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

Header Image

一生牵手情 Hands in Hands

By 吴方芳 坐上台东飞往台北的班机,我幻想着自己是乘风的大雁,展开大大的翅膀飞向碧洗晴空。 越飞越高的我,从高天献飞吻给蓝得醉人的太平洋,又挥手向与我日日相望的都兰山道再会。 这日,日色晴蓝岁月静好。正飞往台北,预备面对卵巢肿瘤术後第一次化疗的我;乘着信心的翅膀向着未知的医治之路飞奔。 执子之手 坐在我身旁,为我即将面对的化疗而忧心不已的丈夫,可不像我这麽安心自在丶大雁飞翔。 为了宽慰发愁的他,抱病的我益加期勉自己要平安,要痊愈。含蓄丶不擅表达情感的丈夫,面对罹癌的我,虽然还是不擅安慰鼓励,却变得喜欢牵我的手与我十指紧扣。即便一上飞机就呼呼睡着,紧扣的手却连睡着也不舍松手。这胜过千言万...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抗癌小记 Embracing Cancer

By 作者:陈潘炎莉 我有子宫瘤压迫膀胱的毛病。医生建议假如打算再生的话拿掉子宫。我一直拖延着。一是怕拿掉子宫会变得不像女人,二是怕动手术,总觉得伤元气,三是还抱着会再生一个的希望。 后来经切片检查(Biopsy),发现有一个小子宫瘤产生变化,变成肌肉瘤癌(leimyosarcoma)。...... >Read More



人生下半场的新标竿Midlife

甜心,是爸爸。我和妈在急诊室里,医生要她离开前去见一位肿瘤专家。他们说她好像得了癌症。 我不知道为什么爸爸几句话就改写了我的生命。 我一直很专心地扮演著全职母亲的角色。我在学校、教会以及社区中担任义工,这是我的生活全貌。母亲得病的消息把我整个生活都弄乱了,除了一件事摆不下的事外,因此我才有办法专心照顾她。我一点也不后悔我所做的决定。 诊断结果确是癌症。她所选择的治疗立即使她元气大伤。她捱过了椎心刺骨的七个月煎熬。上帝还是在圣派翠克日当天、在我们聚集她隔壁房间里大啖咸牛肉...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