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Header Image

靈性旅程 Spirit Journey

你是否會訝異身旁的同事相信一種更高的能力?你的鄰居竟覺得死後還會有生命?你家裏是不是有其他的成員會禱告?幾乎每個人都會對靈性有不同的看法。但更多的人是選擇不講出來或對此保持沉默。很多人心中有疑問,也有些人根本就不相信。 絕大多數人相信某种形式的超自然力量,還有很多人從來不去教堂卻宣稱有「信心」;也有很多人禱告,特別是在悲慘的情形下。當然,有人就覺得禱告只是無法實現的希望而已。 不同的時代流傳下來許多禱告得到回應的震撼故事。有關信心的事情是特別個人性的一種。我們每個人要由自己的心來決定相信神或其它形式的靈力。你要獨自作終極的抉擇:在哪裏擺放你的信心。 不理會我們心中的這些問題,就好像把船留... >Full Story

Featured Articles

  • Header Image 无神论者 Atheist By 译者:文山 问:我曾经是个基督徒;现在则是个无神论者。我觉得没什么差别,因为我的生命并没有... >more

  • Header Image 人生十字路口Crossroad By 作者:思安 宁可做个消遥派 我生长在中国大陆,一直从事医生的专业,但是因长期受无神论的影响,... >more

耶稣受难日 Good Friday

By 译者□唐玲莉 这个月,在全球,人们都将纪念这个历史上最有名的死囚的死—–耶稣基督的死刑。这看上去很令人好奇:遵循他教导的人感谢他的死亡?他们纪念这件事情,耶稣受难日。一些常去教会的人在自己的脖子上戴著类似的刑具像现今的电椅–十字架(罗马的十字架是人类史上最残酷的刑罚器具之一)。 对于所有的基督的追随者—-我是其中之一—-他的死是為了救赎;也就是「把已经遗失的物(品)用赎价赎回」的意思(网路圣经百科全书)。... >Read More



我是个幸运儿 Lucky

我是个无神论者 我和妻子都出生在父母为非基督徒的家庭,我们的家庭生活中也不曾有举行任何宗教活动的传统。我的父母,在我的青少年时代,给予我的言传身教就是要诚实、要好好学习、要能吃苦耐劳。在学校里,我们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认为一切宗教都是无知、愚昧和迷信的结果,是人类懵昧时代的产物;我们应当磨炼意志,追求科学真理,相信人定胜天,未来会是按需分配,人人享有自由和具备高尚道德的理想世界。 我是听话上进的孩子 我小时候的愿望是将来能够象父亲一样上大学,成为有知识的人。我父亲小时候... >Read More



灵魂的渴望 Soul Cravings

By 译者 艺默 你知道嗎?那些可以让你大脑安定下来的东西不一定能让你的灵魂安稳。你的灵魂会搅动不停难以得到安息。你是 神独特的创作,不是仅仅存在而已,你是鲜活的。您的灵魂渴望找到它终极目的,它会不停的寻找,直到您安息。你的灵魂渴望它的目的地,它的欲望永不止息。...... >Read More



心中的空洞Vacuum in Heart

幾個世紀以來,宗教試圖了解浩瀚宇宙與人類存在的獨特性。現在,隨著歐普拉( Oprah )為《隱秘 (The Secret)》節目代言作秀,湯姆·克魯玆(Tom Cruise)帶頭使用宗教精神療法(scientology... >Read More



灵界探索 Spiritual

寻求真理 千百年来,占星及算命术即大行其道,这股风潮于今犹炽。 我相信对探索未来并且认识超自然力量,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我们在今生的试探中挣扎、受苦,且渴望知道死后是否仍有来生。身为辅导员,我发现多数人都在寻找超出自己生命以外的某种存在力量。 「要知道星象学之所以吸引人,在于出生年月日对个人关系重大,甚至连时辰都不能遗漏。」小说家麦迪玲说道:「因为在芸芸众生里,出生时辰赋予每人个别价值。」 人总想知道更多有关生命之事,他们寻觅生命的意义与目的、也渴求属灵的真理。因此,... >Read More



是谁选择了我? Chosen?

By 作者:曾加玲 前几天偶然翻到自己十几年前在上海交通大学的毕业纪念册,在给同学的临别赠言里我写到:「我不能选择那最好的,是那最好的选择我」。是甚么力量促使当时才21岁的我竟坚信会有那最好的来选择我呢? 那时我还不认识 神 我生长在无神论的中国,可冥冥之中总觉得天地间有 神,我虽看不到,听不到,心却可以感觉得到,也总觉得人和 神可以沟通,常在人生抉择的关键时刻本能地呼求 神,请求 神在我的努力之外予以帮助。记忆中每一次的呼求似乎都得到了回应,所以内心深处对 神有一种非... >Read More



占星学找不到神Astology

By 金.科特勒   记忆中我一直在寻找真理和爱,因为我觉得不安全和孤单。我以为总有一个人我可以信靠,成为我倾诉的对象而不受嘲笑。 我与人交往,想寻找真理和爱。虽然别人并不存心伤害我,最后总觉得失望。渐渐地,我停止了去寻找。 我开始去研究灵界的「超然」之物,那管辖真理与爱之定律的存在者。我成为了一个占星学的学徒。我觉得很兴奋,因为它常常把人的性格和所遭遇的事都描述得极为准确。我以为熟悉了占星学,就可以和人建立较好的友谊,赢得别人的爱。但经过四年的研究,我发觉虽... >Read More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Anne 感謝你的信任,從你的提問我可以感受到你很關心你的孩子,也能夠體會你的無奈,請問你有帶他去看過心理醫... Read More »
  • Anne said: 你好,我孩子今年20岁,他有忧郁症了,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找朋友,也不要看心理医生,也不出门,每天都在房里。他自己也...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