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珊丽

Header Image

从小就爱哭 Cry

By 钱珊丽 我从小就爱哭,真的很爱哭。我可以坐在那儿,哭上好久好久,把自己哭成一滩泥,哭成一条河。我可以哭到隔壁王家的胖太太怒冲冲地出现在门口,指责我的哭声坏了她手上的一付牌。 我的第一声哭泣为的是召告天下,但是很不幸,不太管用。因为我的母亲哭得比我还凶,在连续生了二个女儿后,她已经无力再承受第三个。因此她哭,我也哭,我们的哭声混成一团,只是她停止后,我依旧在哭。 稍大一点,印象中,二姐是回应我哭泣最多的人,她会惜惜我(台语),我真喜欢那种感觉,比吃糖还好,好上太多。因此只要那里不对,摔了,跌了,伤心,委屈,难受,我都毫不犹豫地付诸眼泪,哭声,以及一点儿混合著的期待。 仅管我不能完全确...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 Header Image 哭 Cry By 钱珊丽 我从小就爱哭真的很爱哭。我可以坐在那儿哭上好久好久,把自己哭成一滩泥,哭成一条河。我... >more

  • Header Image 快乐的我 Happy Me 快乐的我是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 ,而且随著年岁愈大,有愈来愈严重的趋势。唯一小小的抱怨,就是时间经... >more

你要往那里去?-有谁知道?Where to Go?

十字架上的奥秘常常令我不由自主地深深感到震撼,也使我谦卑下来,它更使我安心,因为所有过去我曾经对人生的挣扎困惑、对未来的忧虑恐惧,完全得到解答。它使我像个孩子一样,单纯的仰望、完全交托顺服在天父的手中。 十字架曾经是罗马时代对罪犯的最大酷刑,在中国历史上这叫做「凌迟」――让人慢慢在痛苦中死去。这是个羞辱和痛苦的极致,是给罪大恶极的人犯使用的。但是二千多年以来许多基督徒把十字架挂在身上,当做得救的标志,因为基督已经用□的宝血把这个羞辱的记号变成了荣耀和希望的象征。 这怎么... >Read More



从一九五八年谈起From 1958…

By 钱珊丽 如果你查明台湾历史,一九五八年绝不是什么好年头。八月二十三日那天海峡对岸发出了吼声,就在全台誓死捍卫中国「接收」的「八二三」隆隆炮声中,九月九日我出生了。 妈妈说,当时情况真得很不好,爸爸任职的警界受紧急征召,所有军警都动员起来,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根本见不著他的人影。当然,他不可能来迎接我这个「生错时辰」的婴儿;更何况,在连续生了二个女儿后,他更是兴致缺缺,没有心情去逗弄这个「投错胎」的女儿。 我一直感到我的出生,是没有人祝福、没有人记念的。爸爸连名字都...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