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形象 Dad Shaped

Written by ChineseWomenToday



Share/Bookmark

译者 洪燕

我愿用君的故事作为开始。她的故事道出无数像你我一样女儿的心声。她们因為成长中父亲角色的缺乏而挣扎。年复一年她们呐喊著:「父亲,你在哪裡?你是谁?」

我的儿子五年前出生。他是一个健康、充满活力的孩子。至少在出生时看起来如此,但几天后我们发现他是有问题的孩子。尽管他的外表看不出,但是问题不但存在而且非常严重,他的心上有一个洞。他生来如此,出生一周后我们发现了这个问题,医生打开了他的胸腔,补上了小洞,现在他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甚至他不会意识到心上有个洞。

我真希望我可以说同样的话。我跟儿子一样,心上都有个空洞,他生来就有,但是可以修复。我生来是好的,但在我幼年时就有的空洞,随年龄增长心洞更大了。尽管我曾尝试,但是这个洞从未修复。我的心洞与儿子的形状不同,我心洞的形状是我父亲的样子。临床的手术无法修补,它需要情感的手术慢慢修复。我不确定这个过程将如何,我很困惑。不知道是否需要他进入我的生活,抹去他作错的,或弥补他该做的事情?我仅仅想拥有一个完整的心。很遗憾的,没有任何心脏移植手术可以医治这种疾病。

世上有许多的女儿带著一颗父形空洞的心生活。她们失去一些父亲必须给予的东西。或者他给予女儿不该也不能承受的经历,或许他只是某一天突然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了。任何类似的经历都会在她的心中凿出一个洞,一个看似不能被其他任何东西所修补的洞。如果你认為自己是孤独的,你的伤痛是特殊的,我希望这本书会使你看到事情并非如此。请□其他妇女分享她们的生命如何因著童年时父亲的行為,产生正面或负面的影响。

我与父亲的关系是不完整、不敞开、困惑及悲哀的。当他清醒时,他是一个非常有天分、滑稽、有内涵的正常人。但当他酗酒时,他会随时爆发,令人捉摸不定,虐待、暴怒、可悲的、破坏性的人格,而且越来越坏。

我和我的父亲一直保持著很好的关系。他的要求总是很高,但是都是合理的。我今天也是有高要求的人,期望每个人应该做事竭尽全力、有礼貌、有好行为、自食其力,但不会牺牲快乐来追求野心。我可以和父亲很敞开地谈论任何事情,并听取他的意见,比如□金钱管理、政治、生活等。随著年龄的增长,我与父亲的感情更加亲近,因为我们都喜欢历史,对重大的事情都有很好的沟通,特别是近五到十年,它伴随著我们灵命的成长,彼此关系更好了。尽管有时我们有意见不同,但是,这是正常的父女关系中并不可避免,总之,我感觉我们的关系非常好。

我的父亲在我感情上总是缺席。我不记得我曾询问他任何问题或争吵过。我记得在上大学时曾问他关于交男朋友的问题。我特意给他这个机会,因为我想可能是我未曾征询过他的意见,才使他没机会给我建议。我记得他的回答是他不能给任何建议,我必须自己决定,因为那是我自己的生活。很显然他不习惯给我提建议,他从不帮助我做作业,或在选择课程、课外活动、职业方向、我的爱好、人生目标、道德标准、大学选择、修车建议、购买房屋等方面提供任何建议。尽管我在学校表现很好(A&B优良奖)并且尽责,但是,我从不记得我父亲曾表扬过我,或认同我的成绩,除非是我母亲特别提醒他时。从好的方面想,当我今天是成人了,我知道他以我为自豪,他也爱我。我发现他询问我生活中的情况,试图去了解我,我感到很温馨。

我的生身父亲从我出生到六岁半这段时间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我在两岁姐姐去世的五年后出生。我的父亲很宠爱我,总是把我抱在怀中或扛在肩上。他很善良、有爱心、宽容我,喔!他很健壮。在我六岁半时,我的父亲颓废下来,我直到14岁时才又见到他。但那时我已不认识他,而且很怕他。

