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受害到胜利 Victory

Written by Kevin Miller



Share/Bookmark

人物传记:莎朗‧阿斯特,茶与安慰的创办人

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圣经,莎朗‧阿斯特跪在自己床边请求神允许她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并不是第一次她的命运将被决定于枪口之下。在成长过程中,她酗酒的父亲就常拿着枪指着她或弟弟们要决定他们是不是死了会好些。那个下午唯一的不同是扣着扳机的手指头是莎朗的,不是父亲的。

事情怎会变成这样?
是什么原因让有四个孩子的母亲下结论,认为生命毫无希望不如将之结束还来得好些呢?简单回顾一下莎朗的过去,你可能就会说她一辈子的生命都在带她走上这一步,说服她必须扣下扳机。真正的问题为到底是什么样的奇迹让她能苟延残喘至今?

愤怒的孩子
若你说莎朗成长于一个功能不健全的家庭,可能会替你赢得「本年度最轻描淡写佳句」。自称是个「愤怒的孩子」,莎朗和两个弟弟由心理不平 衡还嗑药的母亲跟暴力且酗酒的父亲带大。除了不时举枪对着孩子们,莎朗的父亲还常揍他们。莎朗常因要保护弟弟们而被揍受处罚。「他每天都把我打得趴在水泥 地上,」她说。她的母亲也好不到哪里去。当莎朗和弟弟们还小的时候,她在吃饭时会用皮带把他们都绑在椅子上,如果掉任何饭粒就要挨打。她也会把莎朗锁在木 头衣柜里好几天,让她跟老鼠、蜘蛛分享小小的空间。而当莎朗六岁时,她母亲还逼她去抱邻居一具死了的婴尸亲吻,就因为她发现当莎朗听见那婴儿死了的时候没 哭。

虽然还只是个孩子,莎朗明白她得想办法停止这种虐待。首先,她向当地教会求救。但那儿没人理会。莎朗的家庭太穷太乱了。所以她就去找警察。以为接近 一个身上带着徽章的人会让她安全些。但事实并非如此。相反地,不但不帮她,警察局里的一名警员甚至侵害她。「我在六岁时就停止哭泣了,而我到九、十岁时也 不再说话了,」莎朗说道。

几年后,莎朗的母亲找到了份薪水不错的工作,让家里有能力搬到凤凰城较好的区域。但殴打并未停止。莎朗试着在学校里找出路。她甚至在那段时间里遇见了未来的丈夫,艾德‧「略」‧阿斯特。但由于家里如此纷乱,她就是没办法专心向学。所以到最后还是辍学了。

除了虐待行为外,莎朗的父亲还算有良心。当莎朗辍学时,他决定得做些什么来「保护她」,尤其要她不受到他的伤害。于是他改了她的出生证明让她看来比实际上大一些,然后把她送去海军陆战队。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莎朗过得比在家里要安全点,但那时她却变成了个愤怒、心怀怨恨的年轻女子。她并没真正地在海军陆战队里发泄出她的愤怒。她太害怕了。

当她第一次服务期满时,被召回参加后备军官学校。

了解到军队将抢走自己心爱的人,略要求莎朗取消计划嫁给他。

重新开始却变成死路一条
当莎朗看似终于走上人生新旅途时,她对婚姻的期待很快地就变成一场恶梦。「我们才刚结婚,但就像有人啵一声地打开瓶塞,」莎朗说道。「我突然发现略会酗酒,即使以前交往时我从没见过他这一面。」

明白自己走进了从前想全力挣脱的同一套剧本里——加上肚子里的孩子即将诞生于相同情况下——莎朗生气了,谁也不顾。「我们家变成没人要造访的地方,就像我小时候一样,」莎朗说道。「就连略的朋友都不想来。」

虽然大多数人都怕莎朗,但就是有这么一个人坚持认为这个愤怒、暴力的女人值得拯救:略的父亲,艾德‧阿斯特。

这一切都要从莎朗的弟弟汤米企图自杀说起。其实那不过是他无数次尝试的其中之一,只是这一次他不只射杀自己,还同时射杀了麋鹿俱乐部里的好几个人。 莎朗没办法完成送汤米去动手术的任务,于是打电话向艾德求救。这对她来说困难之至,因为她一直保密不让任何人知道她生命里的这个部分。借着让艾德进入这部 分,她使自己再次暴露出来变得易受伤害。但她别无选择。

