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吻 First Kiss

Written by chenggongle



Share/Bookmark

By欧志乐Solly Ozrovech, 译者:朱崇鹣

你还记得你的初吻吗?我的初吻居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的,这真是个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记忆。直到现在想起来还会脸红呢。

那时候我只有一年级,在非洲称为附属A班的学生。当时,我们在非洲由吉的中学举办了一个学校的音乐会,那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音乐会,而是这个学校有史以来最大的事了。这个音乐会的重头戏就是由最小的学生们所担冈的一个长达一小时的节目表演。

女主角是演一位仙女,这角色是由我们镇上最有钱的人的女儿担任演出。嗯,事实上芭芭拉绝对是像仙女一样的漂亮,我们班上每一个男生都疯狂的恋慕著她。可是她的世界和我们这些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们完全不同,我们只能远远的想著她,羡慕著她。

我饰演一个扫烟囱的人,是个衣衫褴褛,全身都是烟灰,但却很会讲话的调皮捣蛋鬼。芭芭拉和我排练了好几个月,我想芭芭拉是因为要和满身都是煤灰的我一起演出,一定很紧张。可是几个月过去了以后,我们就熟了,我发现这个像瓷娃娃一样穿著漂亮的仙女有一颗温暖的心呢!

当我和她一起表演,两个人最靠近的时候就是我要扶她下马车。每次她会因为手碰到并弄脏而战栗。后来,当我知道她战栗只是因为剧情的需要时,我就安心了,而且我也知道她并不介意碰到我的手呢。

在练习了好几个月之后,我们在学校里先试了一场排练的预演。我们演的好棒,连附近的小镇都来邀我们去表演。

这时候我和芭芭拉的关系几乎被成型了。不论是在台上台下,我们都可以很自然的在一起,其他的男孩子开始拿我们开玩笑,这对我来说当然是绝对值得的。

演出的那一晚到了,我们即将在所有人前表演了。由吉学校大礼堂挤满了人,所有的票都一售而空,我们简直像职业演员似的。

从观众的反应,我们知道仙女的美丽和扫烟囱人的幽默掳获了每一个人的心。说到掳获了心这件事,我那时候真的以为芭芭拉就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女人了。

在最后的一幕,仙女要抱著扫烟囱的人,在他脸上唯一乾净的前额亲一下。当帷幔下降的时候,拍手的声音响彻云霄。帷幔又打开了,我们很优雅的行礼,激烈热情的掌声不断。芭芭拉和我手拉著手鞠躬谢幕,我们的前额都快碰到地了,喝采的掌声继续著,然后帷幔最后一次降下,为此次演出划上句点。

芭芭拉和我都松了一口气,非常成功地演完了!我们微笑著看著彼此。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调皮个性蠢动了,我一把拉住芭芭拉,双手拥她入怀,紧紧的抱著她,亲了她玫瑰似的红唇。

就在这个亲密的刹那,帷募居然又升起来了。我们两个一年级的学生站在那里正紧抱著在亲热哪。芭芭拉瞠口结舌的看著观众,呆住了。这些残酷观众看到这一幕,手拍的比刚才看戏还起劲呢。

芭芭拉,不论你现在在哪里,我都希望你像我一样有一个美满的婚姻;说真格的,我还真不能期望你比我更快乐了,我也□我们的初吻谢谢你。

~欧志乐(Solly Ozrovech)虽是个犹太人的后裔,但他是在一个南非基督徒的孤儿院里长大的牧师,出版了很多的书。他在Sarie 杂志写了好多年的专栏,深获非洲妇女的欣赏。本篇文章的翻译和登载已获Sarie 杂志的首肯。 您可以上他们的非洲文的网站流览</i><i><a href=http://www.sarie.com/

Email Print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