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的生命

Header Image

我是个领养的孩子 Adopted Kid

By 林德.恩斯 我父母领养我的时候我只有三个月。在头一个晚上,我躺在汽车旅馆梳妆台的抽屉里看着我这对新父母,我对他们充满了怀疑和不信任,好像在抱怨他们:“你们想要控制我!”我生下来就在一个充满争吵的环境中,但是令人惊讶的是,我现在和一对满有爱心信心坚定的父母生活在一起,他们使得我有机会认识我的造物主. 谢谢我的新父母,我知道了人死后会永远呆在一个地方—天堂或是地狱。决定哪个地方更好是再简单不过了。当我知道接受耶稣基督是上天堂唯一的途径的时候,我和我的父亲一起跪着祷告,请耶稣基督原谅我所有的罪,并且给我永恒的生命. 人生目标 我一直自以为是,直到一个问题开始困扰我:人生的目标是什么?我们...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十五岁时被强奸了 Was Raped at 15

By 作者﹕安曼露; 譯者﹕高素文 破碎的家庭、坎坷的童年 我可以清楚地告訴你,在一個會打母親的酒鬼父親家庭中長大是怎麼樣的情況;或者我也可以告訴你,父母離婚後,我因隨父親生活,再也見不到哥哥姐姐,那是一種怎麼樣的生活。我甚至可以告訴你,在十五歲時被強姦的具體情節,在被虐待陰影下,跟男友生活四年的所有情形。我也可以與你分享:身為人母,帶了一個三個月的小孩卻不幸夭折的那種痛。但我更想告訴你的是,使我更為剛強的那種人生經歷;我極樂意告訴你,我已蛻變為一個怎麼樣的人。 成長的... >Read More



从车祸开始 An Accident

By 克里塔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客货车正在转弯时,我来不及警告丈夫小心,车就失去控制翻到沟里去,四轮朝天。我们没有受伤,真是难以置信。 残破的车厢内有我的乐器装备,那是我巡回演出时用的。那天晚上,在那寒冷黑暗的沟渠里,我知道神给了我第二次机会。 直到那时,我的生活真是一团糟。我在加拿大落基山下长大,在五个孩子中排行第四,小时通常在欺骗中过生活。还未上学之前,大哥对我有过性侵犯。再加上精神不稳定,常常酗酒的父亲,我自小便学会了怎样遮掩羞辱和罪过。 只不过十一岁,我的悲惨生... >Read More



自闭儿母亲的心聲 Autism Kid’s Mom

By 作者: 瑾心 康儿是我第一个且唯一的儿子,如同天下父母心,从他出生的第一天起,我将所有的祝福,藉著祷告,用爱包裹在他的身上。 背叛 都两岁的他,还不会说话,不仅听不懂父母的话;唤著他的名也不应,饿了也不哭,伤了也不叫,醒了也不起,常常遥望天际的一端,似乎是从另一星球来的小王子,遗落在人间,无法也无从适应这地球的文化。 □ 他很容易受到惊吓,跌倒时手不碰地,走路时脚根不著地,常常□著耳逃避不知名的音波;他不会拍手,也不会点头和摇头,对玩伴没有一点儿兴趣,更不懂如何... >Read More



走过死荫的幽谷Dead Valley Journey

By 胡李艾蒲 我自幼生长在富裕的家庭,纵使早年丧父,却也能在母亲的谆谆善导下,依然快乐地成长。从童年、中学、大学,以至于结婚、生子,这一串的路径走来,可说是平步青云;在世俗人眼底,我是幸福的宠儿,因全世界的美满尽挂在脸庞。外子为人忠诚,勤劳敬业,事业上受各界的肯定。他济弱扶倾,广行善事从不落人后,亦成为台湾狮子会的领袖之一。1976年,为了三个子女的教育问题,我们开始了移民计划。 横祸当前 加州的橙县是我们在美国的第一个落脚处。由于人生地不熟,三个孩子与我就寄居在好友... >Read More



我只想要快乐 Crave for Happiness

By 凯文□米勒 传记人物:辛迪□汤普金,以婚姻为优先 ~~~~~~~~~~~~~~~~~~ 辛迪□汤普金常听见今日年轻女性如此呼求。她自己也再明白不过,因为那正是二十年多前她诉请与丈夫约翰□汤普金离婚时的感觉。 今天,约翰是新闻媒体公司的总裁与执行长,公司提供了周刊与日报,其新闻服务遍及全美各个小区。当时,他是个年仅二十一岁的企业家,正进入一个由年长他一倍男性所主导的商业世界。要成功的压力极为巨大,而且,就像许多企业家一样,约翰投入大量的时间好让印刷机继续滚动在赔钱的... >Read More



从受害到胜利 Victory

人物传记:莎朗‧阿斯特,茶与安慰的创办人 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圣经,莎朗‧阿斯特跪在自己床边请求神允许她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并不是第一次她的命运将被决定于枪口之下。在成长过程中,她酗酒的父亲就常拿着枪指着她或弟弟们要决定他们是不是死了会好些。那个下午唯一的不同是扣着扳机的手指头是莎朗的,不是父亲的。 事情怎会变成这样? 是什么原因让有四个孩子的母亲下结论,认为生命毫无希望不如将之结束还来得好些呢?简单回顾一下莎朗的过去,你可能就会说她一辈子的生命都在带她走上这一步,说服她必... >Read More



走出忧郁迎向欢笑 Overcome Depress

By 作者: 张蓬洁 大概有几年的时间,意识到自己有种不良习惯–吃得过量。起初并未察觉有什么大问题,但后来在极大的工作压力、情绪伤害及内心冲突、心结交织的同时,情况越来越严重。 九二年出国游学,本以为有一个喘息的机会,应可有所改善。没想到六个月之后,故态复萌、甚至变本加厉,而且感冒久久不愈,身心俱疲。 九三年回国之后,情绪开始滑落,常常伤心落泪、意志消沈,最后变得了无生趣、十分痛苦绝望。 自己曾经为减重问题研究过营养学,也开始翻阅有关精神医学、心理学等书籍...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小溪 said: 缺乏安全感,价值感是环境和性格造成的,是很难改变的,但却影响很深刻,一直都是为别人活着,若不是在神里面有些归属感,...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