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灾、人祸、地轴转移? Natural Disasters

Written by ChineseWomenToday



Share/Bookmark

woman reaching

By 金幼竹

去年我和朋友阿肯萨州Jasper,那是我搬到美国中西部以後,第一次深入奥扎克 Ozarks山域。美国西边有洛玑山脉,东部有阿帕拉契山脉,奥扎克山域和它们不同的是,它不是一整片的山,而是高高低低、上上下下,其中混合着山谷、峭壁、河流和树林,在这里旅行,有一种捉迷藏的感觉。

这次开五个钟头和朋友往南行,是为了去看一位八十六岁的老太太,石桂林Sister Gwen Shaw。她本来是加拿大人,二十三岁去了中国蒙古,後来在东南亚作了二十几年代宣道工作,在战争和铁幕里出生入死,到过一百五十多国国家。我们在那里住了一个多礼拜,吃了非常美味的圣诞晚餐和中国式的年夜饭。--『老妈妈』到现在好保留了她的中国习惯,连过西方年也要吃中国年夜饭。

但是,过完了除夕,第二天早晨,新闻报导有三千只红翼黑鸟近从天空中掉下来,就在离我们两小时车程的小石城!那是大年初一,但是,毕比镇Beebe到处都是鸟的尸体,大家都不知道是什麽原因,只见那些穿了制服的人员在那里收拾死鸟。

人在碰到不能解释的现象的时候,都会急着用理性去分析,於是,有人说,大概是大家在除夕放鞭炮,把鸟吓死的。只是,这个说法有很多问题,每年除夕都有很多人放鞭炮,为什麽以前没事,今年就吓死这麽多鸟?何况,不是几只而已,是3,000多只!!

鸟、鱼突然集团死亡

就在鸟儿的死还是一个谜的时候,一月三日又在电视上看到,沿着阿肯萨河有十万条鱼也翻了肚皮死了。阿肯萨河相当长,从科罗拉多州发源,经过堪萨斯州、奥克拉何马州,又横贯阿肯萨州,但是那些鱼死的地方是在阿肯色州的西北方--离我们只有半个多钟头!

我对朋友说:『我不知道我们是来“对”地方,还是来“错了?』

过了两三天,在晚餐的时候,老妈妈说:『医生说我的心脏起搏器频率不对,须要换一个新的。』

她旁边有从中东、非洲、欧洲飞过来,和她一起过圣诞的人,都张大了嘴惊讶的说:『你不是还有好几年才要换吗?』

石姐妹说:『对,本来是还要好几年的,不过,医生说,很可能是地球的磁场发生变化,干扰了心脏起搏器。』

过完假期,回到密苏里州以後,每次看新闻我都注意有没有解释大批鸟和鱼死亡的消息,但是,不但谜题未解,只发现更多的鸟和鱼突然死亡。看来,这不是『奥扎克』的地方问题

问题是,虽然全世界各地都有这些奇怪的现象发生,但是,一个月下来,似乎没有新闻媒体认真的去查验究竟,只有『地方新闻』报告一下,而且把这些新闻和哪些荒唐的好莱坞明星的胡闹事情放在一起报。

至於大家的解释,不过是乱七八糟的猜测,比如:扫帚星的星雨扫到鸟群,外太空人的频率震到它们,恐怖份子在河水里下毒,政府的秘密实验室的试验。。。没有一个听起来有说服力。最荒唐的是,当一月十一日,意大利发现许多扇尾白鸽子从天掉下的时候,当地的新闻说,那些鸽子大概是『吃撑了飞不动』才死的,因为它们的喙上有点蓝色!--真是标准的『意大利式』的诠释,一方面他们非常重视『吃的艺术』,另外一方面,他们讲究罗曼蒂克,连『死』也不能例外!

