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

Header Image

以罪恶感辖制他 Guilt

By 作者:柯丽文; 译者:小瓦 把罪恶感当作武器来对付你所爱的人,实在是一种危险的策略;虽然在短时间内可能让你心想事成,但却绝对会有损于你们的关系,也会荡然扫去爱人之间的亲密。扪心自问,你是否曾经心怀不满地冲著他说过:“你要是爱我,就会照著做了。”或者曾以一句“你去做吧,别顾及我的想法”收尾,却又别有用心地伴以一声长叹?若是如此,小心!十有八九你是在以罪恶感辖制对方了。 利用罪恶感来对付人,就意味著你对这人的爱是建立在某些条件上,你正逐渐毁掉两人之间的亲密。当你以罪恶感操纵对方时,是在要求他必须照你的心愿办事情,否则你就不再爱他了。也就是说,你置自己于权威的地位上,唯有当对方俯首称臣了...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养儿方知父母心 Parents Heart

By  強心真 小时觉得「 打在儿身, 痛在娘(父,老师…)心」, 真是十足的风凉话; 我都已经痛了半死, 你们还「好施囗惠」, 去美化「暴行」。 而我爸妈又深信「不打不成器」, 还拜托老师提高标准,... >Read More



卸下面具的真爱 Be Loved

译者:张玉欣 每个人都渴望以真实的一面被爱,可以自由地卸下偽装的面具,褪去刻意製造的形象,摆脱猫抓老鼠的斗智。但我们如何做得到呢?Jim Sniechowski 与 Judith Sherven这两位深受推崇的美国心理学家,也是两性关係互动的先趋与权威,在他们的新书《Be Loved For...... >Read More



真爱何处寻?Looking for True Love

By 许静如 我因先生外遇而离婚 我是一个在人生道路中跌跌撞撞,渺渺茫茫的,不知人生意义为何的迷途羊,为找寻真理与真爱呼救,进而听见神回应的声音,最终被神召回羊圈。 我在2000年因为先生外遇而离婚,他与女友拿走我的事业与儿子监护权,他用不给他就不离婚的方法,让我痛苦多年。直到我面对现实,发现守住事业、钱财与儿子,却要失去我的心与灵,并且带给我儿子不是正面的教育,反而是负面的时候,而做下人生最痛苦的决定。一时失去了丈夫、儿子与事业,人生顿时跌入谷底,也失去对生活的热忱,... >Read More



问世间「爱」为何物 What Is Love?

是「情」还是「爱」? 中国人是个比较保守含蓄的民族,不太用「爱」这个字,比如说,我知道我的父母很爱我,但从小到大,我从未听过他们对我说「孩子,我爱你」,中国人喜欢以「情」字代替「爱」字,因为「爱」字说不出口,比如:「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生死相许」,元朝大书法家赵孟俯的妻子管道升,写一首诗「你浓我浓」以表达对她丈夫的爱情时,写道:「你浓我浓,忒煞情多,情多处深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俩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 >Read More



「牵手」一世情 Hand in Hand

By 蔡佩芬 大思想家罗素跟他美丽的老婆爱丽有情人终成眷属。有一天,罗素在乡间的小路上骑脚踏车,突然发觉已经不再爱她。于是,在某一天当他读书读到一半,站起身,出门,就再也没有回头。 大文豪托尔斯泰与贤慧的夫人结合,也是段脍炙人口的情史,可是,他却在一个风雪天里逃离他的家,最后死在火车站的站长室里。 罗素与托尔斯泰都曾深爱他们的妻子,但是随著岁月的流逝,漂亮的不再漂亮了,贤慧的不再贤慧,当初山盟海誓的感情也变了质,所以他们都选择离开当初深爱的妻子,即使冻死在外面,也不愿回... >Read More



你要往那里去?-有谁知道?Where to Go?

十字架上的奥秘常常令我不由自主地深深感到震撼,也使我谦卑下来,它更使我安心,因为所有过去我曾经对人生的挣扎困惑、对未来的忧虑恐惧,完全得到解答。它使我像个孩子一样,单纯的仰望、完全交托顺服在天父的手中。 十字架曾经是罗马时代对罪犯的最大酷刑,在中国历史上这叫做「凌迟」――让人慢慢在痛苦中死去。这是个羞辱和痛苦的极致,是给罪大恶极的人犯使用的。但是二千多年以来许多基督徒把十字架挂在身上,当做得救的标志,因为基督已经用□的宝血把这个羞辱的记号变成了荣耀和希望的象征。 这怎么... >Read More



寻求真爱Need For Intimacy

[vimeo 84722196 w=640 h=360] 尼克一直寻求爱,但始终都在錯誤的地方寻求。他在一个缺乏爱的家庭长大,尼克开始在人际关系中寻找爱。他以为结了婚可以填补爱的空虚,但是那种需求及内心深处对爱和亲密关系的渴慕并没有得到满足 。 亲爱的朋友,你在寻找人生的意义吗?其实......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