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吉尼亚理工学院的校园血案:悲伤再思

Written by Rusty Wright赖世特



Share/Bookmark

当全世界都在和维吉尼亚理工学院一起追吊那个恐怖的校园血案时,我想起在发生此事之前我访问该校时的辛酸回忆,他们的学生那时也正在与死亡挣扎。虽 然那次的规模小的多,但是和现在一样的充满了悲伤与迷惘。

在我去维吉尼亚理工学院那晚演讲的前几个月,我向主持人建议我去讲关于爱,性与约会…,这总是校园里受欢迎的题材。但是他们要我讲关于死亡方面的题 目: 生命的另一面。 我勉强答应,他们也就这样宣传了。 虽然他们没有千里眼,可是他们的选择后来证明居然有先见之明。

在演讲前几天,三位该校的学生在不同的情况下很悲惨的过世了,其中包括了自杀和火灾,整个校园都对死亡感到忧心忡忡。演讲厅人山人海,情绪激昂。

令人毛骨悚然的死亡

我告诉听众一个类似的悲剧。在我上杜克大学(Duke)二年级春天的时候,住我宿舍隔壁房间的一个学生被雷电击中毙命。麦克去逝后有好一段时间我们 兄弟会的人都还一直在震惊之中。我们朋友们会深思而且问这类的问题像「生命到底是怎么回事?」「生命这么的脆弱,有什么意义呢?」「死了以后还有生命 吗?」

我们快乐的春天变的忧郁又沮丧了。丧礼和我们之间的互动帮助我们减轻悲哀。我清楚的记得有一位同学在学期终了的时侯,开车把麦克的骨灰送回他奥克拉 荷马的家,死亡真是令人颤栗的结局。

现在,在这个最近的校园血案之后,令人心碎的故事一一显现,救难人员从娜瑞士大楼把尸体从屠杀的地方搬走,现场手机的电话铃声响好像亲友要与失去的 学生连络似的。第一个晚上,好多父母在校园里徘徊,想了解他们孩子的生命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在这个事件发生的时候,有一位工程系的教授Liviu Librescu,他是以色列犹太人的校园血案中侥幸的生还者,但是他用他的身体挡住门,牺牲了他的性命让学生逃走

是 神还是邪恶?

当哀悼者在疗伤时,很自然的我们会怀疑,「那时候上帝到哪里去了?」维吉尼亚州的州长凯恩(Tim Kaine),他曾经做过传道人,在学校开学生校园会时说,就是耶稣,在被钉十字架的黑暗日子里也大喊叫道:「我的神啊,我的神,你为何离弃我?」 他鼓励这些悲哀的学生要互相安慰帮助大家渡过苦难。

已逝的柯威廉(William Sloane Coffin)因越战时和平与人权的激进份子而享盛名,他也是耶鲁大学的牧师,他对神与遭遇不幸有一个有用的解说:

地球表面上几乎每一平方英□都已经被无辜人的泪水与血浸透了,「柯威廉对宗教与伦理每周新闻报(Religion and Ethics Newsweekly)说 」但这不是神做的,那是我们自己做的。这是人自己行为不当,别怪在神的身上」「当人们看到无辜的人在受苦受难时」柯威廉接著说 :「他们每次都抬头望著天问:『神啊,您怎么会让这种事发生呢?』要记得在这同时, 神也在问我们同样的问题:『你们怎么会让这种事发生呢?』 。

邪恶是很复杂的,但在布列克斯堡(Blacksburg)发生的惨剧是人的作为。学生和教授团体都需要好好的疗伤。布希总统提醒他们:「从来没有见 过你的人也在□你祷告…。在这种时候,我们可以在神的爱上找到安慰与指引…。」 「不要被邪恶打倒,要用善良与美好来克服邪恶。」 。这是对一个充满了悲伤的校园最好的忠告了。

Email Print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