无法帮助我亲爱的小弟
在那次危机里,艾德试图接近莎朗,想跟她建立起一种关系。但艾德看见了莎朗不想让人看见的东西,而莎朗痛恨如此。「那是当我发现自己无法保护汤米的时候,虽然我花了一辈子想要这么做。我无法承受这伤心,艾德看见了。」

有一天夜里艾德试图跟莎朗说话,她却开始对他吼。艾德一句都不听。「他对我吼回来,这让我住了口,」莎朗说。「没人敢这样对我。他说,『妳真像头年 轻的野兽,在自己周遭盖了道围墙,在我看来没人能穿得过去。但我要穿过去。事实上,我要用未来五年的生命专心跟妳接触。』而他真地照做了。我为此痛恨 他。」

水坝崩溃了
在连续五年拒绝艾德的帮助之后——给孩子们的马戏团门票、提供保姆服务或在财务上帮忙莎朗跟略——略带了个坏消息回家:年纪不过四十九 岁,艾德却死于心脏病发。剎时,莎朗听见了像动物似的吼叫,那是她从没听过的叫声。稍后,她才明白声音是从自己的嘴巴发出。然而那个时候,她只是溜回去躲 在轻蔑的面具后头,拒绝承认自己周遭所发生的事情。尽管她尽最大力量抵抗艾德要拯救她的企图,他还是触动她了。但莎朗并不愿意承认。

安排丧礼时,他们要莎朗负责在丧礼会场接待客人。「我说『没问题』。因为我讨厌那家伙,这没什么大不了。」但在回家途中,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莎朗觉得自己想要哭出来。当她从丘陵上走下来时,这感觉愈来愈强烈。这让莎朗很生气,所以她奋力把持住自己。

在接到丧礼主持人的指示后,莎朗单独被留在艾德的尸体旁边。然过了几刻钟后,她发现自己尚未接近棺木。而当她终于强迫自己转身去看时,她昏倒了。

那是一个神!
当莎朗醒过来时,自己还是单独一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剎那间明白了那是一个神,那是爱——就躺在棺材里。她老早就放弃祷告。但艾德恒久的爱的典范感动了她的心,这了悟可非同小可。

她跑到房间另一头要把艾德的尸体从棺木里拉起来。「就是有个念头告诉我他不能待在那儿,」莎朗说。「那表示出我对爱有多么地渴望。」但是,才不过两百磅,艾德的身躯却如此沉重,她因用尽力气又再度昏厥。

当莎朗再度苏醒时,她看见房间里有本圣经。震惊之下,她在坐到书面前。所有的防御都不见了。然后,二十年来的第一次,她开始哭泣。「持续了六个月之 久,」莎朗说。「在我大半的生命里,我没办法哭。然后突然之间我却停不了。」莎朗去看医生,但他们告诉她她没事。她只是悲伤。这让莎朗还有其它人觉得很奇 怪,因为她跟艾德并没血缘。且从任何角度看来,她认识这人有多久就痛恨这人有多久。

莎朗在身体上可能没事,但她再也没办法当个正常的妻子和母亲了。她发现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结束自己的生命。因此有了在床边的这个决定命运的时刻。

收音机里的奇迹
在把家里收拾妥当也把孩子送去邻居家之后,莎朗拿出一把枪,上了膛,走进她的卧室。她对基督教的了解足以让她知道神不会为她这个决定感 到高兴,莎朗找出从前在海军陆战队时别人送给她的一本圣经。她打开收音机,好让孩子别听到枪声。然后她跪下来,打开圣经开始读。她也开始跟神说话。「我 说,『祢知道我有多累,觉得有多老。』我请求祂准许我回家。」

正当莎朗进行这段对话时,她的心突然注意到刚才在厨房打开的收音机。有人在布道。当她仔细听时,她听见他在邀请听众将生命交给基督。就在那个时刻 里,莎朗在心里听见神的声音。「我所听到的是,『我已派遣我的儿子,而祂将远比艾德‧阿斯特还更爱妳。祂会告诉妳如何正确地活出自己的生命。」「我告诉神 我完全不认识祂的儿子,但神不断地来告诉我,『把妳的生命交给我儿子』。」

