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與我 Father & Me

Written by Cissy Lu



Share/Bookmark

英文裡有一個詞形容我這種人﹐叫“damaged”(被損害的)﹐而我更願意稱我這種人為“wounded”(受傷的)。因為被損害似乎無法復原﹐受傷卻可以得醫治﹐並因著這樣的經歷而能去理解、安慰並鼓勵有類似經歷的人。

童年傷痛

我的父親從來不是一位酗酒者﹐然而他以前狂躁的脾氣與酗酒者是可以相比的。他可以本來跟我玩得好好的﹐卻眨眼間變了臉色給我一記重重的耳光﹐抑或在我胳膊或大腿上狠狠地擰﹐直到我眼裡噙滿了淚卻又不敢哭出聲來……

還記得一次在姥姥家時﹐我被父親關在陰冷、骯髒和散髮著臭氣的廁所裡﹐開始時我大聲嚎哭﹐捶打著那扇門﹐哀求他放我出去。後來哭累了﹐我開始害怕﹐蜷縮在廁所的角落裡瑟瑟發抖。在童稚的心裡﹐那與世界末日可能也差不多吧﹗

就這樣﹐在父親經常的怒吼和責打下﹐我的自信與自尊被擊得粉碎﹔在他那風雲莫測的脾氣下﹐我從來不曾懂得什麼叫安全感﹔在他對我的不信任下﹐我漸漸 地養成了撒謊的習慣﹐因為說實話與不說實話的結果常常都是一樣—挨罵或者挨打。難怪現在看從前的老照片﹐就數不出幾張有笑容的﹐照片上年幼的我總是微 微皺著眉頭﹐怯生生地看著這個世界。

渴望被愛

隨著年齡的增長﹐這些靈魂深處的殘缺被還算良好的成勣以及現代科學的護膚品層層包裹起來,連我自己也毫無覺察。問題慢慢在我身上出現﹐只是那時的我根本不知道緣由。

大約從大三起﹐我開始暴飲暴食﹐然後因為怕胖而又想盡各種辦法減肥。我似乎想要用零食來填滿情感的黑洞﹐而那是永遠不可能的。

因為深度缺乏自信心和自尊心﹐我曾經毫無正確的疆界概念﹐很容易自作多情。高中時男孩子一個善意的眼神﹐一句友好的問候﹐我都會猜半天,以至於常常過早地付出感情和心。

而當真正進入或即將進入一種交往關係時﹐那些我沒能從父親身上得到的﹐在潛意識裡我想要向那些可憐的男孩們加倍索回。所以﹐我曾經夢想著的愛情裡, 他除了會是我浪漫的情人和最好的朋友﹐還要如父般寵我包容我﹐我可以放心地跟他走到天涯海角﹐有了困難他會披荊斬棘……往往是要求諸多失望諸多。

就這樣﹐我不停地尋尋覓覓﹐企圖在錯誤的地方找到完美的愛。靈魂帶著太深太深的飢渴﹐渴望被愛與接納。然而曾經的我不懂得﹐這種渴望是沒有人能夠滿足的﹔我也不懂得﹐當我無法愛與接納自己時﹐又怎麼可能去真正地愛與接納他人並同時接受他人的愛呢?

真愛教我原諒

二十一歲那年,我來到了美國。半年後﹐我信了耶穌﹐再半年後﹐我開始懂得我的信仰並認真跟隨 神。在 神那裡﹐我找到了失落已久的父愛。

接下來 神用了大約兩年的時間,幫我拿掉暴飲暴食的毛病﹐使我翻身做了食物的主人而不是食物的奴隸;還改掉了我因為懼怕而愛撒謊的毛病,又用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件重整修復我的自信與自尊——我是 神所珍愛的女兒,這是我自信和自尊的真正根基所在。

與此同時, 神把我最深的傷口袒露在我面前——童年時父親留下的傷痛記憶,開始十分清晰地出現在腦海裡﹐常令我哭到精疲力盡,腦海裏回蕩著童年無人傾聽的質問聲:“我究竟做錯了什麼你要這樣對待我﹖在我那原本應該天真爛漫被疼愛的年紀……”

