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尊

Header Image

克服恐惧 Overcome Fear

也许你或你的亲友正在山竹颱風灾区,也许你刚失去一个最亲爱的人;恐惧常使我们畏惧不前,使我们沈默不语,与亲爱的人渐行渐远。恐惧使我们囿于现状,浅尝辄止,不敢冒险,安于目前平庸的生活。 使我们恐惧的事情虽有不同,但它们引起同样的反应,如四肢出汗,口干舌躁,肠胃紧缩等。我们会不惜代价逃离这些恐惧源。而多少次只是因为我们太过于恐惧,造成我们与机会擦肩而过。 恐惧有时不是坏事。它发出的预警信号对我们是一种保护,如恐惧会让我们从悬崖边上快速离开。但如果我们每天平常的生活充满了恐惧,这就不正常了。亨利□克劳得博士作为一个作家和顾问,在一篇「克服恐惧感」的文章中,建议我们可以采取一些积极的行动来缓和束缚...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 Header Image 在异国交新朋友 Find Friends By 译者□清风 丝坦芬妮花了许多年的时间才使自己融入这个社会。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因为她提问过多而责... >more

  • Header Image 份外眼红 Envy 你的姊妹刚刚搬入美仑美焕的新屋,你原本想替她高兴,那知没来由的却是难以控制地嫉妒不已?你虽满面笑容... >more

宽恕的力量 Forgiveness

By 作者:赖世特,译者:禾子 感到难以消散的愤怒、压力增加或是血压升高了吗?没准儿你需要宽恕某个人,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你自己。 越来越多的社会学研究者得出这样的结论。基督教早就认知宽恕是一个生命成长并结满果实的重要组成部分。近期的《今日基督教》摘要刊登了世俗的研究成果,也支援宽恕之心造福个人及社会的观点。 30年前,堪萨斯州的心理学家韩登(Dr. Glenn Mack Harndon)博士,想要在学术杂志《心理学文摘》上找到对宽恕的研究报告近乎会是徒劳无功;今天不但有... >Read More



超越框架的梦想 Dream! Dream!Dream!

没有人喜欢悔恨 那便是为什么我们尽力使生存合理化。我们希望有所贡献,生命有意义。偶尔我们也感到某种呼召。但是我的问题,或说我从别人身上看见的问题,是当我们对自己身后留名的态度趋于严肃之际,我们寻求目标的方式通常也流于肤浅或单单以成就为导向。而且一旦我们无可避免遭逢失败时,我们唯一仅存留之物往往我们最不乐意见到的――悔恨。 一九九三年,我正值二十九岁。我参加座谈会、有份全职工作,同时也被排定为癌症病房的牧师轮替工作。每周一次我们与三十名左右的癌症病患、家属和其友人在位于安... >Read More



朝向何方?Direction

实在是有太多关于寻找人生方向的老生常谈了。 如果在 Google 上作一次搜寻,就会发现五花八门的答案,从标准的 “跟著幸福走”,到反传统而毫无助益的“走到哪儿算哪儿”都有。如果我们真知道自己的‘幸福’是什麽,“跟著幸福走”不失一个极好的参考。难怪有那麽多的人糊涂了,不知到底该朝哪儿走。 如果连向往的人生目标是什麽都不知道,当然就不会有结果。 无论是考虑整个人生方向或是职业取向,第一步都应该是知道自己向往的目标究竟是甚麽。自己想成為什么样的人?喜欢别人怎样回忆自己?你看... >Read More



重新宣告你的生日 Reclaim Your Birthday

下回过生日时,你有什么好主意呢?当柯玲这位生了六个孩子、却又看来生龙活虎的妈,将满四十岁之际,她丈夫及一伙友人暗中为她准备了一个以五十年代为主题的惊喜派对。他们甚至搞来一套复古装,包括一双高跟鞋,好让她穿上。她是否因此大吃一惊呢?嗯,大概是吧,总共有七十五人见到她脂粉未施的模样,一时我真担心她会把丈夫给宰了,所幸她很快就神色自若,并且玩得十分开心。 我的搞怪朋友蔓蒂去年就亲自主办自己的庆生。她邀请了大学时代的朋友到一间教堂,同时又弄来了另一批门徒训练时认识的朋友。她甚至... >Read More



尋找人生目的 Life Purpose

作者:伊德雷, 譯者:毛雅琴 多年來我過著機械化的生活。我照常吃東西、呼吸、購物、或唸書…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然而,我卻不知為甚麼而活?通常,我所做的決定都是依照自己當時的感覺而定。 雖然如此,許多沉重的問題仍舊深深困擾著我:「我為什麼在這裡?」我捫心自問:「我是誰?我要往哪裡去?我又要怎樣做才能到達那個地方?」 我 坐在咖啡廳裡廣泛的閱讀報章雜誌,甚至也上了大學,以為可以從中找到答案,但我的夢想一一落空了。是的,在我的內心深處渴望有一天我真能明白人生所有的道理,以及... >Read More



走出失望的阴影Disappointment

出于好奇心,我曾经问一个朋友:“什么是会令你感到失望呢?”她的响应同时强烈的“哎呀!别问我这种问题,我宁愿放眼在愉快的事上。” 无论失望大或小都会带来伤痛。我的朋友南茜挣扎了几十年,最近才忍痛结束了一段长期的关系。这些年来刻薄的言辞、痛苦的回忆,是日以继夜的摩擦,叫她身心疲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人家夫妻间的甜蜜感觉。”这解释了当期望得不到满足,梦幻破灭时,夫妻的关系也就破裂了。 另外一个朋友波比最近失去了一份好差事。他的同事喜欢他,但他的上司却对他批评多于称赞。本来好好... >Read More



父親與我 Father & Me

英文裡有一個詞形容我這種人﹐叫“damaged”(被損害的)﹐而我更願意稱我這種人為“wounded”(受傷的)。因為被損害似乎無法復原﹐受傷卻可以得醫治﹐並因著這樣的經歷而能去理解、安慰並鼓勵有類似經歷的人。 童年傷痛 我的父親從來不是一位酗酒者﹐然而他以前狂躁的脾氣與酗酒者是可以相比的。他可以本來跟我玩得好好的﹐卻眨眼間變了臉色給我一記重重的耳光﹐抑或在我胳膊或大腿上狠狠地擰﹐直到我眼裡噙滿了淚卻又不敢哭出聲來…… 還記得一次在姥姥家時...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感謝神帶領你到新麗人網站。給我們寶貴意見,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謝謝紫雨老师!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感謝神帶領你到新麗人網站,我想先从找到自己的人生意义与目标这方面帮助你。鼓励你更深入的认识耶稣基督。我期待你的心能...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