我与父亲的距离随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当我开始看到他曾经对我母亲作出的伤害,我很难把童年记忆中慈爱的父亲及今天的他联系到一起。我为他曾作的一些事感到伤心丢脸,但又想为他辩护,我真的很痛苦。

当我需要父亲时,他总是缺席。直到我13岁,他总是早饭后马上离家,一直忙到晚饭才回家。当他在家时,他也是抱著本书或是待在收音机旁,我们孩子们可以在旁但不许出声。吃饭时候他总在听音乐或新闻,在我13岁那年的夏天,他在我母亲的要求下,离开了家。后来母亲跟我们说,她实在忍受不了他的指责及沉默。我觉得释放了,而弟弟却感到气愤,他说他没有机会像其它正常人一样有个父亲。我很高兴,周末我不必再假装睡觉来逃避他的暴怒。当我定婚,带著未婚夫去见他时,父亲拒绝与他握手。父亲双手抱胸站在那说,世上有的人做工,而那些不会做工的人就做教师。而我的未婚夫就是老师。

我的父亲是个酒鬼,使我像有两个不同的父亲。当他清醒时,他有爱心且有趣。但当他醉酒时,我就必需做个成人,因为他需要被人照料。

那是一个美好,亲密的关系。他对母亲的爱及敬重,是他给我们家庭最大的礼物。尽管我在经济萧条时期长大,我从未怀疑过他照顾我们的能力。他在我们的社区中被人尊敬,我以身为他的女儿感到荣幸。

父亲应该是个带有能力的字。它对某些人是正面的词,但对某些人却是伤痛的字眼。父亲是什么?父亲应该是什么样的,他该做什么?在我的辅导生涯中,我听到一些妇女描述她希望父亲的样式或曾拥有的父亲,我的唯一回答就是「他并不存在」。他听起来像是超人父亲,可以在楼群间飞来飞去的。有的人描绘一个他们想要的父亲而不是父亲应该的样子。通常我们对待上帝,我们的父神也是一样的态度。

当我辅导那些伤心及经历创伤的人时,我通常可以一窥那人心中的神学思想。我们对上帝的认知总是出现在我们所感受的伤害的最前沿。我经常听到的是人们希望神是像他们所想要的样子而不管圣经上如何描述神的本性。但我们不能为满足我们的需要而创造一个我们想要的神。他是昔在、今在、永不改变的神,不论我们同不同意。

同样的,一些妇女永远不可能拥有她们想要的父亲,并不是她们的父亲不完全,而是她们的要求不实际也难以达到。对另一些人,她们的要求是合理的,如果她们的父亲是那个样子那该有多好。但有些父亲非常情绪化,需要多少年的努力甚至治疗,才可以改变他们。也只有到那时,他们的女儿才可以看见改进的父女关系。

麦寇顾原所著的《女孩的惊奇-了解女儿潜在的天性》这本书是我所读过关于这个题目最好的的书籍。作者用非常简明的手法描述一个父亲对女儿生命的影响。他写道:
「一个在女儿面前诚实面对自己缺点的父亲成为她的自信。一个保持禁欲主义的父亲将成为她女儿难解的迷。一个与女儿保持距离的父亲将成为她今后生活的极大障碍。如果一个父亲经常找时间拥抱女儿、聆听她、把她扔到空中、与她跳舞、一起跑、陪她玩、安慰她、保护她,这是他能给她的最好人生礼物。父亲需要对女儿无所保留,教导她所需要的生活技能,积极提供女孩自我成长阶段不同的需要。父亲需要陪伴女儿游戏,特别是在她还小时,让她因为她的努力而获胜,他就是在提升女儿的潜能,在帮助女儿进入浪漫、婚姻的世界,父亲男人的角色不仅是女儿通往婚礼走廊上坚实的臂膀,他更是他女儿心中无畏的动力。。。。」

~文章摘自:诺曼、怀特所著「我心中那个父亲形状的空洞:天父要医治你地上父亲带给你身上的伤痛」。

Email Print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