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的生命

Header Image

我是个幸运儿 Lucky

我是个无神论者 我和妻子都出生在父母为非基督徒的家庭,我们的家庭生活中也不曾有举行任何宗教活动的传统。我的父母,在我的青少年时代,给予我的言传身教就是要诚实、要好好学习、要能吃苦耐劳。在学校里,我们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认为一切宗教都是无知、愚昧和迷信的结果,是人类懵昧时代的产物;我们应当磨炼意志,追求科学真理,相信人定胜天,未来会是按需分配,人人享有自由和具备高尚道德的理想世界。 我是听话上进的孩子 我小时候的愿望是将来能够象父亲一样上大学,成为有知识的人。我父亲小时候家里极为贫困,后来却成为我们那个村子里几十年来唯一的大学生,这在我心中是无比的骄傲。我有幸学习,成绩不错,在父母眼中也是...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离婚牺牲品 Suffer from Divorce

By 作者:乔瑟琳 译者:毛雅琴 在现今的高离婚率下,我不愿成为另一离婚数据的牺牲品 我丈夫鲁帝是个公车司机,而我则在牙医诊所工作,这在离婚指数上是属于高危险地带。我们有一个严重伤残的儿子,我们在经济上也岌岌可危,我的丈夫一生都在与忧郁症长期抗战,在这种种因素之下,我早已心力耗尽,只想早日脱离这段惨不忍睹的婚姻生活。 故事是从我们的大儿子大卫而开始 我们计划在鲁帝拿到大学学位后,就可以拥有第一个孩子。像所有的父母一样,我们认真祷告祈求一个健康的孩子,我们也果真有了健壮... >Read More



我只想要快乐 Crave for Happiness

By 凯文□米勒 传记人物:辛迪.汤普金,以婚姻为优先 辛迪□汤普金常听见今日年轻女性如此呼求。她自己也再明白不过,因为那正是二十年多前她诉请与丈夫约翰□汤普金离婚时的感觉。 今天,约翰是新闻媒体公司的总裁与执行长,公司提供了周刊与日报,其新闻服务遍及全美各个小区。当时,他是个年仅二十一岁的企业家,正进入一个由年长他一倍男性所主导的商业世界。要成功的压力极为巨大,而且,就像许多企业家一样,约翰投入大量的时间好让印刷机继续滚动在赔钱的报纸上。 那我呢? 当约翰因热腾腾的油... >Read More



角落里的痛悔 Sandi Patty

By 作者:白珊蒂(Sandi Patty),翻译:禾子 我那坐在汽车后排椅上的三个较小的孩子,才安静下来一会儿。2岁的艾伦坐在汽车专用安全椅上,5岁的双胞胎江盛和珍妮坐在艾伦的两侧。他们还不能了解在他们的生活中又发生的一次变化,他们只是深信我能使他们安全并且不出现任何问题。在我旁□的前排座位上坐著我最大的孩子安娜,一个二年级的小学生,一直在愉快地猜测评论著那个早晨她会遇到哪些小朋友。 我用一只手握著方向盘开车,有些紧张地咬著另一只手的指甲,心中在盘算著自己想做且认為有... >Read More



如何开始新生活 A New Life

By 范舒颖 当我回顾自己过去这么些年经历的种种,我发现自己品尝了很多次所谓的新生活的味道,特别是来美国后的这七年。在这七年中,我住过至少十个不同的住所,分布在三个州的七个不同的城市。我读了书,又换过四份工作,每一份工作的内容都不一样。 所以我在想,究竟什么是新生活?新的一天就是新的生活吗?一份新的工作,一个新的朋友,一处新的住所就意味着新的生活吗? 除了新生活如何定义的问题之外,还有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要开始新生活?如果当下的生活真的可以像新年祝福里说得那样... >Read More



新生命新生活 New Life

作者 吴珉 我无法战胜我内心深处的腐败 在我没有认识主耶稣之前,我的生活是浑浑噩噩的。我的内心充满了骄傲,自私和妒嫉。我的性格极不稳定也极不成熟。我的心情完全根据周围环境的改变而改变,一件小事可以使我飘飘欲仙或沮丧到底。我没有一丝的责任感,甚至对我的婚姻和我的孩子。我的生活在外人看来一帆风顺,但我对我的未来和前途却毫无把握。我看起来道貌岸然,但只有我自己和被我伤害到体无完肤的亲人知道我是一个什麽混帐东西。我不止一次的问我什麽我是这个样子。我不止一次的想我要不是我这个样子... >Read More



满足的源泉 Satisfaction

By 作者: 甄妮佛, 译者: 佚名 我从小到大一直追求时髦和完美。不管我有什么成就,就是达不到自己的标准。我在田径和垒球上成绩突出,但我讨厌只得第二名。我曾两次被推选为班里的公主,但从来不是女皇。我高中的生活是在充满了日光浴、体育活动和晚会下度过的。我从其中找到了自我价值。毕业后,我得到了垒球的运动奖学金。本来这应该让我多少获得一些满足,但是并没有!我总觉得生活中缺少了点什么,但又不确定那是什么。 上大学前的暑假,我和朋友们一起在亚利桑那州度假。我自己孤身一人待在旅馆... >Read More



活出爱 Live love

By 梅玫 我出生和成长在大陆, 从小受的是无神论的教育。我努力学习,努力当学霸,努力考上好大学,努力找到好工作。后来跟随先生出国,那就努力考好托福和GMAT,努力申请到美国的好学校,再努力找到好工作,努力服务客户,努力挣钱,努力教育好子女。回望我过去的几十年,我似乎一直崇尚的只有四个字:......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小溪 said: 缺乏安全感,价值感是环境和性格造成的,是很难改变的,但却影响很深刻,一直都是为别人活着,若不是在神里面有些归属感,...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