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

Header Image

当忧郁来袭Depression

by 陈正华 一阵大雨刚过,清晨寂静的街道、散发着早秋清香的水气。 我在人行道上散着步,见前面十字路口停下的一辆白色小轿车内,一对像是中国人的男女,正满面含笑地举手向我招呼。 定睛一看,原来是病卧在家好久的安玲、和她再婚不到一年的夫婿。 见我雀跃奔来,安玲也快乐地摇下车窗,我们三人兴奋地寒喧握手、又说又笑,直到红灯变绿,我们才依依分手。 「过来玩儿啊!」车子过了马路,安玲还不断回头叮咛,脸上绽放出那久违了的甜蜜笑容。 认识安玲,大约是七、八年前吧。在她家小坐的那天晚上,前夫谈笑风生,而她只是安详温柔地坐着,未说一句话。 不知怎的,我对她有个深刻印象。 就这么才一面之缘,我们举家就迁去了加...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离婚后的日子 Life after Divorce

离婚带给每个家庭成员惨重的损失。如果你现在正经历这个危机,我很能明白你的感受,因为在十二岁那年,我父母离婚了,这个惨痛的经验使得我们全家从此不能过正常的家庭生活。 在我当辅导的生涯中,经常有离婚人士提出同样的问题。离婚之后很多人会在心中营造失落感,思想混淆,感到被出卖。不但如此,他们常会问,「我现在该如何是好?」你也知道离婚并不能解决问题,但也许并非是你愿意选择的条路,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想个办法面对这个困境才是聪明的你该作的。 「我不喜欢那老是困扰我的痛苦感受。」 ... >Read More



饶恕 Forgiveness

作者:琳奈特・霍伊; 译者:吴怡静 问:我实在很希望自己能够饶恕,但是就是做不到。我知道如果我能饶恕那伤害我的人,我就能从那伤害获得释放。但我是否要对待那曾伤害我的人,好像我对待我的好朋友一般,才叫做完全的饶恕呢?(我是假设我还能与伤害我的人保持交往而言。)那么完全的宽恕是否就意味著犯错的人完全不需承担后果呢? 答:在Kandall的著作《完全饶恕Total Forgiveness》中,作者提到我们应该如何看待那些让我们身心灵受伤害的人。宽恕并不意味著不需要对后果负责。... >Read More



从车祸开始 An Accident

By 克里塔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客货车正在转弯时,我来不及警告丈夫小心,车就失去控制翻到沟里去,四轮朝天。我们没有受伤,真是难以置信。 残破的车厢内有我的乐器装备,那是我巡回演出时用的。那天晚上,在那寒冷黑暗的沟渠里,我知道神给了我第二次机会。 直到那时,我的生活真是一团糟。我在加拿大落基山下长大,在五个孩子中排行第四,小时通常在欺骗中过生活。还未上学之前,大哥对我有过性侵犯。再加上精神不稳定,常常酗酒的父亲,我自小便学会了怎样遮掩羞辱和罪过。 只不过十一岁,我的悲惨生... >Read More



献给不能作母亲的人 Comfort Moms

周末的早晨,适逢母亲节,我在教会后面接待一群姐妹。第一位握紧我的手,眼中闪著泪光,她告诉我,对她而言,这天的滋味并不好受的,因为她从没有机会怀胎受孕、成为人母。 另一位前来拥抱我的,谢谢我为那些因这天而心怀忧伤的人祷告。她的孩子都已成年,但从不打电话给她,她为此深以为苦。另一位姐妹母亲已辞世,她十分悼念亡母;还有一位为思念死去的孩子而哀恸。 其中的一位,连人都没出现,之前她就告诉我不准备来了。原因是她感觉自己在母亲一职上已彻底失败,糟糕到连自己都无法面对,因此索性避开这... >Read More



走出忧郁迎向欢笑 Overcome Depress

young woman with her head in her hands By 作者: 张蓬洁 大概有几年的时间,意识到自己有种不良习惯–吃得过量。起初并未察觉有什么大问题,但后来在极大的工作压力、情绪伤害及内心冲突、心结交织的同时,情况越来越严重。 九二年出国游学,本以为有一个喘息的机会,应可有所改善。没想到六个月之后,故态复萌、甚至变本加厉,而且感冒久久不愈,身心俱疲。 九三年回国之后,情绪开始滑落,常常伤心落泪、意志消沈,最后变得了无生趣、十分痛苦... >Read More



堕胎之痛 Abortion

By 译者: 钱珊丽 最近当我开车经过一幅广告看板,上面写著:「堕胎改变你的一生!」霎时间这句话袭卷了我整个人,使我在后来的后来的驾驶路段中,不由自主地陷入一片思潮;它深深嵌入我的心坎。 事实上,就在我十八岁的那年,我的生命被一次堕胎经验所改变,拿掉的是我自己的孩子。不需要任何人告诉我,我心中自是明白,我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而今这句话挟著新的体认,就像一场毁灭性的瘟疫一样,深深地困扰著我。 接受医治或坐困愁城 困扰中,我心不得慰藉。这个改变在我身上是随处可见,而且在它之... >Read More



满足的源泉 Satisfaction

By 作者: 甄妮佛, 译者: 佚名 我从小到大一直追求时髦和完美。不管我有什么成就,就是达不到自己的标准。我在田径和垒球上成绩突出,但我讨厌只得第二名。我曾两次被推选为班里的公主,但从来不是女皇。我高中的生活是在充满了日光浴、体育活动和晚会下度过的。我从其中找到了自我价值。毕业后,我得到了垒球的运动奖学金。本来这应该让我多少获得一些满足,但是并没有!我总觉得生活中缺少了点什么,但又不确定那是什么。 上大学前的暑假,我和朋友们一起在亚利桑那州度假。我自己孤身一人待在旅馆...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