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

Header Image

过个温馨的圣诞 Merry Christmas

圣诞节应该是一年当中最令人兴奋的节日。当圣诞卡如雪花满天飞,圣诞歌曲萦绕耳边,处处都提醒我们,这是一个家人欢聚的季节,也是一个充满平安的日子。无奈世上事不如意者十常八九。 在这欢庆的时刻,孤独一人的酸甜苦辣滋味是难以言喻的。无论是单身、离婚、配偶失业、或家有丧事等光景,一想到圣诞节都令人百感交集。如果你今年无法和家人团聚,这并不意味著你不能好好享受圣诞佳节。只要花一点巧思,今年的圣诞也可以过的别有风味。 首先从装饰屋子开始!放一棵圣诞树、挂上灯饰、寄圣诞卡、并做些圣诞节饼乾, 过节的气氛也可显得更浓厚。但一个人过圣诞节最痛苦之处,莫过于家家欢乐唯你自怜。 计画一些特别的活动。当人们口沫...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在灾难中寻找平安 Peace Troubled

也许你或你的亲友正困在Covid肺炎中,也许你刚失去一个最亲爱的人;也许你这个月没法付清房屋贷款的月费;生活当中的危机总是层出不穷,对我们的影响却是至深的。我们会感到无助、忧伤、压迫感。有些人现在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有些人的危机虽已成过去,但往往电视所播放的情节会带来一幕一幕痛苦的往事。 我们最容易对破碎的婚姻、离婚、死亡、病痛、意外、恐怖事件、战争等危机产生反应,这些问题所引起的创伤会对生活造成怎么样的影响呢?我们应如何作好准备来面对人生各样的危机呢?婚姻家庭辅导专家琳... >Read More



压力成疾 Stress Free

作者: 李良达 『积劳成疾』型的压力 最近有位朋友送我一本书,是谈到关于全方位压力管理的书,书中提到一个观念我觉得很值得大家参考,特在此介绍出来,作者提到一种称为『积劳成疾』型的压力来源,也就是说,有些事情,一次并不足以构成压力,但长期累积下来,却成为重大的压力来源,这非常值得我们注意。 『累积性职业伤害』 犹记得十多年以前,我在一家民营企业担任工安主管,经常应政府规定要去上课,学习最新的职业病变常识,当时,『累积性职业伤害』的观念,正在台湾地区开始萌芽,我们才注意到说... >Read More



一生牵手情 Hands in Hands

By 吴方芳 坐上台东飞往台北的班机,我幻想着自己是乘风的大雁,展开大大的翅膀飞向碧洗晴空。 越飞越高的我,从高天献飞吻给蓝得醉人的太平洋,又挥手向与我日日相望的都兰山道再会。 这日,日色晴蓝岁月静好。正飞往台北,预备面对卵巢肿瘤术後第一次化疗的我;乘着信心的翅膀向着未知的医治之路飞奔。 执子之手 坐在我身旁,为我即将面对的化疗而忧心不已的丈夫,可不像我这麽安心自在丶大雁飞翔。 为了宽慰发愁的他,抱病的我益加期勉自己要平安,要痊愈。含蓄丶不擅表达情感的丈夫,面对罹癌的我... >Read More



二十三岁身患乳癌 Breast Cancer

By 作者:简菲泽; 译者:小瓦 被诊断患乳癌的那一年,我才二十三岁。 我十三岁时,妈妈开始告诉我一些基本的性知识,也教我怎么做乳房自我检查。我外祖母曾因乳房肿块而作手术摘除,妈妈也曾被摘除乳房囊肿。因此妈妈想要确保我能尽早知道自己的乳房有变化,以便早作检查。我也知道如果我不了解什么是「正常」的乳房,就谈不上发现什么变化。所以我每月按时做自我检查,谁知这竟救了我一命。 我还记得发现第一个乳房肿块的那天。 我一遍又一遍地感觉著那个肿块,只想确定它是不是真的存在。然后我马上... >Read More



疫情的日子 Days of Adversity

作者:林丰梁 疫情蔓延,人心焦虑 最近几个月,华人社会最关心的议题,恐怕就是新冠肺炎的疫情。有些人需要自我隔离,居家检疫;有些人被确诊感染,要接受治疗;有些病人不幸去世。工厂的生产丶公司的上班丶学校的上课丶股票市场等等……,都受到很大的影响。我们每天看到新闻报导,难免担心忧虑。 怎麽会有忽然来的灾难呢?苦难来了,好像晴天霹雳,令人措手不及。有些灾难可能是我们的罪造成的,有些祸害可能是别人犯罪的结果,从约伯记中我们也学到苦难可能是撒旦的作为。 没有人喜欢苦难,苦难是不受欢... >Read More



被遗忘的人 A Missing One

譯者:吳怡靜 我需要世界的妇女来寻找我们,我还存著一丝希望,一定会有人从我失落的角落发现我的存在的!" 会场一片鸦雀无声。这是九一一事件发生后的一个星期,在这休斯顿的会议中心举行全球的妇女大会,我与一万个来自世界各地的妇女一起谈论著。看过这个阿富汗妇女发出呼求的片段,我不禁在想,我可曾真的向这些被遗忘的妇女伸出援手呢?还是我看过,听过后,就忘得一乾二净呢? 虽然泰利班政权在一九九六年就抹杀了阿富汗妇女的权利,只是真正唤起全球对这些妇女的惨况的注意,却是在五年后,当美国本... >Read More



隧道异象 Sign of Peace

By 琼. 卡洛斯 1971年,在北爱尔兰发生的暴乱对我和我的六个孩子来说变得越来越危险了。我们每天在电台里听到很多痛苦遭遇。 一天晚上我被两个枪手袭击,我们的苦难开始了。一个枪手边打我边追问我一些人的下落。尽管我不是基督徒,但是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帮助我......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