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郁金香的花园 Garden without Tulips

Written by ChineseWomenToday



Share/Bookmark

by 金幼竹

在住宅区里溜狗,发现许多邻居的前院都冒出了色彩鲜艳的郁金香,我最喜欢那大红色的,姣好的花苞,大方又亮丽,直挺挺地面对着天空、陆地、和过路者的注视。这才是生命!还记得,先生在2002 年过世之後的那段日子,不知道为什麽,我忍受不了鲜艳的颜色,尤其是大红色!──现在,我能这麽享受那毫无忌惮、潇洒自如的大红色郁金香,是不是表示我已经好多了呢?

对於这样的问题,我总是没什麽答案。很奇怪,一向非得打破砂锅问到的我好像变了一个人,突然之间,“答案”,在我的世界里似乎不像以前那样值得追求了,因为,几乎每个“答案”都有它的时限,有的长,有的短,它们像女性流行的衣裳和发型,不管“当时”如何轰动流行,没过多久,就成了过眼烟云。原先振振有辞的答案,在沧海桑田之後,会突然变成一沱泥巴,毫无作用,毫无价值。

看到春天用红红粉粉、大红大紫的颜色和各种花形充满它的画板,我很遗憾,自己没有邻居们勤快,要是我在早冬的时候就把郁金香的球茎种到土里去,被大地在冬天冷冻之後,现在也就开花了,但是,了解自己的弱点,即使我当时买了,它们也一定会被我遗忘,在地下室里发点小芽,然後孤寂的烂掉……我已经不知道害死了多少花的球茎了……

回到家门口,看到的是一片荒芜不说,地上还累积了不少松针和枯黄的木兰花叶子。草地已经不是草地,好的草早就被乱七八糟的‘移民草’给吃掉或绞死了。对於那些不请自来的土霸王,除了螃蟹草、酢浆草、和野生的黄色蒲公英之外,其他紫紫灰灰白白的玩艺儿我是一点概念都没有,总之,它们早就霸占了我的土地,在那里作威作福好些时日了……最刺眼的是那些长得特快的美国韭菜,一丛一丛到处都是,我想,始作俑者一定是某个喜欢自己种“调味香料”( Spices and herbs) 的邻居,她自己大概一年四季不愁没有葱蒜韭菜调味烧菜,但是,害得我这个无法料理草地的孤家寡人面对这些像军队一样的韭菜,眞是一筹莫展。我是不会去剪我家门口的韭菜来烧菜的,因为,我知道,所有社区里的狗都把我的前院当作休息站,坦白说,如果我像欧洲的公用厕所高价收费的话,大概每个月可以收到一笔不小的「狗狗如厕费」。

我把小狗放到後院子,和它玩了一下飞盘,开始查看後院还有多少挑战须要。实在不乐观,後院比前院还要糟糕!松针比初冬前堆得更多,虽然去年秋天我已经扫了不下五十袋的松针,但是它们已经把整块後院的泥土变成酸性,原来种的草已经没剩几根毛了,眞像个秃头。苹果树开花的时候好看,但是,其他的三百四十天都是麻烦,果子只有小松鼠和小鸟要吃,吃剩下的就留在地上发烂。去年我已经请人把当中的一棵砍掉了,但是,它在地下的根还没死,春天一到,又在周围许多地方开始探出头来。我知道自己已经被花粉折磨的眼睛奇痒、喷嚏不停,这一阵子是根本不可能作什麽院子的,但还是不甘心的东看西瞧。突然,我看到它们了!

在过去两三年,我在後院发现了一种白色的小花,形状像星星,共有六个花瓣,花瓣秀丽修长,两头像书法家的手笔,很均匀谦逊的收尾。过去,我一直不知道那是什麽花,我到哪里都带了我的狗,所以不管是保持自然的公园,山上,河边,我都因为放狗而走过,但是从来没看过这种白色的小花。只有一次,在一个摄影展里,一位女摄影家的作品专以花朵为主题,有一张就是这种小花,但是,以她所有的作品看来,她似乎是踏破铁鞋,到森林幽谷里才搜集到那些奇花异草的作为摄影对像的,而我的住宅区靠近城西最忙碌的大道,买东西方便得不得了,所以,这样的‘奇花’居然会长在我的後院,实在不合大自然的逻辑。

上个月我和教会的一行人去以色列和约旦旅游,我在那可能性很大的“耶稣墓园 Garden Tomb ”的礼物店买了一本“圣地的花朵和植物”的书,才发现,这种小白星星的花居然不是什麽野花,而是有名有姓的“伯利恒之星 Star of Bethlehem”!!原来这种小花在以色列是人人皆知的,不像在美国的维琴尼亚州,还搞不清楚它到底来自何方。“伯利恒之星”,那不就是指耶稣诞生时那颗引领牧羊人和东方博士的“引领之星 Guiding  Star ”吗?它引领他们到伯利恒那个小城,看到刚刚诞生的婴儿耶稣躺在马槽里。牧羊人是当时社会中的下层人物,而东方来的博士则是当时最有智慧的人物 ( “东方”指的大约是今天的伊朗或伊拉克,人类文明的发源地两河流域 ),但是,这两类人却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伯利恒之星”所拣选和邀请来庆祝耶稣生日的人。

