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

Header Image

爱作梦的人 Dreams

By 译者:禾子 问:我现在29岁了。从童年时起,我的梦境就一直非常的鲜活,每天晚上就像是一整部电影,或是一部连续剧。通常,它的主题很雜乱,有惊恐的情景、打猎、争吵、生存挣扎,等等;有时候还会与许多人一起跳舞,但是极少笑。有的时候,我也会飞,通常会飞到一个在真实生活中我从来也没有见过的美妙地方。我□是记得我梦境中的色彩而且依然是那麽的鲜艳。 答:请告诉我更多的关于你的童年和你的家族史。你所描述的那种梦境可以是许多不同种的因素造成的。有些人的自我意识比较弱,易于沉湎于他们的过去或试图掩盖过去。每个人的DNA中都保存有许多前辈人的信息。你的问题像是很多时候你难于有自己的生活。 在我看来你最好...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 Header Image 我要赚钱! A Money Maker By 丝蒂芬妮;温蒂马丁 我对父母的记忆大多与父亲及他的酗酒问题相关。因为父亲是个酒精成瘾者,母... >more

  • Header Image 灵界探索 Spiritual 寻求真理 千百年来,占星及算命术即大行其道,这股风潮于今犹炽。 我相信对探索未来并且认识超自然力量... >more

重新宣告你的生日 Reclaim Your Birthday

下回过生日时,你有什么好主意呢?当柯玲这位生了六个孩子、却又看来生龙活虎的妈,将满四十岁之际,她丈夫及一伙友人暗中为她准备了一个以五十年代为主题的惊喜派对。他们甚至搞来一套复古装,包括一双高跟鞋,好让她穿上。她是否因此大吃一惊呢?嗯,大概是吧,总共有七十五人见到她脂粉未施的模样,一时我真担心她会把丈夫给宰了,所幸她很快就神色自若,并且玩得十分开心。 我的搞怪朋友蔓蒂去年就亲自主办自己的庆生。她邀请了大学时代的朋友到一间教堂,同时又弄来了另一批门徒训练时认识的朋友。她甚至... >Read More



成功的新定义 Success?

By 爱德.贝克 一九七七年,我以为自己很成功。我拥有博士学位,一间业绩不错的公司一半的股份,结了婚,并有三个儿子。有如此的成就,全靠我自己的能力和智慧。我相信自己假如努力,就可以做任何的事。我的知识、意志力、大学文凭和成功的事业,对我比任何其它的事都重要。 我二十二岁的儿子阿伦和我的看法不同,他向我解释耶稣基督对他的重要,但我自己觉得我不需要耶稣。我告诉阿伦我自己什么事都能做,我拒绝的态度如此坚决,阿伦告诉他的牧师说:「我父亲不会成为基督徒!」我是化学工程师,我像在实... >Read More



是谁选择了我? Chosen?

By 作者:曾加玲 前几天偶然翻到自己十几年前在上海交通大学的毕业纪念册,在给同学的临别赠言里我写到:「我不能选择那最好的,是那最好的选择我」。是甚么力量促使当时才21岁的我竟坚信会有那最好的来选择我呢? 那时我还不认识 神 我生长在无神论的中国,可冥冥之中总觉得天地间有 神,我虽看不到,听不到,心却可以感觉得到,也总觉得人和 神可以沟通,常在人生抉择的关键时刻本能地呼求 神,请求 神在我的努力之外予以帮助。记忆中每一次的呼求似乎都得到了回应,所以内心深处对 神有一种非... >Read More



爸爸的改变 Different Dad

我看到爸爸的改变 记得小时候,我刚有记忆,妈妈曾经有一段时间,每天背着我,要到居委会去接受批斗,后来长大才知道,是因为妈妈信耶稣。我记得妈妈一直身体不好,有气管炎,背我到那里,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他们就说”只要你对着这张像,躬身下拜,马上就让你回家!”我记得妈妈从没拜过,直到后来我大一点,才知道,信耶稣是不拜偶像的。 爸爸的脾气很坏,我从小没见过他的笑容,他一直都不信 神,记得有一次老毛病又犯了,听妈妈说是小肠患气,一犯病就疼得不能动,以前去过医院,大夫说,,年龄大了... >Read More



潘金菊的故事Pan Jinju

By 潘金菊 这真是一帧叫人难忘的照片。一个被汽车弹炸到,衣衫尽毁的小女孩,她尖叫地跑出她那正在燃烧的村庄。镜头所见是,张开的一双小手,和惊惶痛苦的表情。 这幅充分表,为合众社记者邬尼克(Nick... >Read More



占星学找不到神Astology

By 金.科特勒   记忆中我一直在寻找真理和爱,因为我觉得不安全和孤单。我以为总有一个人我可以信靠,成为我倾诉的对象而不受嘲笑。 我与人交往,想寻找真理和爱。虽然别人并不存心伤害我,最后总觉得失望。渐渐地,我停止了去寻找。 我开始去研究灵界的「超然」之物,那管辖真理与爱之定律的存在者。我成为了一个占星学的学徒。我觉得很兴奋,因为它常常把人的性格和所遭遇的事都描述得极为准确。我以为熟悉了占星学,就可以和人建立较好的友谊,赢得别人的爱。但经过四年的研究,我发觉虽... >Read More



献给不能作母亲的人 Comfort Moms

周末的早晨,适逢母亲节,我在教会后面接待一群姐妹。第一位握紧我的手,眼中闪著泪光,她告诉我,对她而言,这天的滋味并不好受的,因为她从没有机会怀胎受孕、成为人母。 另一位前来拥抱我的,谢谢我为那些因这天而心怀忧伤的人祷告。她的孩子都已成年,但从不打电话给她,她为此深以为苦。另一位姐妹母亲已辞世,她十分悼念亡母;还有一位为思念死去的孩子而哀恸。 其中的一位,连人都没出现,之前她就告诉我不准备来了。原因是她感觉自己在母亲一职上已彻底失败,糟糕到连自己都无法面对,因此索性避开这...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