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饭型的妈 Left-over Type Mom

Written by ChineseWomenToday



Share/Bookmark

http://chenggongle.com/wp-content/uploads/2010/04/line0463_aroma.jpg作者:心橋

威廉刚两岁的时候,话还说不利落。有次朋友来作客,

我洗了蓝莓放在桌上。威廉专著地把里面最小最不熟的捡出来,一定要塞在我嘴里。朋友百思不解,我倒是心有灵犀,想到一定是他平时看我每次把蓝莓给他前,都会把最小最不熟的捡出来自己吃,他一定以为那是妈妈的最爱。讲出来惹得朋友和自己都大笑:童心啊!

三 年后,语言能力发展了,威廉喜欢总结。一天晚饭时饭菜刚上桌,我习惯性地把昨天剩的端到自己面前。他想了想,然后很肯定地说:“Mom, you are just a ‘left-over’ type.”( 妈,您就是那种‘剩饭’型的。)轻轻一句话,让我一口饭卡在喉咙里,咽不下去了。

从什么时候起,我,成了?

成 家前,我一直为自己的独立而自豪,婚后也欣赏配偶间对个体性的相互尊敬。可有孩子后,我的配角观念就明显了,总觉得孩子永远第一。做母亲以来最辛苦的日子 是威廉出生后的头六个月,最深的记忆就是又累,又饿;又饿,又累。责任在自己:首先是没做好准备,低估了照顾新生儿的工作量,高估了自己的生活能力。孩子 到来之前天真地想:不就是一个婴儿吗?我在国内读了七年师范大学,出来又接着读教育学院,和不同年龄的孩子打了多年交道,有六个月的产假,难道连一个婴儿 也照顾不了?所以没请保姆,而且尽量不打扰经常出差的多米。还有,太迁就孩子的需要,完全没有认识到自己健康的重要性。晚上和威廉一个房间,他呼吸稍微重 一点儿我就马上醒了,从未连续睡过两三个小时以上。虽然抱着他的时候满心幸福,看不够,感觉就是立刻死去也心满意足。看不到的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听 上去伟大无私,但放在做妈妈的时候是不成立的。因为妈妈不在了,谁来照顾孩子呢?连续疲劳,营养不足,拖垮了我的身体。原来每三年才感冒一次的我,那一年 就生病三次。

到大卫出生的时候我就长记性了,请小时工做饭做家务。虽然孩子还是我带,但睡眠和营养上比第一次是天壤之别,所以精力充沛多了,抱孩子心情更愉快,记忆里都是他们两个天使般的面容。

可是,被威廉叫做“剩饭型”,我怕了:我真的满足于做可有可无的“剩饭”吗?

大 卫的头两年我把半职工作之余的时间都花在料理他们饮食起居上,自己在各方面则得过且过。原本爱漂亮,可连续几年没给自己添过新衣服;原本爱跳舞,但连续几 年没去锻炼;原本经常和好友聚会,那几年总以没时间为理由,和大部分朋友很少见面了;原本爱读书,可那几年顶多就是翻翻育儿杂志;同时也忽略了和多米的交 流。无意识中认为只有这样,自己在孩子面前才问心无愧。带孩子去公园玩时结识了很多新手妈妈,大家介绍自己时只是“卡卡妈”“豆豆妈”,而我也忘了我是 谁,只记得自己是“威廉大卫的妈妈”。那时心里常梦想着:等孩子上大学后,时间都是我的,那就可以去旅游,去读书…去做所有自己爱做的事了。

可 那几年因为缺乏锻炼,又是饭桌上的吸尘器,体重保持产后水平不说,容颜老了十岁,体力下降,脾气还容易短路。白天没有足够的耐心去对待孩子,我常常在他们 睡熟后再忏悔,时时交结在内疚里,离我心目中的为母之道相差甚远。以为多无私,牺牲自己去照顾孩子,其实自己身体和精神不好时不但不会照顾好孩子,还心存 怨气,影响到家里的气氛。被多米称作“烈士情节”(martyr complex) 。