本来,我只知道我後院子长了这种小花,根本也没去注意它是什麽时候开花的,直到这次从以色列回来,才发现,它开花的时期居然正好是“复活节”的时期!坦白说,耶稣第一个生日(圣诞节)值得庆祝, 但是,他的第二个生日(复活节)才是祂来到世上的眞正目的,他的复活就是我们的希望,因为他的复活证明了生命不是短暂和无意义的,肉体虽然会过去,但是我们的灵会进入祂里面,永远的存在那我们今日看不见的永恒的过渡……我忍不住地猜测,後院里这些不知来自何处的“伯利恒之星”是不是神在我身心破碎的日子里特别给我的安慰呢?虽然,它已经在我的後院长了三年,我除了欣赏它的娟美,根本没去想它为什麽在那里,也不晓得它出现在那里的原因,但是,神也许早就知道我在第四年会去以色列,然後会发现,原来祂已经在我的後院里继续不断地留了三年「爱的小纸条」了!

事实上,这就是神的作为,绝大部份的我们想像神的时候,只会想到祂浩大的一面,祂的创造万物,祂严厉的审判,祂在十字架上流下宝血,承担我们的罪孽,祂出人意外的复活,还有祂将在世界末日时大手笔的收拾地上的烂摊子……但是,我们很难去想像祂也是一个感情纤细、并且反应敏感的神 ──尽管,我们都很熟悉那句 [ 将断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熄灭]的经句 ( 以赛亚 42:3),我们还是很难把祂浩大的一面和祂对我们细腻的一面联在一起。我们每天忙忙碌碌的过日子,即使有些时候,我们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好像碰到了神的手,但是也很容易甩甩头,觉得可能只是巧合而已。我们会想:“怎麽可能?我这麽渺小,我的问题别人也有,祂怎麽会特别为我作这些事呢?”

然而,那位写了家喻户晓的“沙滩上的脚印”的作者玛格莉特·F·鲍尔斯 ( Margaret Fishback Powers )很早就观察到这一点了,在她另外一首诗“好友来函”里,你可以看到,神是多麽迫切地希望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想到祂,注意到祂对我们所发散出来的爱,以及祂细心地留给我们的爱之印记和亲密的小纸条……

来函

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是多麽的关心你,

我眞希望你想更加认识我,了解我。

当你清晨醒来的时候,

我让金色的晨辉穿透你的窗子,

希望你知道我在对你说“早安!”

但是,你匆匆忙忙的走了。

中午的时候,我看到你在人群中,

与你的几个朋友谈天,

於是我藉着温暖的阳光拥抱你,

又让花朵在你周围散出你芬芳的香气,

但是,你匆匆忙忙的走了,

你根本没有注意到我。

後来我在暴风雨中向你大声呼喊,

我又在天空上画了一道美丽的彩虹给你,

你稍稍看了我一下,

然後又去忙你的事情了。

到了晚上,我把月光奢侈地洒在你的脸庞,

我送来一袭微风让你休息,

也赶走你心中的惧怕。

当你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看顾着你,

分享着你心中的思绪,

你似乎感觉到我就在你旁边。

我选择了你,

我给了你一个特别的生命和使命,

我希望你不久就会来找我谈话,

是我带你走出了暴风雨,

许多人是见不到第二天天亮的。

我就在你的旁边,

我是你的朋友,

我非常地爱你。

你的好友,耶稣      

—–  玛格莉特·F·鲍尔斯

看着後院子里那些白色的小星星,我心里感到一直从来未有的满足。虽然我的院子和我目前的生命都非常的荒凉,杂草丛生,也没色彩鲜艳的郁金香点缀,但是,每一朵後院里的“伯利恒之星”都在告诉我,在这四年中,神没有一天离开过我,即使在我最绝望,心情最低落的时候,祂仍然要我知道祂是如何地爱我,祂在照理不应该长“伯利恒之星”的地方绽出最柔和的花朵,因为,祂不是一个“偶然”的神,祂也从来不注意我们人类自创的“逻辑”,我不用去追究那些花籽是什麽样的鸟从那座山里衔来的,总之,每一朵开在我後院里的白色星星都是神迫切的眼神,向我注视,都是祂温柔的爱,要我知道,“将断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熄灭”,不但如此,祂也提醒我,祂是一个“复活”的神,即使我心中求死,但是,祂只会允许那该死的“自我”死去,祂也要从那死去的自我里,重新点燃另外一个生命,就像祂在许许多多人的身上所作的一样。

-本文经作者同意,由宇宙光转载

Email Print

Comments are closed.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