这争论持续了一阵子,最后莎朗把枪放下,躺在地上,哽咽哭泣,把她的生命交给了神。「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莎朗说道。「我只知道我在这辈子里第一次回『家』了。」

三年的痊愈时间
当莎朗站起来时,她在这六个月以来第一次感到平静。但那并非唯一的不同。从那一刻起,她再也离不开圣经了。她仔细地读了三年。对耶稣是 如此爱她以致为她而死感到惊讶不已。最后,她把在圣经上所读到的道理,和她认为在教会时所学到的教导相连结。但当她与一位当地牧师接触告诉他耶稣对她的意 义时,他告诉她,「在我们这教会里不这样说。」勇敢地,莎朗继续以自己的方式供奉神与圣经。

不出意料,要不了多久略就注意到莎朗有些改变。再也不老是跟他吵了,相反地她就只是准备好餐点、照顾好家里跟孩子,然后回头读圣经。这对略来说太神 秘了,因为在此之前他跟莎朗的关系很暴力。他总是待在赌场,喝酒赌博。莎朗常得去追他好拿回薪水支票给孩子们买牛奶。他们老是吵架。

因为感觉她的新信仰将抢走她,略也企图要「找个宗教」。他去上教会的坚信礼课程。他甚至受了洗。但无论在莎朗生命里发生了什么事,在他身上却没发 生。他还是老样子。正当略想放弃时,他的牧师给了他一张票去看为一般人所设的福音传道院。略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去找到莎朗所找到的东西。而谢天谢 地,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利用她的过去帮助他人
当她感到自己已经完全痊愈,莎朗开始帮助其它处于危机里的女性。她明白她们当下的经历,她能够触碰到她们的内心。这教牧成长迅速,直到莎朗帮助了许许多多的女性。但后来灾难又再度降临。

有一天当莎朗正在祷告时,感到身体不舒服。她走进浴室,开始狂吐,直到所有身体里的电解质都流失了。而当她从浴室走出来时,就发生了脑溢血,然后跌倒在地板上,摔断了脖子的前三节脊椎。

而庆幸地,医生们说莎朗会复原。但得在医院住上好几个星期,头上要吊钢圈好固定脖子。因为无法自理,莎朗被迫得依赖几位隶属于其教牧的女士。虽然莎 朗不介意进入他人的私人生活,她自己的情绪却在范围之外。不幸地,当莎朗坐立不安地拒绝她们的帮助时,这些女士却强行进到她的生活。她吶喊尖叫,但最后终 于失去力气而投降。而就在那个时刻,她觉得神在跟她说话。「莎朗,这些女士代表我。如果妳要当我要妳当的人,妳必须让她们亲近妳。」而千真万确地,莎朗在 接受之前足足跟神为此争执了一年之久。「我以为我们说好了:我奉献我的时间跟金钱。相对地,神就不会让我去接近他人。但我了解到根本没这协议。我只是在自 欺欺人。」

茶与安慰
今天,莎朗完全康复并继续着她的教牧,名为茶与安慰。更甚者,她有十二位女士或「安慰者」整天围绕着她。大家一起安抚受伤害的妇女,以 一种营养补给的方式,给她们领导、看顾自杀的征兆、带她们找到耶稣。茶与安慰存在这十五年来,她们服务了一千五百位妇女,其中许多人都从过往的伤痛中痊愈 了。

虽然莎朗不希望自己的过去在别人身上发生,她很庆幸自己没有白白受罪。「神并非故意要我们受苦好在将来能用得上,」莎朗说。「但不论我们有过什么遭遇,祂的确期望我们能因自己的经验使别人受惠。」

你曾被拒绝或虐待吗?你想要耶稣帮助你恢复身份?如果你还不认识耶稣,我们鼓励你做下列祷告:

主耶稣,我想要亲自认识祢。谢谢祢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我打开我生命的门接受祢做我的救世主。谢谢祢赦免我的罪并赐于我永恒的生命。主导我的生命,让我变成祢想要我变成的人。阿门。

你从心底发出愿望希望做这个祷告吗?

如果是的话,现在就祷告,而根据祂的承诺,耶稣基督将进入你的生命。

Email Print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