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

Header Image

隧道异象 Sign of Peace

By 琼. 卡洛斯 1971年,在北爱尔兰发生的暴乱对我和我的六个孩子来说变得越来越危险了。我们每天在电台里听到很多痛苦遭遇。 一天晚上我被两个枪手袭击,我们的苦难开始了。一个枪手边打我边追问我一些人的下落。尽管我不是基督徒,但是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帮助我......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 Header Image 从第一者到第三者Pride 在中文里,当有人被称为「第三者」时,第一个联想是那种搞破坏的婚姻介入者;另一种可能是冷漠的旁观者。... >more

  • Header Image 靈性旅程 Spirit Journey 你是否會訝異身旁的同事相信一種更高的能力?你的鄰居竟覺得死後還會有生命?你家裏是不是有其他的成員會... >more

耶稣受难日 Good Friday

By 译者□唐玲莉 这个月,在全球,人们都将纪念这个历史上最有名的死囚的死—–耶稣基督的死刑。这看上去很令人好奇:遵循他教导的人感谢他的死亡?他们纪念这件事情,耶稣受难日。一些常去教会的人在自己的脖子上戴著类似的刑具像现今的电椅–十字架(罗马的十字架是人类史上最残酷的刑罚器具之一)。 对于所有的基督的追随者—-我是其中之一—-他的死是為了救赎;也就是「把已经遗失的物(品)用赎价赎回」的意思(网路圣经百科全书)。... >Read More



绚烂生活也无奈 The Life

By 译者: 禾子 我对父母的记忆大多与父亲及他的酗酒问题相关。因为父亲是个酒精成瘾者,母亲想与他离婚。她给了父亲多次机会,但他总是不能停止酗酒。当离婚成为终结时,父亲不能承受这一切,便将母亲和他自己的性命都夺走了。 对于谋杀,我的意念中曾有许多隐藏的伤害和悬而未解的疑惑。我过去总是对...... >Read More



有意义的快乐人生 A Happy Life

By 作者□艺默 很多年前,我独自一人来美国上学,学校在中部的一个中等城市,附近有几所教堂。每到星期天早上,就有教会的人带了早餐到宿舍楼下的厨房特别给我们中国来的学生。然后邀请大家去教堂做礼拜。许多同学因了好奇或吃了别人的食物不好拒绝就去了。那也是我第一次去教堂。牧师的布道,对于我们这些从小受无神论教育长大的人来说,心理上预先就拒绝了,那还能听得进去。虽然布道听不进,却爱听诗班唱歌,渐渐的,就成了我去教堂的原因。 毕业离开那座城市后,开始了生活的打拼。没有亲人朋友,也没... >Read More



苦尽甘来 Happy Ending

by强心真 有听没有「懂」? 好奇的小孩寻问: 「为何天空是蓝的? 」 , 疲累的病童哀号: 「为何需要去医院?」, 父母并非不明白光谱分色的定律, 不了解病毒入侵的危险; 只是面对懵懂的幼儿,... >Read More



人只能相信自己吗? Self Center?

By 作者:李温妮; 译者:高素文 进入学校的第一天,我就开始被灌输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几乎浸透每一样事和每一个人。它被当作一种自然的意识形态来接受,其实我并不相信。我只是谨记著我父亲的告诫□「人,只能相信他自己。」在中国,生活确实很不容易。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努力工作和学习,认真地为著那朝思暮想的未来理想而奋斗。 如父母所期待的,我大学毕业了,并且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我周围的世界,尽是那些受经济急速发展冲击的人。每个人都在为金钱和地位奋斗。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金钱已成为人... >Read More



你要往那里去?-有谁知道?Where to Go?

十字架上的奥秘常常令我不由自主地深深感到震撼,也使我谦卑下来,它更使我安心,因为所有过去我曾经对人生的挣扎困惑、对未来的忧虑恐惧,完全得到解答。它使我像个孩子一样,单纯的仰望、完全交托顺服在天父的手中。 十字架曾经是罗马时代对罪犯的最大酷刑,在中国历史上这叫做「凌迟」――让人慢慢在痛苦中死去。这是个羞辱和痛苦的极致,是给罪大恶极的人犯使用的。但是二千多年以来许多基督徒把十字架挂在身上,当做得救的标志,因为基督已经用□的宝血把这个羞辱的记号变成了荣耀和希望的象征。 这怎么... >Read More



让心灵的乐章飞扬 Let Spirit Fly High

By 作者:林泺怡; 译者:吴怡静 我生长在一个很传统的中国家庭,家住在美国加洲的钻石滩。从五岁开始,我几乎每个星期天都上教会参加聚会,我还记得主日学老师讲关于挪亚与方舟和但以理在狮子坑中的故事。我学会向 神祷告,心中认定天地之间确是有一位神存在。只是有一段时间,我和家人又减少了去教会聚会,直至我的表姐们固定的每周带我去她们的教会,我才真正的认识主耶稣。 在我五年级的那年,讲员在一次星期五的聚会传讲饶宽的信息。他讲到主耶稣如何为我们死以至于我们的罪得到赦免,和如果我们相...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