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

Header Image

没有人等过我 Waiting

By 吴方芳 2015年元月,家立立基金会「吃一碗面」认辅事工正式展开。「吃一碗面」的故事说来话长,就从接获一名法官的电话说起吧! 2006年惊蛰过後,与我只有一面之缘的一名少年法庭法官打了一通电话给我。法官的叹息是到底该判少年观护所的孩子继续服刑丶释放回家,还是长期安置於教养机构?法官说:「这三条路都有风险,为免释放回家的孩子再犯案再回笼,方芳姐,我真想把一些孩子交给妳……」 深知任务艰难仍硬着头皮允诺帮忙的我,被法官的用心深深感动,回应道:「好吧!就先把最难搞定的一个孩子送过来,其他的日後再说。」 足足迟到了四十分钟的十六岁少年阿川大摇大摆晃进了会谈室。他扱着夹脚拖,把双脚靠在几上,...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和青少年溝通 Communication with Teen

  Modern teenage girls using tele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while having rest in park By 心桥 青少年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容易交流? 青春期没有明显叛逆表现的孩子有,占少数。大多数孩子在十岁后言行有较明显变化。主要原因有以下三个方面。 1.生理原因 国家精神健康研究院总结: 大脑成熟的顺序从后向前, 是脑神经被髓鞘包裹的过程。神经只有被髓鞘包裹好后它的信号才能最快地传导到目的... >Read More



培养健康的青少年 Healthy Teen

by 心橋 教育是什么?我特别喜欢爱恩斯坦说的这句话:教育是在学校所学的知识忘掉后所留下的东西。(Education is what remains after one has forgotten what one has learned in school)。 预测孩子生活满意度和高成就How... >Read More



兒童性教育 Kids Sex Education

我第一次听到有关性的话题是在四年级的时候。就我而言,那是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1969年10月16日,应该是个星期三),那日以前性对于我是不存在的。在那颇值得纪念的日子,邻家的一个男孩,我们可以称他为包比,因為这是他的名字,告诉了我所有关于性的事情。回想起来,包比对整个事情的了解是相当困窘难堪的,我相信他是被教导成那个样子的,这也是為什麽他直到如今,特别拥有在这方面的辅导使命。 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也该从其它地方性之存在的,因為一直以来是有其它線索的,例如同一年的早些时候... >Read More



21世纪父母的恐惧 Panic

By 译者:钟清玉 为人父母是要有勇气的。当我们面对现实时,的确有很多令人伤心的事会发生在小孩身上: 婴儿时期,他们可能在睡梦中停止呼吸,发育不健全,被颈带勒伤,被踩压,或被摔伤。 当孩子颟跚学步时,... >Read More



夸孩子的神奇效应Pygmalion Effect

By 心桥 小学时,因为妈妈管得严,再加上一点小聪明,我的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直到考初中时发挥失常。虽然幸运地靠语文竞赛一等奖加了3分,勉强进入重点初中,但学习的信心全无。再加上初中三年父母关系继续恶化,妈妈无心也没有能力再管我作业。我象脱缰的野马,上课不专心听,下课不复习,作业不好好做。三年下来,成绩可想而知。 初中毕业时,母亲不甘心看我从此断了求学的路,想尽办法征得当时已经选定被保送的学霸的同意,由她替考把我送进了重点高中。进了省重点,我更不知道该怎么学了。首先是荒... >Read More



青少年成长面临的挑战 Teen Challenges

by 心橋 2000年我刚开始在加州公立校区工作时很兴奋,以为自己找到了预测孩子未来成功的捷径,那就是智商测验。只要一个半小时,我就可以测出孩子认知能力的强项与弱项,画出漂亮的曲线图。我曾认为这是预测孩子未来成功的方法,因为从统计学上来讲,智商和学校成绩显著正相关。一年后我就发现不对,因为很多孩子智商测验测不出问题,但是他们的行为表现、学习效果和智商分数不相符。 什么因素会影响孩子的学习和成长呢? 不怕您说我是“种族歧视”,这20年来服务于各种族裔,我发现没有任何其他族... >Read More



与青少年孩子一起成长 Grow with Teenagers

By 作者:蔡佩芬 青少年的成长过程 当你十二三岁的孩子不再像以往那样唯命是从,他开始忿怒地表达自己的高见,个性变得怪怪的,对甚么东西都挑剔、看不顺眼,情况严重地连家□的猫狗都可以嗅到他们的「异味」,甚至于总躲他们远点ㄦ,免得惨遭鱼池之殃,这阶段的女孩开始对异性非常感兴趣,并且崇拜偶像、注意自己的打扮,男孩开始变声、厌恶镜子中脸上长豆的自己,自卑感很重,总觉得没有别人好、没人关心他们。绝大多数的父母亲都是谈「teen」色变,巴不得自己的小孩可以跳过这段恐怖时期,可以从可...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