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待

Header Image

心灵孤寂 Loneliness

By 作者:丽安尼□卡鲁克, 译者:莫俐 爱–这个治愈心灵孤寂的良方,是我一直追寻的目标。我过去所有的愿望就是能够找到一个爱我的人,我也能用我的深情来涌泉相报。 我出生在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幼年生活相对平淡而无忧无虑。尽管我们家从没特别富有过,但我和兄弟姐妹们也不缺少任何必需品。十几岁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与周遭的朋友们相比是多麽的幸运,他们之中有许多人都不是来自相亲相爱的家庭。 后来我进入大学深造,开始尝到了孤独的滋味。我想找到一个爱我胜过爱世上任何人的人;我以为自己需要的就是一位如意郎君。大学行将毕业之际,我开始谈恋爱了,对象是我少年时代一个至交好友的哥哥。我们重...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隧道异象 Sign of Peace

By 琼. 卡洛斯 1971年,在北爱尔兰发生的暴乱对我和我的六个孩子来说变得越来越危险了。我们每天在电台里听到很多痛苦遭遇。 一天晚上我被两个枪手袭击,我们的苦难开始了。一个枪手边打我边追问我一些人的下落。尽管我不是基督徒,但是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帮助我...... >Read More



他是极端完美主义者Perfetionist Husband

By 译者:禾子 问:我结婚13年了,我们有一个两岁半的女儿。我丈夫是很好的男性,却是一位极端完美主义者。他连一些小小的阻碍都难于忍受,很没有耐心。如果事情没有做得完全正确,他就会非常挫折。结果可想而知――我们就成了他怪罪的对象。我总觉得自己有错因为没有办法使他高兴。我每天都为他祷告,求神帮助他能妥善处理事务,但有时候真的是难于忍受。我婆婆非常同情理解我,因为我公公当初也是如此。 答:听起来你的先生应该使用一些药物。按照你的描述我可以建议一些药物给你,但我没有处方权。比... >Read More



性侵犯的阴霾 Sex Abused

译者:吴怡静 问:我今年二十五岁, 经过长达三年的心理治疗却仍无法克服长久以来内心的苦楚。虽然我现在仍服用抗忧郁症特效药,一个星期中我顶多只有三天觉得比较好过些。我心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无法摆脱三年前曾被一个丧心病狂的男人性侵犯的阴霾。虽然当时我知道我应该用严辞加以阻止,不让他持续侵犯我,然而我却总是不敢开口拒绝他。三年多前,我们曾约会大约一个月后,不久就发生性关系,但他却抛弃我去找另一个女人。最令我伤心的是,他对这个女人是动了真感情。不争气的我竟仍容许他跟自己维持性关...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