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幸福从爱开始 Love

by 瑄瑄 今天有人说:付出爱,比得到爱,要容易! 可是,只有付出,却得不到!有一天,是否变得心空如洗? 细想一下,还真是这样!只要你曾经真心付出过,你就会体会到,付出爱,比得到爱要容易! 你可以倾其所有的付出爱;但到头来得不得到爱,却是可遇不可求之! 每颗心都是宝贵的,每颗真诚付出的心,都是值得被珍惜的。 道理大家都懂,付出爱要不求回报! 但如果一直无私的付出,不停的付出, 对方却连一点点感恩的心都没有, 付出的人一定也会难过! 我们都有感受,但需要增添智慧! 必须坦承自己有限!真爱从神而来! 像我这样的傻瓜也有不少,就算受伤流血仍然愿意不求回报的付出! 因为主耶稣比我还傻! 而我也在...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知心的朋友Best Friend

译者:吴怡静 知己如珍宝 「最好的朋友」对很多人来说像是一个幼稚的名词。它很容易使人联想到两小无猜的女孩在玩耍时的小争执,但对我来说却是打从心底里的一份亲切。 1994年,我在包老师的幼稚园认识约瑟琳女士。那时她才五岁,我只有四岁,我们经常在一起做劳作,或在沙池中玩耍,所以很快地我们就成为朋友。记不得是谁先向对方打招呼,或是先请对方分享自己的小点心之类的,总之,我们很喜欢玩在一起,渐渐地,我们变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上了一年级,我们的导师倒是有点担心我们这样的友谊是不... >Read More



女人难为 Being Woman

女人难为 我不是新时代女性的提倡者,却是道道地地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女性,虽然深感女人难为,却是深以作一个女人为傲,我很感谢神让我成为女人。为什么说女人难为呢?因为似乎单身或成婚都会是「输家」,好像咬一个苹果哪一边都会咬到虫一样,单身贵族的生活自由自在,物质享受也较高,尤其是高薪职业妇女,有种神秘迷人的气息,真叫那些被家庭绑死了的女人羡慕,但是女人一到三十岁若还是孤家寡人、小姑独处,那么常常就会有热心的三姑六婆关心你为什么还不结婚,好一点的以为你是挑剔,糟糕一点的可能要猜你... >Read More



单身贵族的挑战 Singleness

By 译者: 方周 请相信我,我知道单身是怎么一回事。刚开始的时候,我的朋友和我都为单身的难处悲叹,且始终以为这一切不过是短暂的。后来随著年岁日增,我也变得有些老了。一次有位单身女人以无法置信的口气问我:「这么多年来,作为一个单身女子的你是怎么熬过来的?」虽然很难界定一个人什么时候才正式成□单身,但是不管那是什么年龄,单身的人都有一些相同的特征。 一个单身女人的特征: 单身必须自立。没有人帮你倒垃圾,没有帮你换灯泡,单身必须自己动手,才能样样都有。 单身是自由的。她们想... >Read More



心灵孤寂 Loneliness

译者:莫俐 爱–这个治愈心灵孤寂的良方,是我一直追寻的目标。我过去所有的愿望就是能够找到一个爱我的人,我也能用我的深情来涌泉相报。 我出生在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幼年生活相对平淡而无忧无虑。尽管我们家从没特别富有过,但我和兄弟姐妹们也不缺少任何必需品。十几岁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与周遭的朋友们相比是多麽的幸运,他们之中有许多人都不是来自相亲相爱的家庭。 后来我进入大学深造,开始尝到了孤独的滋味。我想找到一个爱我胜过爱世上任何人的人;我以为自己需要的就是... >Read More



他会告诉你他的心事吗?Can He Trust You

By 译者:吴怡静 男人常常被认为较封闭,不轻易透露心事;相对而言,女人谈到自己的梦想和感受时,却可以滔滔不绝地说上几个小时。男人不愿意谈,也许有他们的原因。最近我在一篇文章中读到以下的见解:男人透露他们的感受,就好像要女人袒胸露体一样,都得在他们所信任且亲密关系的人面前才能进行,在其他任何情况下就不可能行得通。 作家布思□金马伦最近在一本杂志里提到「男人深知道一件事,就是当他们表现出软弱无助的时候,就会被别人无情指责地体无完肤。而女人在软弱无助的时候,常会期待别人的同... >Read More



夸孩子的神奇效应Pygmalion Effect

By 心桥 小学时,因为妈妈管得严,再加上一点小聪明,我的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直到考初中时发挥失常。虽然幸运地靠语文竞赛一等奖加了3分,勉强进入重点初中,但学习的信心全无。再加上初中三年父母关系继续恶化,妈妈无心也没有能力再管我作业。我象脱缰的野马,上课不专心听,下课不复习,作业不好好做。三年下来,成绩可想而知。 初中毕业时,母亲不甘心看我从此断了求学的路,想尽办法征得当时已经选定被保送的学霸的同意,由她替考把我送进了重点高中。进了省重点,我更不知道该怎么学了。首先是荒... >Read More



隧道异象 Sign of Peace

By 琼. 卡洛斯 1971年,在北爱尔兰发生的暴乱对我和我的六个孩子来说变得越来越危险了。我们每天在电台里听到很多痛苦遭遇。 一天晚上我被两个枪手袭击,我们的苦难开始了。一个枪手边打我边追问我一些人的下落。尽管我不是基督徒,但是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帮助我......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