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

Header Image

如何走出自我伤害 Self Hurt

By 译者高素文 问:我挣扎于饮食不良和自我伤害已有两年了。我每星期去看一次医师接受辅导,但似乎毫无帮助。我走过了一些濒临自杀的阶段,这使得我很害怕,因我意识到,自杀对我来说竟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近来,我脑子又浮现了以往一些性虐待的记忆,我曾遭遇过言语上和某种程度的身体虐待。我正处于人生的尽头,我已经厌倦于这种周而复始….痊愈–复发–痊愈–复发…的折磨了,只是我实在不知道何处是岸。 答:亲爱的朋友, 你需要把你的愤怒导向你能改变的事上。我了解你觉得人生已经绝望了,但我要向你保证,总是有盼望的。我鼓励你回转归向神,寻求□的帮助和引导。你应该确信,自杀即...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 Header Image 最知心的礼物 A Gift 作者:马安琪,译者:文山 圣诞节有种非常神奇的力量,让我们从一些平凡的事物中发现他的美丽。我生长... >more

  • Header Image 人生的转变 Change By 作者:罗姬儿; 译者:吴怡静 我赶到店里买点东西,看到架子上摆设了各式各样的文具用品,骤然想... >more

我几乎失去所有 I Lost Everything

By 珊卓 我不害怕改变。受过教育,个性独立的我,毅然地抛开熟悉的一切,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里追求商业管理的硕士学位,之后又为了我所爱的男人搬到地球的另一端。我有我的梦想:理想的工作、家庭、和冒险的刺激,但这一切我几乎全然丢弃。 在委内瑞拉我拥有想要的一切:一份令我兴奋的工作,我有安定的收入可以养活自己和女儿苏珊娜,我甚至还有一位男友,因此在任何一方面来说我都算是成功的。然而为了一个在哥斯达黎加攻读哈佛大学提供的商业管理硕士学位的机会,我毅然决定不顾一切放手一搏,这个决定... >Read More



我要赚钱! A Money Maker

By 丝蒂芬妮;温蒂马丁 我对父母的记忆大多与父亲及他的酗酒问题相关。因为父亲是个酒精成瘾者,母亲想与他离婚。她给了父亲多次机会,但他总是不能停止酗酒。当离婚成为终结时,父亲不能承受这一切,便将母亲和他自己的性命都夺走了。 对于谋杀,我的意念中曾有许多隐藏的伤害和悬而未解的疑惑。我过去总是对...... >Read More



换跑道,值得吗?Career Change

By 作者:钟清玉 多年的投资和努力,终于小有成就。为什么我却想改变? 许多人在一生中可能经历几次这样的转捩点。会是令人非常恐慌和不知所措的,尤其是对那些事业有所成、前途看好的人而言,想改变的念头,总会遭到自己、亲戚朋友,甚至工作同仁的劝阻。难道这真是不切实际、不值得一顾的梦想吗? 一旦想改变的念头已经产生,压抑或忽略它,只会令自己更不快乐。 有太多因素会促发改变的念头,可能是工作性质或环境的变化,个人生活的转变,周遭人事的启发,或者只是愈来愈了解自己。不管是什么因素,... >Read More



隧道异象 Sign of Peace

By 琼. 卡洛斯 1971年,在北爱尔兰发生的暴乱对我和我的六个孩子来说变得越来越危险了。我们每天在电台里听到很多痛苦遭遇。 一天晚上我被两个枪手袭击,我们的苦难开始了。一个枪手边打我边追问我一些人的下落。尽管我不是基督徒,但是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帮助我...... >Read More



潘金菊的故事Pan Jinju

By 潘金菊 这真是一帧叫人难忘的照片。一个被汽车弹炸到,衣衫尽毁的小女孩,她尖叫地跑出她那正在燃烧的村庄。镜头所见是,张开的一双小手,和惊惶痛苦的表情。 这幅充分表,为合众社记者邬尼克(Nick... >Read More



孩子离家后 Family Dynamics

By 译者 艺默 从高中到大学的转变不单只是影响到孩子,也影响到父母和兄弟姐妹。格兰尼的两个女儿康妮和惠妮都去上大学的时候,她和她的丈夫爱得华博士感觉家变得出奇的安静「我们家几天都听不到电话铃声;买食品的开销减了一半,冰箱裡的食物也坏掉了!」 另一对夫妇菲尔和珍在他们的女儿何莉去上大学以后,也发现他们失去了一个好帮手。「要让每个人及时各就各位真不容易啊!」珍解释说。 何莉离开家去上大学让她的父母很不适应,弟妹们也面临著这种改变。何莉和她的妹妹敏反而因分离变得更亲密。她的... >Read More



转向-新生命新生活 Turning Point

By 吴珉 我无法战胜我内心深处的腐败 在我没有认识主耶稣之前,我的生活是浑浑噩噩的。我的内心充满了骄傲,自私和妒嫉。我的性格极不稳定也极不成熟。我的心情完全根据周围环境的改变而改变,一件小事可以使我飘飘欲仙或沮丧到底。我没有一丝的责任感,甚至对我的婚姻和我的孩子。我的生活在外人看来一帆风顺,但我对我的未来和前途却毫无把握。我看起来道貌岸然,但只有我自己和被我伤害到体无完肤的亲人知道我是一个什麽混帐东西。我不止一次的问为什么我是这个样子。我不止一次的想我要不是我这个样子...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小溪 said: 缺乏安全感,价值感是环境和性格造成的,是很难改变的,但却影响很深刻,一直都是为别人活着,若不是在神里面有些归属感,...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