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

Header Image

和丈夫共同面對失業 Jobloss Husband

週一早晨我正在一個客戶的辦公室工作,這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羅麗,你可以回家看看我嗎?我剛剛被炒了魷魚。”我趕緊收拾好東西,坐進汽車開回家去,我的心噗通噗通的跳個不停,心神不寧,接著眼淚掉了下來,我開始向神禱告。 上個週日的下午戴爾和我還剛剛的談起了他的工作。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他的公司經歷了重大的領導階層變動,結果造成他的失業變大和困惑不解,這進一步影響到他 不能很好的完成他的工作。很多次戴爾勞累了一整天回家後,神經緊張造成的頭痛還在困擾他,更不用說他感到的極度的疲勞。他對我說他不清楚神試圖在告訴他是 尋找另一個工作呢,還是讓他在現在的崗位上堅持住。最後我們決定他應該更新他的履歷表,並把它...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管住先生的眼睛 Husband Eyes

By 译者:小瓦 读者来信: 我常常发觉我先生盯著别的女人看。当我对他提起时,他却说看看有什么不对的?他又没想要做什么。我的担心有道理吗,还是我过于敏感了? 大卫:还记得我和娜琳新婚燕尔、正如胶似漆的时候,我却无比惊讶地发觉,自己竟依然能被别的女人吸引。在新婚后的第一年□,每当我发现自己去注意别的女人时,既觉得迷惑不解,又有很重的罪恶感。我的妻子又美丽又贤慧,我们的性生活又无可挑剔,记得我当时的感觉是:我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娜琳:作太太的需要记住,我们和自己的先生在大... >Read More



丈夫酒后施暴 Abusive Husband

作者: 琳奈特.霍伊 问:怎麽说呢?我先生酒喝多了就开始发火,辱罵我,有时还会打我。他去年一年都是这样,而且这几个月来愈演愈烈,几乎每周都发生!我曾经试著跟他谈过,他一直说他会改但始终没改,什麽时候才是尽头呢? 我现在有点想离开他,但是每次他都说得很好,让我觉得应该再给这段婚姻一个机会。我们刚结婚两年,还没有孩子,但我从没想过要离婚。我今年已经二十九岁了,真心想要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如果一切还要从头再开始,再开始另一段新的婚姻实在太难了,而且我也不相信我还有力气去处... >Read More



男人最需要什麽?Men’s Need

你想要知道「男人最需要什麽」嗎?如果你用谷歌搜索引擎查一下,会超过有193,000,000 results,吓人吧!也就是说,你会看到五花八门丶琳琅满目丶来自各路英雄好汉给予的真知灼见;但是总归一个结论,大部分的答案都是围绕着「男人最需要女人」打轉,一个男人的「需要清单」很可能包括: 1....... >Read More



建立伴侣的自信心 Men Self-esteem

还记得十二岁那年,我正在一场孩童冰上曲棍球中奋战,我方被打的溃不成军。我的父亲,同时也是教练,在中场休息时冲入球员休息室向著队友大声咆哮:「小子们听好,你们只要将球传给保罗,然后闪开不要挡他的路!」。 当时我本十分气馁,但不一会顿时明了,我的父亲认为我很行!我不太确定队友们怎么想,但我的父亲已用他自己的方法告诉我他对我的肯定。这样的时刻建立了我想一圆进入国家冰上曲棍球联盟之梦所需的信心。 每一个人都需要啦啦队。做为一个丈夫,我的最大职责之一,也是最大的荣幸,便是鼓励与支... >Read More



别急著说再见 Enjoying Marriage

婚姻好像金丝鸟笼? 英国有一句古话说:「结婚好像金丝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所以结婚而离婚,离婚又结婚,没有了局。」可能有人也听过其它类似的话,说﹕「婚姻好像一个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这是对婚姻一个写实的观察,不过,观察到的只是外表。 对...... >Read More



挽救婚姻 Save Marriage

By 译者:小瓦 问:我和先生结婚十二年了,他开始对我和孩子变得很冷淡,在家寡言少语,也没有感情流露。我们之间几乎没有交流,我觉得我对他付出了所有时间,他虽接受了但并不回报。再没有什么浪漫可言,夫妻生活对我来说只是另一种家务事罢了。我觉得我们这样下去会分手的,我也知道我们需要婚姻辅导,但我认为已经没有用了。虽然他并没有婚外情,可是现在我整天闷闷不乐,觉得又孤独又沮丧。 答:不论什麽时候,婚姻辅导总是有帮助的。有时候,当一对夫妻来找我接受辅导时,我能很快就发现问题在哪里,... >Read More



他迷上网路的女人 Addicted Chatting

By 译者:文山 问:一年前,我丈夫开始在网站上和女人聊天。他把空闲时间全花在与那些女人们闲聊上。。对此,我变得很嫉妒也觉得受到伤害。我们总是为此起争执。他辩称那些妇女在他的心目中根本算不上什么,但他又不愿停止交往。他好像与一位妇人特别亲近,他们每天都要聊天。丈夫好像对她特别神秘,不让我看她写给他的内容。当我告诉他,如此有多让我受伤时,丈夫非常生气。多年来我们互相敞开,携手扶持、克服难关。现在我变得很沮丧,觉得自己对他已不重要了。我们曾讨论过离婚。他告诉我他最恨嫉妒,我...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