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尽头无怨尤 Love Without

Written by Phil Callaway寇菲尔



Share/Bookmark

By 译者:张玉欣

「好莱坞明星恋情告吹」,一份标榜以其报导公正详实,捍卫言论自由而闻名世界的小道报以醒目的标题吸引我的注意,下头照片中是昔日快乐的银色情侣,照片下写著「…我们已不再相爱」。报纸上缘则印著可能是这整份不入流□物中唯一的事实–日期:八月二十八号。

啊!我想起来为什么我正排著队且被一堆Roseanne Barr的特写包围了, 我是来买一张结□周年纪念卡片的。没错,今天是若梦和我结婚满2,920天的日子,我满心期待著今天下午以一场高尔夫球及两人单独的晚餐来庆祝。

「你说你花了这么多钱买了什么?」两天后,我双手插腰站在客厅,努力挤出我的男性威严。

「花了四十九元买衣服」。

「四十九元!怎么不告诉我?」我口气怒极,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生气。

「说啦,但是你看书看得头都不抬。」我想起来了,她的确是说过。

「嗯…我只是觉得,现在这节骨眼,花这笔钱在衣服上太奢侈。」

「没搞错吧?」她提高音量,这下子左邻右舍有热闹可看了,「就只你能买音响、汽车,我连几件衣服都买不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我们现在要省著点,我们才刚庆祝完结婚周年…」

气氛愈加火爆,我明知是她有理,但现要我认错,门都没有。

出门散步消消气,微笑著与一位邻居挥手,心□却颇恼怒。「有时与太座争论就好像妄想将灯泡吹熄,」我不禁自嘲,「尤其是当错在于你时。」

「今天好吗,菲尔?」

「好得很,谢谢。」微笑著,我在说谎。

实话是:「好吧!就算我最近不好相处,但我不买醉也不打老婆,也不算太差。或许我会这么恼是因为我不再爱她,我们的热情或已烧尽,这种事天天发生在别人身上啊!哦,我当然不会离开她,但别想我这一两个星期内开口同她说一句话。看吧!我不再爱她了。」

于是在结婚多年之后,那晚我首度含怒到日落。

隔天一早,她仍在梦□时我就出门上班。

做得好,冷战计划顺利进行。

但一进办公室问题接踵而至,一个心不在家庭的作家,要如何下笔写家庭?

拾起圣经,翻到《歌罗西书》,眼前的经文比小道报上的头条还要清楚显眼:「要存怜悯、恩慈、谦虚、温柔、忍耐的心。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在这一切之外,要存著爱心,爱心就是联络全德的。」(三章:12~14节)

存著爱心,并不是去感受爱,而是选择去爱

「 神啊,」我祈求,「求祢的帮助,我已无法靠自己的力量去爱。」放下圣经,我拿起电话。

当晚一切都不同了,我们彻夜长谈,所谈的爱,不是情愫,也不是人们随时可以坠入或退出的情网,而是不管你喜不喜欢,都必须坚决付出的爱

次日早晨虽然疲倦,我的脸上却挂著微笑,真心的微笑。对于一个□需诸多改进的丈夫来说,这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姓名
國家
電郵地址
再確認你的電郵地址
一般問題項目
Comments

Email Print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