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

Header Image

触礁的婚姻Husband Giveup

译者:吴怡静 问:两星期前,我丈夫告诉我,他不想再维持我们这段痛苦的婚姻关系。 我现在二十五岁,跟他结婚五年了,有一个两岁大的儿子。我自知在这受伤的关系中要负一部份的责任。为了叫他回心转意,我已经想尽一切办法挽回这段婚姻,这不单是为了大人,更是为了小孩的缘故。 我不晓得怎样说,但我仍深爱著我的丈夫。他答应跟我去见婚姻辅导,但他也告诉我他去的原因只是要让我明白为何他要拂袖而去。 你认为我们的婚姻还有希望吗? 我是否应该闭口不再谈论这事呢?每次我一开口,他的去意好像就更坚定似的。 答:首先,你必须明白婚姻的破裂并非一朝一夕造成的。你的丈夫现在对婚姻是完全的绝望,所以最好是让辅导员帮助你渡此...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褪色的亲密感Lost Passion

问:有时感觉上我和我的先生好像只是室友,而不再是夫妻。我们之间相处融洽,只是情火已不再炽烈,我们怎样才能跳出这样不变的生活陈疴? 答:唐娜玲:首先声明,我们也曾多次经历类似情况,只是情况更糟,我们连相处融洽都做不到!最低潮时,连起码的朋友都谈不上。因此,大卫和我在如何「分享空间」一事上,归结出某些不错的攻防策略。 大卫: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整个问题的核心在于,对于维持这份关系,优先次序已经不再。开始时你根本不承认,也不是你刻意要忽视它,只是日积月累,生活忙碌,工作啊... >Read More



他是极端完美主义者Perfetionist Husband

By 译者:禾子 问:我结婚13年了,我们有一个两岁半的女儿。我丈夫是很好的男性,却是一位极端完美主义者。他连一些小小的阻碍都难于忍受,很没有耐心。如果事情没有做得完全正确,他就会非常挫折。结果可想而知――我们就成了他怪罪的对象。我总觉得自己有错因为没有办法使他高兴。我每天都为他祷告,求神帮助他能妥善处理事务,但有时候真的是难于忍受。我婆婆非常同情理解我,因为我公公当初也是如此。 答:听起来你的先生应该使用一些药物。按照你的描述我可以建议一些药物给你,但我没有处方权。比... >Read More



怎么管住先生的眼睛 Husband Eyes

By 译者:小瓦 读者来信: 我常常发觉我先生盯著别的女人看。当我对他提起时,他却说看看有什么不对的?他又没想要做什么。我的担心有道理吗,还是我过于敏感了? 大卫:还记得我和娜琳新婚燕尔、正如胶似漆的时候,我却无比惊讶地发觉,自己竟依然能被别的女人吸引。在新婚后的第一年□,每当我发现自己去注意别的女人时,既觉得迷惑不解,又有很重的罪恶感。我的妻子又美丽又贤慧,我们的性生活又无可挑剔,记得我当时的感觉是:我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娜琳:作太太的需要记住,我们和自己的先生在大... >Read More



給愛多點甜蜜 Sweet Love

在談戀愛時,我們往往會被與我們性格相反的人所吸引,這可能和「同極相斥異極相吸」的物理定律有關。例如:活潑外向的會喜歡冷靜思考的人,動作敏捷 的會欣賞慢條斯理型的,還有最讓我不解的,是精打細算的人,最後往往會配上花錢大方的人。這似乎是上帝的美意,讓我們在婚姻中能彼此互補,透過夫妻間的差...... >Read More



平淡婚姻生活有救吗 ? Communicate

By 译者:小瓦 问:我和先生结婚十二年了,他开始对我和孩子变得很冷淡,在家寡言少语,也没有感情流露。我们之间几乎没有交流,我觉得我对他付出了所有时间,他虽接受了但并不回报。再没有什么浪漫可言,夫妻生活对我来说只是另一种家务事罢了。我觉得我们这样下去会分手的,我也知道我们需要婚姻辅导,但我认为已经没有用了。虽然他并没有婚外情,可是现在我整天闷闷不乐,觉得又孤独又沮丧。 答:不论什麽时候,婚姻辅导总是有帮助的。有时候,当一对夫妻来找我接受辅导时,我能很快就发现问题在哪里,... >Read More



与丈夫之间已没有爱 No Love

By 作者: 安琪姐 问:我觉得与丈夫之间已没有爱,同时在教养孩子上理念不同,为这样的婚姻你很烦恼,想寻求你的帮助。 答:你在来信中提到「你与丈夫之间已没有爱,同时在教养孩子上理念不同,为这样的婚姻你很烦恼,想寻求帮助。」我可以感受到你内心的不满和无奈。我看出你对与丈夫相处,有极大的无力感。我很关心你,希望能为你舒解一下心情,鼓励你用不同的角度看事情。忧虑不能成就事情,焦急也是阻挡我们信靠主的绊脚石,以下有些建议,对你会有帮助。我期待很快听到你的情况得到改善,享受与丈夫... >Read More



建立伴侣的自信心 Men Self-esteem

还记得十二岁那年,我正在一场孩童冰上曲棍球中奋战,我方被打的溃不成军。我的父亲,同时也是教练,在中场休息时冲入球员休息室向著队友大声咆哮:「小子们听好,你们只要将球传给保罗,然后闪开不要挡他的路!」。 当时我本十分气馁,但不一会顿时明了,我的父亲认为我很行!我不太确定队友们怎么想,但我的父亲已用他自己的方法告诉我他对我的肯定。这样的时刻建立了我想一圆进入国家冰上曲棍球联盟之梦所需的信心。 每一个人都需要啦啦队。做为一个丈夫,我的最大职责之一,也是最大的荣幸,便是鼓励与支...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