩子。不需要任何人告诉我,我心中自是明白,我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而今这句话挟著新的体认,就像一场毁灭性的瘟疫一样,深深地困扰著我。 接受医治或坐困愁城 困扰中,我心不得慰藉。这个改变在我身上是随处可见,而且在它之前我是无处逃遁。因此我只能不断地哭泣。随著时光消逝,藉著努力遗忘,偶尔我也能得到一段平静。但这个方式的效力大致也仅能维持...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如何除去忧郁呢?Stay Away from Depression

译者:吴怡静 问:在这些欢乐的季节,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快乐呢?可真的有所谓假日前的忧郁吗?到底如何是好呢? 答:每年在不同的季节,总有些人会感到某程度的忧郁,原因可能是每逢佳节倍思亲,尤其是去世了的亲人、分了手的配偶或朋友。节日的家族团聚也可能给人带来压力。总言之,忧郁症的个案正迅速的上升,心理学家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忧郁的年代。 忧郁症的一些病症:检查一下你可有这些病症。 食欲欠佳,体重骤升或骤降。 不耐烦的情绪增加、易怒、脾气火爆,此病症尤见于青少年。 对任何事的不... >Read More



走出忧郁迎向欢笑 Overcome Depress

By 作者: 张蓬洁 大概有几年的时间,意识到自己有种不良习惯–吃得过量。起初并未察觉有什么大问题,但后来在极大的工作压力、情绪伤害及内心冲突、心结交织的同时,情况越来越严重。 九二年出国游学,本以为有一个喘息的机会,应可有所改善。没想到六个月之后,故态复萌、甚至变本加厉,而且感冒久久不愈,身心俱疲。 九三年回国之后,情绪开始滑落,常常伤心落泪、意志消沈,最后变得了无生趣、十分痛苦绝望。 自己曾经为减重问题研究过营养学,也开始翻阅有关精神医学、心理学等书籍... >Read More



饶恕 Forgiveness

作者:琳奈特・霍伊; 译者:吴怡静 问:我实在很希望自己能够饶恕,但是就是做不到。我知道如果我能饶恕那伤害我的人,我就能从那伤害获得释放。但我是否要对待那曾伤害我的人,好像我对待我的好朋友一般,才叫做完全的饶恕呢?(我是假设我还能与伤害我的人保持交往而言。)那么完全的宽恕是否就意味著犯错的人完全不需承担后果呢? 答:在Kandall的著作《完全饶恕Total Forgiveness》中,作者提到我们应该如何看待那些让我们身心灵受伤害的人。宽恕并不意味著不需要对后果负责。... >Read More



成功的惊人代价 Being Successful

By 凯文□米勒 派克森.派克森通讯公司、帕克斯电视董事长,与家购网的合夥创办人。 我们知道一九八六年罗德威尔.博多.派克森正在重塑直销界。早在一九七七年他便了解到媒体作为直销媒介的价值□在佛罗里达广播电台成功建立了商品贩卖事业。五年后,他和一位合夥人把相同的理念引进电视而此后家购网便成为有线电视的台柱。 成功的代价 但如所有成功,派克森的成就得付出代价。光是一九八六这一年,他就有两百六十五天因为采购而必须在国外旅行。不令人意外地,博多的长期缺席让他与家人产生了距离。 ... >Read More



当「忧郁」渐渐成「症」From Depress to Depression

by 陈正华 一阵大雨刚过,清晨寂静的街道、散发着早秋清香的水气。 我在人行道上散着步,见前面十字路口停下的一辆白色小轿车内,一对像是中国人的男女,正满面含笑地举手向我招呼。 定睛一看,原来是病卧在家好久的安玲、和她再婚不到一年的夫婿。 见我雀跃奔来,安玲也快乐地摇下车窗,我们三人兴奋地寒喧握手、又说又笑,直到红灯变绿,我们才依依分手。 「过来玩儿啊!」车子过了马路,安玲还不断回头叮咛,脸上绽放出那久违了的甜蜜笑容。 认识安玲,大约是七、八年前吧。在她家小坐的那天晚上,... >Read More



满足的源泉 Satisfaction

By 作者: 甄妮佛, 译者: 佚名 我从小到大一直追求时髦和完美。不管我有什么成就,就是达不到自己的标准。我在田径和垒球上成绩突出,但我讨厌只得第二名。我曾两次被推选为班里的公主,但从来不是女皇。我高中的生活是在充满了日光浴、体育活动和晚会下度过的。我从其中找到了自我价值。毕业后,我得到了垒球的运动奖学金。本来这应该让我多少获得一些满足,但是并没有!我总觉得生活中缺少了点什么,但又不确定那是什么。 上大学前的暑假,我和朋友们一起在亚利桑那州度假。我自己孤身一人待在旅馆... >Read More



哭 Cry

By 钱珊丽 我从小就爱哭真的很爱哭。我可以坐在那儿哭上好久好久,把自己哭成一滩泥,哭成一条河。我可以哭到隔壁王家的胖太太怒冲冲地出现在门口,指责我的哭声坏了她手上的一付牌。 我的第一声哭泣为的是召告天下,但是很不幸,不太管用。因为我的母亲哭得比我还凶,在连续生了二个女儿后,她已经无力再承受第三个。因此她哭,我也哭,我们的哭声混成一团,只是她停止后,我依旧在哭。 稍大一点,印象中,二姐是回应我哭泣最多的人,她会惜惜我(台语),我真喜欢那种感觉,比吃糖还好,好上太多。因此...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