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

Header Image

潘金菊的故事Pan Jinju

By 潘金菊 这真是一帧叫人难忘的照片。一个被汽车弹炸到,衣衫尽毁的小女孩,她尖叫地跑出她那正在燃烧的村庄。镜头所见是,张开的一双小手,和惊惶痛苦的表情。 这幅充分表,为合众社记者邬尼克(Nick Ut) 嬴得一项普立兹奖(Pulitzer...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从受害到胜利 Victory

人物传记:莎朗‧阿斯特,茶与安慰的创办人 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圣经,莎朗‧阿斯特跪在自己床边请求神允许她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并不是第一次她的命运将被决定于枪口之下。在成长过程中,她酗酒的父亲就常拿着枪指着她或弟弟们要决定他们是不是死了会好些。那个下午唯一的不同是扣着扳机的手指头是莎朗的,不是父亲的。 事情怎会变成这样? 是什么原因让有四个孩子的母亲下结论,认为生命毫无希望不如将之结束还来得好些呢?简单回顾一下莎朗的过去,你可能就会说她一辈子的生命都在带她走上这一步,说服她必... >Read More



转向-新生命新生活 Turning Point

By 吴珉 我无法战胜我内心深处的腐败 在我没有认识主耶稣之前,我的生活是浑浑噩噩的。我的内心充满了骄傲,自私和妒嫉。我的性格极不稳定也极不成熟。我的心情完全根据周围环境的改变而改变,一件小事可以使我飘飘欲仙或沮丧到底。我没有一丝的责任感,甚至对我的婚姻和我的孩子。我的生活在外人看来一帆风顺,但我对我的未来和前途却毫无把握。我看起来道貌岸然,但只有我自己和被我伤害到体无完肤的亲人知道我是一个什麽混帐东西。我不止一次的问为什么我是这个样子。我不止一次的想我要不是我这个样子... >Read More



喜乐的源泉 Source of Joy

By 作者: 向荣 我曾风闻有神 第一次去教会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刚来美国,很茫然无助。认识了一位从台湾来的王太太,人很开朗。她有三个女儿,想生个儿子,年过四十了又决定生第四个。她的丈夫经营承包了一家小饭店,生意不错。她平时除了照顾三个分别□三岁,五岁,七岁的孩子,还要带著怀孕的身体去她先生的小饭店帮忙打扫卫生,很是辛苦。更遭的是,他的先生有时还会□一点点小事就动手打她。但我每每遇到她时,她总是满脸喜悦。后来她带我去教会参加了一次姐妹会,我才找到了她常存喜乐的源头。 ... >Read More



生活平衡的评估方法 A Balance Life

瓶汽水掉在地上,在我还来不及说「等一下」时,这些小孩就已经把它拾起,把盖打开来了。顿时,那一涌而出的泡沫就应声流遍全地。我一面清理厨房时,一面想人生岂不也是如此。洒在地上的汽水,怎样也不能盛回瓶子里了。 你是否感叹生命正在迅速消逝呢?有点像汽水,向四面八方涌流而去,却无法把它放回瓶子里。在新的一年的开始,我们经常有种错觉,以为立个新年的愿望就能把人生引进正轨。但往往在正月立下从头好好做的雄心壮志,没多久付诸东流。 我们都清楚自己在某些方面是需要改进的。善于照顾人的妇女有... >Read More



我如何能得平安?Where is Peace

有可能在这一刻你是在经历着人生中的一些恐惧和挫折。又有可能你为你的工作﹑关系﹑财政状况﹑ 儿女而忧虑。不只你一个人面对这些。大多数的人都有类似的问题﹐相信神–成为基督徒–并不会豁免你﹐你不会突然之间可以过一个没有问题的生活。困难的日子会发生在所有人身上。 但是耶稣在困难中给予力量和平安。 他说﹕「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象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约翰福音十四章27节) 他又在圣经中告诉说﹕「反劳苦担... >Read More



害怕死亡的小女孩Afraid

By 坦尼娅. 科兹洛娃 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我常常在夜里惊醒。我害怕死亡。我不知道我死后会是什么样子。我觉得人死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哭着跑到我父母的房间问他们:“妈妈,我会死吗?”在我整个童年,那个噩梦一直困扰着我. 靠近真相 我长大以后,死亡的恐惧仍然笼罩着我,可是生活仍然继续。运动和金钱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他们给了我自信和独立,我也因此而自豪。我自己决定好与坏。我父母教我的所有东西都变得不重要了。我对我周围人的生活不感兴趣。然而,尽管我取得了成功,我有了... >Read More



从第一者到第三者Pride

在中文里,当有人被称为「第三者」时,第一个联想是那种搞破坏的婚姻介入者;另一种可能是冷漠的旁观者。然而这些都不是我的意思。我所指的第三者,比较贴近的说法,应该说是一个相对地位较低的人,重要性不及第一或第二者之人。 藉用英文来解释就清楚多了。我们都知道英文和其他许多西方语言里,语法有称谓之别。三种人称,我、你和他,外加单复数变成六种,动词跟著主词走,优先次序亦有规定,一点也马虎不得。当提及自身,用的是第一人称,而且也唯独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位置上所见到的「我」,必然是个大写...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感謝神帶領你到新麗人網站。給我們寶貴意見,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謝謝紫雨老师!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感謝神帶領你到新麗人網站,我想先从找到自己的人生意义与目标这方面帮助你。鼓励你更深入的认识耶稣基督。我期待你的心能...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