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

Header Image

成功的新定义 Success?

By 爱德.贝克 一九七七年,我以为自己很成功。我拥有博士学位,一间业绩不错的公司一半的股份,结了婚,并有三个儿子。有如此的成就,全靠我自己的能力和智慧。我相信自己假如努力,就可以做任何的事。我的知识、意志力、大学文凭和成功的事业,对我比任何其它的事都重要。 我二十二岁的儿子阿伦和我的看法不同,他向我解释耶稣基督对他的重要,但我自己觉得我不需要耶稣。我告诉阿伦我自己什么事都能做,我拒绝的态度如此坚决,阿伦告诉他的牧师说:「我父亲不会成为基督徒!」我是化学工程师,我像在实验室里研究化学反应般去证实神是否存在。化学并无结果,所以我当他不存在。 阿伦后来患了重病,进了医院。当他的心脏停止跳动时...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 Header Image 是谁选择了我? Chosen? By 作者:曾加玲 前几天偶然翻到自己十几年前在上海交通大学的毕业纪念册,在给同学的临别赠言里我写... >more

  • Header Image 爸爸的改变 Different Dad 我看到爸爸的改变 记得小时候,我刚有记忆,妈妈曾经有一段时间,每天背着我,要到居委会去接受批斗,后... >more

潘金菊的故事Pan Jinju

By 潘金菊 这真是一帧叫人难忘的照片。一个被汽车弹炸到,衣衫尽毁的小女孩,她尖叫地跑出她那正在燃烧的村庄。镜头所见是,张开的一双小手,和惊惶痛苦的表情。 这幅充分表,为合众社记者邬尼克(Nick... >Read More



占星学找不到神Astology

By 金.科特勒   记忆中我一直在寻找真理和爱,因为我觉得不安全和孤单。我以为总有一个人我可以信靠,成为我倾诉的对象而不受嘲笑。 我与人交往,想寻找真理和爱。虽然别人并不存心伤害我,最后总觉得失望。渐渐地,我停止了去寻找。 我开始去研究灵界的「超然」之物,那管辖真理与爱之定律的存在者。我成为了一个占星学的学徒。我觉得很兴奋,因为它常常把人的性格和所遭遇的事都描述得极为准确。我以为熟悉了占星学,就可以和人建立较好的友谊,赢得别人的爱。但经过四年的研究,我发觉虽... >Read More



献给不能作母亲的人 Comfort Moms

周末的早晨,适逢母亲节,我在教会后面接待一群姐妹。第一位握紧我的手,眼中闪著泪光,她告诉我,对她而言,这天的滋味并不好受的,因为她从没有机会怀胎受孕、成为人母。 另一位前来拥抱我的,谢谢我为那些因这天而心怀忧伤的人祷告。她的孩子都已成年,但从不打电话给她,她为此深以为苦。另一位姐妹母亲已辞世,她十分悼念亡母;还有一位为思念死去的孩子而哀恸。 其中的一位,连人都没出现,之前她就告诉我不准备来了。原因是她感觉自己在母亲一职上已彻底失败,糟糕到连自己都无法面对,因此索性避开这... >Read More



重新宣告你的生日 Reclaim Your Birthday

下回过生日时,你有什么好主意呢?当柯玲这位生了六个孩子、却又看来生龙活虎的妈,将满四十岁之际,她丈夫及一伙友人暗中为她准备了一个以五十年代为主题的惊喜派对。他们甚至搞来一套复古装,包括一双高跟鞋,好让她穿上。她是否因此大吃一惊呢?嗯,大概是吧,总共有七十五人见到她脂粉未施的模样,一时我真担心她会把丈夫给宰了,所幸她很快就神色自若,并且玩得十分开心。 我的搞怪朋友蔓蒂去年就亲自主办自己的庆生。她邀请了大学时代的朋友到一间教堂,同时又弄来了另一批门徒训练时认识的朋友。她甚至... >Read More



从受害到胜利 Victory

人物传记:莎朗‧阿斯特,茶与安慰的创办人 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圣经,莎朗‧阿斯特跪在自己床边请求神允许她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并不是第一次她的命运将被决定于枪口之下。在成长过程中,她酗酒的父亲就常拿着枪指着她或弟弟们要决定他们是不是死了会好些。那个下午唯一的不同是扣着扳机的手指头是莎朗的,不是父亲的。 事情怎会变成这样? 是什么原因让有四个孩子的母亲下结论,认为生命毫无希望不如将之结束还来得好些呢?简单回顾一下莎朗的过去,你可能就会说她一辈子的生命都在带她走上这一步,说服她必... >Read More



饶恕 Forgiveness

作者:琳奈特・霍伊; 译者:吴怡静 问:我实在很希望自己能够饶恕,但是就是做不到。我知道如果我能饶恕那伤害我的人,我就能从那伤害获得释放。但我是否要对待那曾伤害我的人,好像我对待我的好朋友一般,才叫做完全的饶恕呢?(我是假设我还能与伤害我的人保持交往而言。)那么完全的宽恕是否就意味著犯错的人完全不需承担后果呢? 答:在Kandall的著作《完全饶恕Total Forgiveness》中,作者提到我们应该如何看待那些让我们身心灵受伤害的人。宽恕并不意味著不需要对后果负责。... >Read More



转向-新生命新生活 Turning Point

By 吴珉 我无法战胜我内心深处的腐败 在我没有认识主耶稣之前,我的生活是浑浑噩噩的。我的内心充满了骄傲,自私和妒嫉。我的性格极不稳定也极不成熟。我的心情完全根据周围环境的改变而改变,一件小事可以使我飘飘欲仙或沮丧到底。我没有一丝的责任感,甚至对我的婚姻和我的孩子。我的生活在外人看来一帆风顺,但我对我的未来和前途却毫无把握。我看起来道貌岸然,但只有我自己和被我伤害到体无完肤的亲人知道我是一个什麽混帐东西。我不止一次的问为什么我是这个样子。我不止一次的想我要不是我这个样子...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