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中的枕石 Stone under Wave

Written by ChineseWomenToday



Share/Bookmark

By 金幼竹

电影《铁坦尼号Titanic》虽然掺杂了一些好莱坞的销售策略如俊男美女,大资本,大宣传,裸体镜头,唱片专集等,然而,整体来说应该算是一部写实片。不止是片中铁坦尼号的船貌和船上的瓷器与家具装璜都是依实复制,那些富豪名人的乘客也都是真人真事,至於造成船撞上冰山的原因,罹难之后优先疏散女士和小孩的英雄风范,都有生还者的真实记录来支持证明。在此片放映时,所有的铁坦尼生还者都已经作古了,但是,如果他们能够看到这部片子,大概都会感觉相当的真切,尤其是最後的一幕,船身开始剧烈的倾斜,但是那几位提琴手仍在甲板上奏着音乐的时候,因那最後的一曲是生还者和落难者告别,也是落难者面对自己命运的时刻了。

道腾夫人W. J. Douton是当时的生还者之一,她像许多其他的女士一般,被强迫与丈夫分离,她永远不会忘记的是:“当救生艇的船员正疯狂的把我们划离铁坦尼号,并把四个小艇绑在一起时,我站了起来,看到船正在往下沉,而船上的提琴手们仍然奏着《更近我主Nearer My God to Thee》。”她就是在这首诗歌中与她的丈夫告别,看着铁坦尼号没顶在巨大的冰山旁边。

如果照生还者的说法,那几位由哈特利Wallace Hartley指挥的提琴手在最後一刻仍奏着音乐的话,那麽,他们一定是像电影中描述的,在乘客从头等舱被带领到甲板上时仍然继续不断地奏着。那个与虚构的男主角杰克住同一个下等舱的爱尔兰人爬到上层甲板时甚至给了这样一句评语:“现在我知道我到达头等舱了,有音乐在演奏嘛。”这句话由一个下等舱的乘客说出来具有若干讽刺性,但它却是导演在为提琴手们后来的一幕所作的重要伏笔,他真正要表达的意思是:“只有‘头等’的音乐家才会在这种时候恪尽他们音乐的职守,继续不断的演奏。”我们古诗人的‘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乾’,说的莫不就是这种臻尽极致的情境了。

导演卡麦隆把提琴手从演奏晚会音乐转变成圣诗的过程处理得非常好,当船身倾斜到提琴手们不太能保持平衡的时候–也就是虚构的男女主角往船尾攀爬的时候,哈特利对其他的提琴手鞠了一个躬,说:“今晚我有很大的荣幸与你们一同演奏,现在,让我们各去各的吧!”然而,就在他手下的提琴手转身的时候,他站在原处,似乎在想“我没处可去,只有等待与主相会了。”於是,他又拿起琴弦,从容地奏着那最能让他预备见主面之心的歌,《更近我主Near, my God, to Thee》

听到那天韵的升起,那几位他刚刚告别过的提琴手也转过身来,加入了他那最后的一首演奏曲,只是,他们的听众不再是人类,而是天使与创造宇宙天地的神了:     愿与我主相亲,与主相近,虽然境遇困难,十架苦辛,我仍将诗唱吟,

  愿与我主相亲,愿与我主相亲,与主相近。

  我虽举目无亲,日已西坠,四面黑暗笼罩,枕石而睡,梦中依然追寻,

  愿与我主相亲,愿与我主相亲,与主相近。

  梦中如行天路,从梯上升,所遇一切之事,由主引领,如闻天使声音,

  招我与主相亲,招我与主相亲,与主相近。

  睡梦满得安慰,感激不已,将我枕首之石,竖起作记,路中所历艰辛,

  使我与主相亲,使我与主相亲,与主相近。

  我快乐如生翼,向上飞起,游遍日月星辰,翱翔不息,我仍将诗唱吟,

  愿与我主相亲,愿与我主相亲,与主相近。

-本文经作者同意,由宇宙光转载

Email Print

Comments are closed.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