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的生命

Header Image

走出忧郁迎向欢笑 Overcome Depress

By 作者: 张蓬洁 大概有几年的时间,意识到自己有种不良习惯–吃得过量。起初并未察觉有什么大问题,但后来在极大的工作压力、情绪伤害及内心冲突、心结交织的同时,情况越来越严重。 九二年出国游学,本以为有一个喘息的机会,应可有所改善。没想到六个月之后,故态复萌、甚至变本加厉,而且感冒久久不愈,身心俱疲。 九三年回国之后,情绪开始滑落,常常伤心落泪、意志消沈,最后变得了无生趣、十分痛苦绝望。 自己曾经为减重问题研究过营养学,也开始翻阅有关精神医学、心理学等书籍,才知道自己患了忧郁症。 忧郁症可能有的行为失常□包括一、厌食。二、暴食。厌食症乃指无进食欲望,最后甚至根本吃不下。而暴...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真爱何处寻?Looking for True Love

By 许静如 我因先生外遇而离婚 我是一个在人生道路中跌跌撞撞,渺渺茫茫的,不知人生意义为何的迷途羊,为找寻真理与真爱呼救,进而听见神回应的声音,最终被神召回羊圈。 我在2000年因为先生外遇而离婚,他与女友拿走我的事业与儿子监护权,他用不给他就不离婚的方法,让我痛苦多年。直到我面对现实,发现守住事业、钱财与儿子,却要失去我的心与灵,并且带给我儿子不是正面的教育,反而是负面的时候,而做下人生最痛苦的决定。一时失去了丈夫、儿子与事业,人生顿时跌入谷底,也失去对生活的热忱,... >Read More



攸关生死的决定An Important Decision

By 凯文米勒 传记:凯立.布莱德雷,乐梭提克零售公司首席营运长(包括眼镜艺术、太阳眼镜小屋、珍珠视力、保险拴等。) 如果你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经过自己的大学校园看到一个年轻学生从公园长凳上站起来望向着远方而去,你怎么也猜不到他脑子里正萦绕着自杀这个念头。想女孩子,或许。或可能是考试和自己的未来。但结束自己的生命?不可能吧。但是,如果你所看到的年轻人是凯立□布莱德雷而且那一年是一九七六,你就会猜错。 山穷水尽 作为奥伯恩大学的新鲜人,凯立几乎山穷水尽了。几个月来,他被淹... >Read More



怀念王永信牧师 A Spiritual Giant

最近几天“2018年1月4日9时许,王永信牧师安息主怀,荣归天家,在世享年93岁“的消息传遍了华人的大街小巷,各种媒体也都铺天盖地的报导,各个宣教机构和普世华人教会都发出最深的缅怀。 近距离的王牧师 第一次近距离看到王牧师是在2009年初,他在大使命中心召开第一届网络宣教论坛的筹备会议。84岁高龄的王永信牧师,在8月亲自主导召开了第一届网络宣教论坛,推动新媒体时代的福音运动,地点就在我们服事的基督一家。王老牧师愿意为了传福音,他学习使用新媒体丶网络新技术不遗余力。这样一... >Read More



是谁选择了我? Chosen?

By 作者:曾加玲 前几天偶然翻到自己十几年前在上海交通大学的毕业纪念册,在给同学的临别赠言里我写到:「我不能选择那最好的,是那最好的选择我」。是甚么力量促使当时才21岁的我竟坚信会有那最好的来选择我呢? 那时我还不认识 神 我生长在无神论的中国,可冥冥之中总觉得天地间有 神,我虽看不到,听不到,心却可以感觉得到,也总觉得人和 神可以沟通,常在人生抉择的关键时刻本能地呼求 神,请求 神在我的努力之外予以帮助。记忆中每一次的呼求似乎都得到了回应,所以内心深处对 神有一种非... >Read More



无怨无悔 No Regret

By 彭菲 年轻时,活在孤芳自赏的艺术家气质里。如今爱的责任毫不客气地加在四个儿女的母亲身上。这是成长的苦涩,也是成长的喜悦。这是自然的选择,也是甘心的选择。 做梦的日子 从小,我一直是个爱做梦的孩子。别人玩耍嘻笑,我只要有书、有音乐、有片绿荫,便已足够。家中五个兄姊及妹妹,不能侵扰我的世界。父母一向开明放任,却不知我喜爱活在自己的天地,从不在乎为身旁的人留下任何美好的痕迹。总是在同学的毕业留言中,发现自己的孤独与自赏所带给别人的不安与伤害。偶有一、两好友,也都是自命不... >Read More



爸爸的改变 Different Dad

我看到爸爸的改变 记得小时候,我刚有记忆,妈妈曾经有一段时间,每天背着我,要到居委会去接受批斗,后来长大才知道,是因为妈妈信耶稣。我记得妈妈一直身体不好,有气管炎,背我到那里,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他们就说”只要你对着这张像,躬身下拜,马上就让你回家!”我记得妈妈从没拜过,直到后来我大一点,才知道,信耶稣是不拜偶像的。 爸爸的脾气很坏,我从小没见过他的笑容,他一直都不信 神,记得有一次老毛病又犯了,听妈妈说是小肠患气,一犯病就疼得不能动,以前去过医院,大夫说,,年龄大了... >Read More



爱在新肝 Hepatitis B

一九九六年中,我病危,是乙型肝炎末期。唯一生存的希望就是肝脏移植。那年的三月,我突然吐血,之后进出医院多次。这期间,我有著几许的无奈和惆怅。我未来的人生会是如何呢!终于,凭著对主的信念,七月中,我得到了一个捐赠的肝脏,换了肝。十年来,在医护人员们的精心护理和亲友们的关爱下,加上自我心态上的调整,体能上的休养生息,和主一路走来对我的眷爱,我获得了重生。 手术前后,亲友们给了我莫大的鼓舞,每一刻我都能感受到他们对我的关怀。妻每天都到医院来陪我,由早到晚,任劳任怨。往往,我们...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小溪 said: 缺乏安全感,价值感是环境和性格造成的,是很难改变的,但却影响很深刻,一直都是为别人活着,若不是在神里面有些归属感,...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