人祸

毕竟,新闻媒体还是对『人』比较有兴趣,当突尼西亚的示威暴动在一月中达到高潮的时候,所有媒体的焦点都凑和到中东和北非去了。

突尼西亚之後,接着是埃及,接着叶门、叙利亚、沙乌地阿拉伯和许多其他的小国也都像是烧得滚热的锅子,在炉子上响个不停,而新闻媒体早就把死鸟、死鱼的事情忘得一乾二净了。即使二月二十二日,当纽西兰在发生强烈地震的时候,他们转移了一下镜头,但是,没过多久,又都回去炒『革命』了。

一直要到日本发生9级的大地震,带动了触目惊心的海啸,和紧张的核子熔炉跃跃欲爆的情形之後,媒体才好像醒了过来,从『人』的目标转移,开始面对『自然现象』的问题。

地轴转移 磁场生变

其实,说起来,还是德国人比较灵敏,今年二月,他们最优秀的科学家就在纽伦堡开会,面对地球各方的动物突然死亡的现象,他们的报纸已经大大的报告地轴转移的问题了,今天,北极已经不在加拿大,而是在西伯利亚!他们说,如果地轴继续转移,地球会发生一片混乱,因为,两极的移动讲会挪开地球的『保护伞』,而缺乏了那层防护,太阳所发射具有伤害力的辐射线就会使许多东西失灵,包括人造卫星,大众传媒,凡是使用电脑蕊芯的成品,你的GPS,我的iPOD,他的『黑莓机』,都会变成废物。

其实,今年1月7日,在美国本土佛罗里达的Tampa,就是发生了一件颇为蹊跷的事。当地报纸报导:『国际机场关闭了主要跑道,因为,地轴转移,造成磁场的变化,飞行轨道也要修正,机场必须花一个礼拜的时间重新规划,班机也须要绕,南边的圣彼得堡可能会受到噪音的骚扰。』

这麽大的事,居然只有当地报纸和电视报导一下就完了,简直令人发指!而且,当福斯电视Foxnews的记者问『联邦飞行行政部FAA』的发言人泰可摩托Takamoto:『这样的磁场变动多久会发生一次?』的时候,泰可摩托还愣了一下,说:『你还是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新闻记者!』然後,他说:『事实上,这种情况并不常发生,所以,我们也不大去做什麽猜测,但是最近的确是在大幅度挪移。。。』

日本的惨况终於让媒体开始讨论『地轴转移』的问题了,他们请问了几位专家,但是,似乎都缺乏深度的讨论--也许,真正有深度的科学家,都像爱因斯坦,你问他问题,他不知道想到那里去了,或者乾脆走掉,所以,他们只能请到那些连我这个门外汉听了都觉得是脓包的『专家』了。

门外汉  网络找答案

既然无法从媒体得到任何答案,我只好自己在网络寻找了。以下是我所查到的一些公开的英文资料(那些纽伦堡的科学家很可能发表了德文的报导,但是,本人看不懂),消化了以後,用『门外汉』的语言摘要如下:

1。地球的磁场是受到地球内部的岩浆不断翻动而不断在改变,但是,过去的改变非常缓慢,现在却在加速。

2。磁场的变化直接影响到地轴的方向。

3。由於地轴的改变,本来不在地震线上的地方可能会有地震--纽西兰的基督城就是如此,过去,科学家公认基督城并不在地震线上,但是现在就在地震线正上方。

4。科学家的发现是,鸟类很可能是用『量子纠结quantum entanglement』在高空『看到』地球的磁场,而它们的季节迁徙就是靠它们所看到的磁场导航的。

(如果有兴趣可以从这个链接查:

http://www.themanitoban.com/articles/41926)。

5。我找不到鱼为什麽死的报导,最接近的是『水里突然缺氧』,但是没有解说『为什麽』。

不过,回过来想一想,如果地轴还在继续转移,那麽,他们一共有多少脑袋其实也没有什麽用。人的脑袋常常并没有『造福』人类,反而造成许多问题,就像一个笑话说的:『没知识的人可能会偷几块枕木,但是,有了知识以後,他可能把整条铁路都偷去了!』

有人以为『环保』可以解决很多自然的问题,但是,很多『环保』根本是在『绿化』少数商人政客自己的银行存款。更别说那些『有麦克风的科学家』大声嚷嚷的『全球暖化』了,因为,那些『没有麦克风的科学家』在他们的报告里『写』的是:在工业革命,没有废气的中古时代,地球的温度比二十一世纪还要高。。。

-本文经作者同意,由世界日报转载

Email Print

Comments are closed.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感謝神帶領你到新麗人網站。給我們寶貴意見,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謝謝紫雨老师!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感謝神帶領你到新麗人網站,我想先从找到自己的人生意义与目标这方面帮助你。鼓励你更深入的认识耶稣基督。我期待你的心能...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