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

Header Image

天灾、人祸、地轴转移? Natural Disasters

woman reaching By 金幼竹 去年我和朋友阿肯萨州Jasper,那是我搬到美国中西部以後,第一次深入奥扎克 Ozarks山域。美国西边有洛玑山脉,东部有阿帕拉契山脉,奥扎克山域和它们不同的是,它不是一整片的山,而是高高低低、上上下下,其中混合着山谷、峭壁、河流和树林,在这里旅行,有一种捉迷藏的感觉。 这次开五个钟头和朋友往南行,是为了去看一位八十六岁的老太太,石桂林Sister Gwen Shaw。她本来是加拿大人,二十三岁去了中国蒙古,後来在东南亚作了二十几年代宣道工作,在战争和铁幕里出生入死,到过一百五十多国国家。我们在那里住了一个多礼拜,吃了非常美味的圣诞晚餐和中国式...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高风险的机会 Opportunities

传记人物:安‧荷兰,玛寇石油副总裁既执行长 一个出生在加拿大北部贫困移民家庭里的小女孩,是如何变成拥有自己贸易营销国产天然石油事业的成年女性?其乃全球最具竞争与高风险的行业之一。 订定规则 安‧荷兰,玛寇石油的总裁与执行长,现在明白了。但与大多数成功的故事如出一辙,在大多数时间里她以为所靠的是自己一路走来所订定的规则。几乎完全不晓得神在幕后有什么打算。 并非最好的起跑点 安的生命并没有最好的起跑点。当她只有三岁时,父亲逃离家庭,留下安的母亲独自扶养她和四个兄弟姊妹。生活... >Read More



平凡就是福Simple

我们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到底有没有可能可以除掉每天叫我们心烦的忙乱呢?一般妇女既要忙于上班,又要维持人际关系,又要理家,那怕身体再强壮,一天下来也真够筋疲力竭的了。一年当中总有些日子是忙得团团转,但求自己少犯点错误就心愿足矣。 过去几年我的工作越来越繁重,逼使我必须在家庭的次序上作些调整。我的孩子参加多项的运动项目,在学校也非常活跃。我的丈夫的时间表也常与我的有冲突。我很努力地尝试用各种方法来编排我们全家的行事历,有时用多种颜色的笔来编写在厨房的月历上,也采用过最新式... >Read More



良好人际关系Strenthen Relationship

By 译者:钱珊丽 只要稍为跨出自己的世界一小步,你便自然而然成为团体的一员了。 大多数的人都隶属于某些团体;无论是商场或职场、婚姻或家庭成员、教会或事工;也有支持某政党或参与某体育活动的自发性义工。 然而在日积月累的人际关系运作中,团队活动也偶见问题。 攻击诽谤开始像砂纸一样互相磨蚀,小的口角极容易浮现台面。一个团队可能就因它成员的躁动、攻讦而自行瓦解。 无论是婚姻或社团,当我们参与其运作之际,总以为带来的只是自身一串串的优点,鲜少有人谈论每个人所带来各式包装好的缺点... >Read More



热忱达标Shoot The Moon

By 译者:钟清玉 喔!当我在草坪的椅子乘凉,我六岁的儿子又投进了一球。看著他的技能渐进,我不禁梦想他有一天会成为NBA的篮球选手。我可以想像……我,以他为荣的妈,在一旁替他修饰出名队衫。比赛结束后先给牧民大大的拥抱和亲吻,而球迷则围著他大喊“我们第一!”...... >Read More



美梦成真 Olympic Dream

By 译者:吴怡静 嘉菲简纳二十二年前在奥运会的台前,接受主持人把一项金牌挂在她的颈项时,加拿大的国旗被升起,加拿大国歌在这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的山头扬声地播放,全世界的加拿大人都感到无比的自豪。 美梦成真 嘉菲刚从德国的大热门选手那里夺得了一项滑雪的冠军。这个从安大略省来的少年,一得到奥运金牌,马上那个就成为加拿大人心目中的甜心和女英雄。对于这次的胜出,嘉菲自然是最兴高采烈的,当最兴奋的高潮过后,她才意会到最重要的是他童年以来的梦想终于成真了。嘉菲赢得奥运金牌那年是正值十... >Read More



抱怨的风度 Art of Complaints

By 译者:朱崇鹣 宣泄不满意时的风度 让我们先决定一下哪些争吵是值得的。 我们知道有些人生的教训,是需要再三学习的,譬如怎么样抱怨抗议,怎么表示不满;有些人是有脾气就发,他们会使用甩电话,大吼大叫,写些让人看了火冒三丈的小字条,传伤人的电子邮件,留恶狠狠的电话留言,或者是和人冷战以达到目的。 在加州圣荷西一位经营网路发展公司的肯,柏拉力Ken Braly就说过□「我学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当我火大不满,气呼呼想去告诉人家应该怎么做较好时,我会先想想这样做的后果,然后再... >Read More



为何邪恶存在?Evil Exist

如果有神存在,为什麽世界上会有邪恶呢?要知道,对许多人来讲,这是一个难解的问题。最简捷地看待这个问题的方式是检验神的本性和神对人类的愿望。逻辑地说,神爱我们也盼望我们有爱的回馈。如果我们根本不能不爱,我们回馈的怎麽能说是爱呢? 神可以把我们做成像机器人一样,除了会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之外,别无所长。但那是被强制,并非出于真正的爱。爱是一种抉择,如果是抉择的话,就应该有多种选择的余地。爱的对立面即是邪恶的本质,邪恶就是选择不爱。所以,当神给了我们选择的自由时,祂...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小溪 said: 缺乏安全感,价值感是环境和性格造成的,是很难改变的,但却影响很深刻,一直都是为别人活着,若不是在神里面有些归属感,...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