在 神的愛裡﹐眼淚是有醫治作用的。懂得自己的傷痛,是治癒的開始。

神並沒有讓我舔著自己的傷痛而滯留不前,而是要我去穿越那與父親之間無形的高牆﹐試著去理解﹐去徹底地原諒。他一次又一次地﹐象剝洋蔥般地讓我交 出我的傷痛。每一次比上一次更深﹐更痛﹐但得到的自由也更大。他讓我看到父親是愛我的﹐雖然那愛曾讓我受了那麼多的傷﹔他讓我慢慢明白為什麼我以前會那麼 注重並喜歡從男友那裡聽到讚美欣賞的話﹐那麼期望著他們給我小禮物﹐因為那些都是我童年時從來不曾得到的。後來才明白為什麼神遲遲沒有給我一個婚姻﹐我也 寧願單身﹐如果我還對過去的傷痛不釋懷的話﹐我一定會不自覺地折磨自己也折磨別人﹐更不會懂得如何去營造一個幸福的婚姻。

再次見到父親是在今年二月﹐他的脾氣早被歲月磨去了許多﹐對我的話也唯命是從。看著他垂於額前的幾根銀發﹐心裡說不出的疼惜。儘管我 依然心懷委屈﹐但這已經遠遠不能影響我對父親的愛與原諒了。父親與我﹐都是一個民族遠離神之後的苦果﹗他比我更早地不得不面對生活的重壓和那個特定歷史時 代的荒謬與愚昧﹐他比我更沒有經歷過真正美好的童年。他身上種種的缺陷與不足﹐仿彿一面鏡子﹐讓我看到多年前的自己。我又怎能不為他心疼呢﹖我又怎能死死 抓住自己的傷痛而拒絕原諒呢﹖我能為他獻上的最好禮物﹐就是不住的禱告﹐祈求 神讓他在人生餘下的時光裡體會 神的愛與憐憫﹐體會什麼是真正的童年……

我常常想﹐如果沒有 神﹐我哪裡來的力量去真正原諒﹐原諒別人也原諒自己﹖人啊﹐如果沒有 神,你要往何處去呢﹖難怪加州有一家很大 的教會叫“Mosaic”(Mosaic原指一種藝術﹐使用五顏六色的小碎片拼出各種美麗的圖案。)不是嗎﹖ 神就是那最偉大、最別具匠心的藝術家,把我 們一路走來遺落在路上心靈和情感的碎片輕輕拾起﹐然後慢慢地把它們重新拼湊成一幅絕美而獨一無二的畫。當完成時﹐任何看見我們的人都會驚異於這樣的美而不 得不尋找創作者的下落,並對他肅然起敬。

親愛的朋友,如果你曾被最你親愛的人傷害,你正落在苦毒痛苦中,你是可以從絕望中走出來的,你可以活得更有意義。神顧念你,祂愛你,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了你。你可以現在就開口禱告來接受基督。祈禱就是與神談話。神知道你的心,祂並不看你如何措辭,祂看重的是你的心態。你可以跟著作這樣的禱告:

主耶穌!我願意親自認識你。感謝你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我向你敞開自己的心門,請你進來成為我的救主。掌管我的生命。感謝你赦免我的罪並給我永遠的生命。幫助我成為合你心意的人。

如果這段禱詞表達了你的心願,那麼現在就禱告,耶穌就會照著所應許的進到你的生命當中。如果你已邀請耶穌基督到你的生命當中了,就常常為主耶穌在你 的生命中感謝上帝,主總不離棄你(希伯來書13:5),你就有了永生。當你越多學習與上帝相交以及上帝對你的愛,你就越會經歷到生命的充實。假如今天是一 個讓你難以感恩的日子,告訴我們,我們願意為你的情形禱告。

『新麗人』希望你與我們聯繫。如果你用這禱文作了禱告,請讓我們知道。我們會用電子郵件給你一些有用的資料,並回答你個人的問題。

Email Print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