回头看看我小的时候,妈妈也是最尽职的:做鱼时自己 只吃大家不要的鱼尾巴,炖鸡时只啃鸡脖子,每顿的剩饭也是她包了,更不用提花全部的精力督促我做作业等。但她很少有时间去照顾自己的身体和精神健康。记忆 中只有她期待的眼神:“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希望。”婚姻不幸,工作不顺的她,在我出国后又走向另一个极端,要去寻找自己的价值,有几年对家不闻不问。

心 理学研究发现,妈妈的健康快乐和下一代的健康成长正相关。情绪,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都有传染性。妈妈和孩子们相处的时间最多,所以我们的情绪随时感 染着他们。如果我们精力充沛,感觉放松,满足,幸福,对待孩子也会更有耐心和爱心。相反,疲劳,烦躁,紧张甚至怒气冲天,孩子也都会感受到。

多 希望在我小的时候,有人提醒妈妈去照顾自己,让她有时间去锻炼身体,享受自己的朋友圈,更要拿出时间调整夫妻关系,提高自己的幸福感。记得读大学时我年轻 气盛,指责父母没有教育好弟弟和妹妹,扬言将来要办中国最好的幼儿园,教育最优秀的下一代。当时妈妈就一针见血地指出:“真想教育好孩子,去办好的幼儿园 不如去建好的婚姻介绍所;幸福的婚姻才能养育优秀的孩子!”她明白呀!可怎么在现实生活中不拿出时间去提高婚姻的质量呢?

看着孩子一天天长 大,确实很让人满足和欣慰。可孩子再大些,不需要妈妈操劳饮食起居后呢?试看身边很多的妈妈,家里天长日久的服务性劳动往往被子女忽略、习以为常。他们也 许会依赖母亲的照顾,却并不一定因为这种依赖而感激或尊敬她们。曾经有欧裔同事调侃自己生物钟和独子相反:她晚睡晚起,但独子从三四岁时就每天早上六点前 起床,还兴致勃勃地叫醒她:“妈,我防晒油抹好了!”她斩钉截铁地通知儿子:“早上七点之前我不是你妈!”那时一笑了之,回头看看才发现这样的妈妈真有智 慧。自己不睡足了,怎么有精神照顾孩子一整天呢?看似“自私”的回应,还教孩子学会了等待,七点之前自己去找玩具安静地玩耍,一举两得。

感 谢威廉的一句话,让我反省:孩子很重要,但照顾好自己才能更好地去养育他们。妈妈的幸福和快乐,对孩子太重要了。“忘我”的精神也许在别处很可贵,但在育 儿上行不通。“忘我”的妈妈长久下去不会健康快乐,更会负面地影响孩子的成长。而且,人生无常,万一我活不到孩子成人呢?那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我还有很多未 了的心愿,多遗憾呢?为什么非等到孩子离家之后再做自己喜欢的事呢?

很快,我加入了健身房,每周拿出时间去锻炼,和好友定期聚会,还和多米 创造机会单独出去约会。去公园也不只是看着孩子荡秋千,自己也跑一圈;买菜不只买孩子爱吃的,偶尔给自己开小灶;晚上恢复睡前读书的习惯,而不是只为孩子 读儿童读物。不再老追着问他们喜欢什么,也告诉他们我的喜好。前年全家去欧洲度假,他们在德国乡下玩得不亦乐乎,我也给自己放个假,一人跑到巴黎转了个够 儿,圆了自己一个梦。

这些看上去是拿走了许多和孩子相处的时间,其实“磨刀不误砍柴时”,让我心情好,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质量更高。留出时间给自己充电,调整心态,同时也言传身教给孩子如何在忙碌的日常生活中找到平衡,本身也是很好的教育。

更重要的是,我学会不只把生活中美好的一面端到孩子手上:饭桌上剩饭大家分着吃,蓝莓里不熟的也不再是妈妈的专利。

我不再做“剩饭”型的妈。

Email Print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Start a Conversation

Latest Comments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們會馬上改善。以馬內利... Read More »
  • 杨陈 said: 亲爱的主内肢体,你好: 我发现在这个页面中有好多“□”的符号,让原文信息丢失了。... Read More »
  • Serena Wang 蔡佩芬 said: 親愛的主耶穌 求你保守看顧瑶瑶,醫治她的疾病,也求你保守芙蓉,一個做母親的心,讓他將他擔憂、懼怕,以信心都交托給主... Read More »