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科技为舞 Dance with Tech

Written by ChineseWomenToday



Share/Bookmark

Close-up of person texting on smartphone

by 金幼竹

最近坐了一趟长途火车-从美国的费城到加拿大的蒙特楼,才发现,不得了,今天的『大众科技』又上了一层楼。

几年前坐火车,只听到许多手机的铃声,此上彼下,现在,手机铃声还在,但是,『爱拍拖iPod』之类的苹果产品多,每个人似乎都在听他们的音乐或『说书Audio Books』,手提电脑也比比皆是,从自己的座位走到餐车,一路就看好多人把电脑放在可以收放的小桌上头,在那里看他们下载的电影。这对那些有小孩的人还不错,至少可以让小孩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得比较稳,不会跑来跑去,或对着後座的乘客作鬼脸。

我的邻座是一位年轻女士,谈话以後,知道她在一个杂志社做事,她念的是心理辅导,而那个杂志的内容以青少年为题,所以,我们有许多可谈的话题,同时,我们也发现,我们都是去加拿大看老朋友的。我的老朋友是二十年前住在阿利桑那就认识的,她的朋友是她六年前还在念大学时的室友,她们是最近在『脸书Facebook』上重逢,她发现从挪威来美国念书的室友再过几个月就要回欧洲去了,所以,要赶去和她好好聚几天。

说到『脸书』,我发现,今天的网络似乎比你自己还『灵』,我也在上面碰到几个『老同学』,这是因为,如果你在自己的『背景』上列上过去的学历,那些从你在学的那段时间的『老同学』都会被『脸书』所设计的电脑程式推到你面前,问你要不要和他们联络。但是,也有人会在上面『搭错线』,我最先接到的,是一位美国『校友』藉着脸书送来的一封电子信,他说『我们曾经在一起上过课,妳那是很“烫HOT”!』但是,我看看他的照片,根本不认识,就回给他一封信:『我想你弄错了。我那时候已经结婚,而且是一个期待中的母亲。』-我没说自己『大腹便便』,但是,他可以想像,一个怀孕的妇人大概不会很『烫』。

不过,我後来的确收到几个真的『老同学』的邮件,其实,大家都变了很多,只有名字没变(我在英文名字後面又加了中文名字),结果,和几个大学,一直到小学的同学都联络上了。

我还记得在小学的时候,很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因为,除了中间那个字以外,我的名字跟岳飞的敌人『金兀术』的发音一模一样,而我的『幼』,是仄音,而他的『兀』,也是仄音,根本听起来就差不多!还记得,就在老师教那堂课的时候,当她念出『金兀术』的名字的时候,大家都笑了起来,老师也看着我笑,那简直是我所有在念小学的日子里,教室里唯一充满笑声的时候。- 要知道,我们那个年代,大部份老师受的都是日本教育,不但凶得不得了,而且还会打人,别说和学生说说笑笑了,根本很少看到他们的笑容。结果,那一阵子,常常被同学开玩笑,叫成『金兀术』;好在,念过那段历史以後,大家只记得金兀术发明的的『拐子马』,而忘记金兀术本人,我才脱离了那个『金人』的迫害。

但是,隔了这麽多年,我发现,『名字』的麻烦,随着科技,又出现了不同的问题。

我在加拿大的朋友也喜欢写作,我们在电话上免不了会谈一些政治问题,有一天,她要我把我在2008年美国总统竞选时的文章再寄给她,但是,我好像把那些文章贮存在一个『记忆拇指Memory Stick 或 Thumb』上,但一时有找不到那个『记忆拇指』,正觉得挫折感马上就要爬上我的身体的时候,突然想到『谷歌Google』- 自从有了『古歌』以後,实在省了很多上图书馆或书店的时间,因为,几乎所有你要找的资料,都可以在『古歌』上找出一些线索,然後,你就可以开始增加路线,充足自己的资料搜集。当时写那两篇有关竞选的文章的时候,我没用自己的真名,而用『司马不迁』,但是,当我把这四个字打进『古歌』的框框,然後打击键盘以後,大大的吃了一惊,我发现,居然有个专门写武侠小说的人也署名『司马不迁』,而且,以这个名字列在网上的不但有繁体字,也有简体字,再看一下,不止有武侠小说,还有『调查性新闻Investigative Journalism』,看来,起码有『我们三个人』对史家『司马迁』当年不幸的遭遇大有感慨,而觉得,如果他生在今日,就不必担心自己忠实的记载会受到压力,而可以『不迁』了。--至少,这是我想到用『司马不迁』为笔名的原因。

-本文经作者同意,由世界日报转载

Email Print

Comments are closed.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